你是那世上的奇女子呀。

环珮空归。
2009-08-20 看过
文/环珮空归
(2009-08-20 23:06:22)

在豆瓣上看到一句:突然听见熟悉的那句“你是那世上的奇女子呀……”,我就不顾一切地狂奔出来了。苏阳!
苏阳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不顾一切”四个字。这是一届草原音乐节,这是一个充斥着朋克摇滚民谣到处是长发异装贝斯手主唱疯子一样的场子。万众群起激愤的不是为了某件该天杀的非和谐事件,只是为了身临其境的唱,还有扯起嗓子的吼啊。
我麻利的找到这首《贤良》,一改只听天书般英文法文歌的不良习气。然后几乎是哆嗦着感受那些带着国骂的描写和反复听苏阳的嗨嗨声——多久没接触到这样狂野的场面和场面描写了?

最近一直在精神不振,27°的气温只是让牛仔短裤下的腿部有活着的凉感。强撑着走在因换管道而不断被开膛破肚的马路上,起伏高低灌了满脚丫的黑泥巴碎石头。像走在山梁上,一忽而高高在上,一街两旁都是堆出来的笑吟吟的商贩子脸;一忽而潜到了沟底,臭烘烘的下水道污物和垃圾一不小心就陷进了你。
提提拉拉的走着走着,忍不住,我也要这样吼啊:“我说要给你那新鲜的花儿,你让我闻到了刺骨的香味儿!”
蔫的直接后果除了饮食不调人钝的似木头还让一双林忆莲眼变成了非洲难民眼,吼吼。卧床不起的干脆找出葛水平的《喊山》读,这是本中篇小说合集,囊括了七篇,我最喜的是《狗狗狗》、《甩鞭》和《喊山》(推荐我的朋友阅读),它们无论从结构立意情节变化场景叙述人物勾勒心理描写包括遣词造句人物对话都无懈可击。是用雅手法将原始的俗写得淋漓尽致的文字。妙在文如其人,雅俗共赏。
《狗狗狗》里,一山凹的人几乎都被日本鬼子杀光了,除了在后山坡放驴的武嘎。他与鬼子斗争后不得不离开生他养他的穷山僻壤——我一直很逃避看这样的东西,但这篇不同,它是活生生的灵与肉的纠葛。
那一刻,武嘎悲怆的对着大山也唱民谣:
我吼你了,你听见了吗?
你出来了啊,山神老爷!
你说给咱百姓保平安的,
怎么没平安尽是灾啊!
啊——
瞪着俩熊猫眼的我立即就觉得要有泪花花儿出来了。那些求天求地求菩萨的百姓什么时候如愿以偿过?情绪爆发的时候只能剩下这一嗓子了。还有忍辱负重重新开始的苦巴巴命。

秋凉了,有不知名的小虫儿在手背咬了针尖大的红疙瘩,一掐还出水儿,让人想起《红楼梦》里袭人用佛扫看护宝玉午睡的那段。还有我们几个人常争论的“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陇中,丫鬟薄命”一句。小情小调自有小情小调的好,是衣食无忧后的富足,安心的很。大节大义也有大节大义的高,说明我们还有良知和不屈的血在躯体内循环。这和一粥一饭一样,是构成丰满人生中缺一不可的物事。它们分别用各自的章法抚慰了茶余饭饱后众生精神上的胃口,有各自的阅读和领会群体,干嘛因小情调意义没升华上去大节义太有主流嘴脸而互相嘲讽呢。

亲亲银狐小白已经消失在这个尘世了吧。听说,亲戚在每天绝望的给它注射喂药不停还是每况愈下的情形下,终于不敢再面对它筛糠般的颤抖,一狠心将它送给一收破烂的了。我得知消息很是吃惊,脱口而出:“它会被活生生剥皮卖了肉的!”这个想法脱胎于葛水平的《甩鞭》,那个长工杀羊羔的一段,一刀刀刺进,羊就一阵阵抖动。长工说,这样毛皮才会松散,好使。但是好惨。小白该夭折后被深埋地头的,或者在一棵夜合槐下——这个城市的夜合槐又开了,花瓣如刺,挖在心头。
他们发誓说,再也不养宠物了,亲眼看到花骨朵般的生命到了破破烂烂无可收拾的地步,谁也受不得。我只养一种宠物:一盆朝天椒。它生生不息的结籽,红扑扑的蹲在阳台众多靴子中,一点都不嫌环境恶劣。
而那个阿姨,已经被送进精神病院。因为身材仿了我,我将一些比较正式的毛衣鞋子淘汰给过她。所以,过去常见她背影熟悉,一下子恍惚了自己。过年到她家,她要扫了炕头,让我们坐上去,尤其是我,不抗冷。然后递给我煨热的红薯,这是我的心头好。她和我抬了半麻袋南瓜往汽车上送,我拖不动,她就回去拿箩头挑,用单薄的肩头,一趟趟送。
竟然莫名失常了!我靠!

我承认,它和她是让我蔫了下来的直接原因。间接原因亦有。总之是我最近状态失常了,用朋友的话来说就是,你最近开始写梨花体了,百字篇想干嘛。想干嘛啊,床头有灰,脚下无路。缺少孕养人的地气啊。你听,苏阳又唱了:
“王二姐月光下站街旁呀
李三娘开的是个红磨房
哎嗨咿呀咿得儿喂”——怎么你们都能俏生生的有所执着呢。
嗯,一搭黑,想尽尽的走到无人的山梁上,对着漫天遍野的黑喊山。像那个哑巴女子一样,用火柱敲着新瓷盆,让华丽丽的瓷掉落一地。
你是那世上的奇女子啊,让我遇见了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d09ff700100ekqs.html
5 有用
1 没用
喊山 喊山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喊山的更多书评

推荐喊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