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画》到《梅次故事》到《西州月》到《苍黄》

月黑风高
2009-08-20 看过
1.《国画》很好,好就好在它的冷眼旁观。国画与其说是官场揭秘,不如说是官场百态图。在《国画》中,作者并没有特意去找什么噱头去揭秘,吸引眼球,而是将一块老怀表冷静地,一点点地拆开,让你看其中的每一个零件,以及这些零件精巧的结构与组合。可以说,作者在《国画》中这种冷冷的旁观,已经胜过了种种痛斥与呐喊,这种阴冷笔调下的官场,就是波澜不兴的一潭死水。
在《国画》中,朱怀镜随不乏善良,但那不过是这冷色中的几点暖意,并不能使朱怀镜明哲保身,跟随皮市长往上爬的决心有所动摇。朱怀镜在《国画》中的挣扎、得意与幻灭,都以“升官”为目标,也以“升官”为代价,《国画》从头到尾,不过说了“升官”两个字。
2.《梅次故事》的色调要比《国画》明亮了许多。朱怀镜依然在上演着“升官”图,不过此时的朱怀镜,也多多少少做些善事了。无论是为了个人的政治前途,还是为了心中还有一些的善良和真诚,朱怀镜在升官的同时,也正派了不少,这或许是对《国画》中太过阴冷的一种修正吧。
3.或许是写了太多的虚伪与丑恶,《西州月》中,开始有了正面形象,虽然这种正面形象与主旋律中的相去甚远,但是比之朱怀镜,不知好了多少。新市长关隐达和老书记陶凡一样,坚守自己的理想与信念,尽管几经浮沉,最终修成了正果。但是我想说,像关隐达这种两次靠选举与组织对着干的干部,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存在的,第一次选县长成功,组织就不会给他这种有前科的干部第二次机会了。不过作者想理想主义一次,就由他去吧,毕竟我们跟作者一样,虽然嘴上痛骂,但心中还是忍不住想,还是好官多点吧?
《西州月》是几个中篇连缀而成的,这样处理出来的作品,有种很值得玩味的味道。个人认为,王跃文这种四平八稳,处变不惊的叙述风格,在《西州月》中,算得上是发展到登峰造极了。
4.《苍黄》与前三部差别很大,刚读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王跃文的作品。《苍黄》的冲突太密集了,简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尽管与别的作家的作品比起来,还是那么四平八稳,但是在王跃文的诸多作品中,算的上是疾风骤雨了。我个人揣测,之所以会这么写,还是要回到题眼中去,那就是“怕”。像《国画》、《梅次故事》那样的冷眼旁观不行了,像《西州月》那样的憧憬理想也不行了,惟有下一剂猛药,才能让人真的“怕”。所以在“乌有”小城中上演了种种惊心动魄的故事。如“乌有”县中的种种,不就是我们神州大地上官场中的种种吗?不过是把这些标本都集中在了“乌有”县而已。被强盗花、柚子树所侵蚀的乡村中,赌风盛行,官匪沆瀣一气。在县城中,官员们明争暗斗,收受干股,欺上瞒下,受贿成风。即使是在省城,也是以反腐之名,穷治政敌,尽管表面和和气气,内里却已刀光剑影。放眼望去,何处是家国?刘半间的结庐而居,恐怕只能是空想了。
30 有用
3 没用
苍黄 苍黄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苍黄的更多书评

推荐苍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