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绿裤子

一代名伶
2009-08-20 看过
      在读这本书的时候就一直想着要留下点什么。嫉妒,谁说不是呢!
    他很小就表现出了“学习的天赋”。五六岁时在家的墙壁上画了一张弓和已在弦上的箭,他问邻居家读小学的孩子,“这是什么?”本想换回一个图形的解释的,却得到了一个汉字“中”。他那一天很高兴,他没上过学,可却写了一个“中”字。得意。他的哥哥教他写得规范一点,毕竟那张画和“中”这个字还是有一点点距离的。
    后来他自己也读书了,没当看到墙上那个字时就会想起自己的“天赋”。而且这“天赋”也确乎在延续着,他一直学得得心应手,名列前茅。可是他总觉得自己比哥哥受到冷落:
    哥哥学习比他还要好,当然毕竟没有在一个年级,不好比较。但是,听别人说,确实比他还好。哥哥读书时身材矮小,老是受到同学的欺负。母亲很生气,去到学校找老师理论,还对老师不保护哥哥而吵架了。没几天哥哥就转学到临村的回族学校去了。哥哥在那总是得5分(满分),肩膀上还是三条杠。和同学关系也很好,都替哥哥出头。哥哥再也没受过以前学校同学的欺负了。
    等他读小学时,原先教哥哥的老师调走了,他也没受到过同学的欺负。母亲自然也没为他找老师理论过,更没有吵过架了。哥哥大他四岁,他们放学回家一起吃饭,记忆中哥哥的菜总是比他的要好很多,哥哥有煎鸡蛋吃,他的只是一般的青菜。至少记忆中是这样的。他从没有对这件事情说过什么。有几次听到邻居说母亲,怎么对大二子偏向啊?母亲说,大儿子身体弱,小二子要不用特别照顾。
    那一年他家乡村子传说要发洪水,村子要被淹掉。暑假刚开始母亲就把哥哥送到了外婆家。外婆家在几里以外的一个村子里,那里离河很远,而且很高。他留在了家里。
    当然,那年并没有发洪水,至少没有那么大。就是河道满了,第三天就小了很多。他心里特别感谢上天,没有把他冲走,真的很感谢。洪水退去没几天,哥哥就回家了,给他带来了青核桃。那年夏天青核桃涩涩的外壳染黄了双手。
    到哥哥读初中了,他轻松了许多,过了一段逍遥的小学生活。
    初中开学那天,河水涨得很高,很多人都迟到了。哥哥给他买了一本四线三格本(初中阶段他的英语一直很好)。
    哥哥也犯过错误,所以他得以能够和哥哥在初中一起又读了一年。初一那年流行两件事情,一是猜拳,输了的背着对方走几步路。一是橡皮筋弹球。他一天在上课时玩橡皮筋被班长捉到了,班长教育他说,要好好学习,就算班上没有比你学得好的了,你也学学你哥哥啊。他当即就扔掉了弹球。(他后来怎么也想不明白,班长就大他一岁怎么就这么会批评教育人呢?)
    哥哥读高中了,他轻松了许多,过了一段逍遥的初中生活。
    读初二的那年夏天,他得到了一条新裤子,是绿色格子的。滑滑的,很舒服。他成绩优秀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评论他(好像也没人评论他,至少他没听到过)。那个年纪总是想与众不同,这条绿色的裤子正是独一无二的。他已经不记得那个夏天穿过几次那条裤子,就一次么?不知道了。他只记得那年夏天穿过一条独一无二的绿色格子的裤子。
    他也犯过错(借口吧,确实错过)。这个错让他没有跟哥哥一起读高中了。他整个高中生活都算很逍遥了。
    他撒谎,他恋爱,他逃课,他被老师打,他做了很多算是出格的事情了。幸好他成绩也还不错,幸好他班主任老师对他很偏爱,幸好漂亮的数学老师总觉得他数学很好(?)。幸好他的哥哥在读大学了。
    他之后的故事就平庸了。他不能永远留在高中,更没有永远留在大学。他毕业进了社会,参加了工作,哥哥也进了社会,参加了工作。
     他的故事讲完了,我最难忘的是他的那条绿色格子的裤子。那个夏天应该会很清凉吧。我甚至觉得他都可以光合作用了。吸入二氧化碳,呼出氧气。
0 有用
0 没用
鲤·嫉妒 鲤·嫉妒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鲤·嫉妒的更多书评

推荐鲤·嫉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