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荒漠。

蓼蓝
2009-08-19 看过
我喜欢的,是纪绮罗这般的女子。
眉梢有藏不住的妩媚。抱着纯白的花,撒下土耳其的蓝,大马士革的金。白日是恹恹的灰,夜晚是靡靡的红。

轰轰烈烈的盛开,一场浪掷般地老去。不是慢慢的凋零,是刹那间的成灰。
一夜潦倒,醒后优雅地站起来,便是谁也抓不住的骄傲女子。
她说,有信,我知,你爱的人是万花中的百合,众鸟中的白鸽,是苹果树在伊甸园里,是小鹿在香草山上。是良人。但良人不在这世间。
不肯委屈的,任性的纪绮罗,告诉我,最后的静好生活,是你找到了你的良人,这世上藏起来的良人,于是你洗手羹汤,他是你的盛世,是你的土耳其,是你的大马士革,你捧出了你雪白的花,从此岁月绵长。
不要告诉我,是你蒙上了你的眼。
我不听。

一个女子,一世要遇见两个男子,一个女子,方才算得圆满。
塞着耳机在公交上闭目时,遇见的少年当要眉目清秀。他不必穿白衬衫,却必有一掌心的阳光。
深夜单曲循环指尖烟灰坠落时,遇见的男子当有璀璨双眸。他不必两鬓生白,却必能带你穿过荆棘路。从此之后是白头偕老还是半途而废,他都是不灭的灯火。
春迟喃喃,云生,我没有撞见你。
是了,后一种男子怎可只是遇见,需要轰轰烈烈动人心魄地撞见方才好。
若是一颗心就此撞掉,也是甘愿的。
至于那个女子,是知根知底是不需开口已经听到是唯有她可以把你找到。
女子间的友谊,真正到了看对方仿若照镜子,又与爱情有什么不一样。

爱情要是什么样子。
傅琳琅按住胸口,若你回头,我便爱你。
呵,你打算爱的不是乔海烁,你打算爱的,是拯救你寂寞的双手。
若你爱他,纵使他不回头,纵使他往前走,又怎么样。
我是喜欢乔海烁的,偌大的城市里将傅琳琅拯救,一字一句带着尚未想透彻的表白,图书馆的笑,酒吧的出世白莲。
你不是不好,只是错过了上场时间。
不,那时的你时光正好,你错过的只是傅琳琅的时间,而下一站,或许将有人错失你的。
世上种种,不过是一场场错过。
我所钦慕的爱情,是春迟对于云生。
与半途退席的云生无关。
只是那个唤着云生云生的女子,举手投足间沾染云生气息的女子。云生是她的终结,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
仿若守着矢志靡他的灯儿。
一往而深,自始至终。

寂寞,爱情,本便是不可说的东西。
左眼望去是荒漠,右眼望去是盛世。
闭上眼再睁开,不过是这纷纷扰扰逃不掉爱不上的人间。

4 有用
1 没用
八荒 八荒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八荒的更多书评

推荐八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