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时光,记住爱

徐小胖
2009-08-19 看过
     这是林培源《薄暮》中最后一章的题目,也是最后一句话。作者毕竟还年轻,这部小说,相比于他今后写作生涯中的无数部作品来讲,那么,这部作品可以说,还并不算成熟。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不成熟,也就成就了一部主客观视点交叠的作品。
   小说中的“我”算是一个客观视点,而其他的主角,作者都各自站在他们的立场,形成了关于人物的主观视点。到了小说的最后一两章,“我”这个客观视点融入到了所有主角的生活中去,成为了他们的一部分。主客观视点的转换与交叠容易使读者的思维与作者保持一致,但也容易造成读者的被动性。我想这部小说的在某些程度上,造成了读者的被动性。
   林培源本身给我的印象在于,他的小说不以故事取胜。他的故事并没有一个完整、巨大的联系性,而都是一些比较零散的记忆。他的小说就像是一串珠链,即使记忆零散,他也有办法将这些珠子一个个串在一起,保持整齐有序。我个人认为,这样的方式更适合于短篇小说,并非完全适合长篇。当然,林培源将他一贯的方式带入到了作品《薄暮》中,虽然他的熟练仍然能够将所有的记忆穿在一起,但显然不如短篇小说更得心应手。在阅读的过程中,小说中的某些手法让我片段地想起萧红、黄碧云。萧红后期的小说散文化很明显,林培源的《薄暮》也给了我一些散文化的感觉,但这似乎并不是作者的一个趋向。并且,我们也可以明显地看到,到了小说的后部份,散文化的感觉逐渐加强。我试做一个大胆的猜想。《薄暮》是一个关于家庭的故事,之前关于陈秀米、林宝年,甚至包括更远的祖父母、外祖父母,这些故事,由于作者是听了第三者的叙述,并未实际经历过,那么,他有一个足够的想象空间去描绘这些故事,因而,我们在小说的前部分,甚至大部分上,都很少感觉“散文化”。到了小说的后部(林念生)出生以后,这些,或许是作者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因而,主观性的视角本身造成了一感性情绪,更容易形成记忆片段式的结构书写,所以,散文化的表现增强。毕竟作者承担起的,是一个庞大的家庭故事,作者可能还没有做好一个能够承担起家族故事的准备,即是说,他已经有了能力将故事完整、甚至完美地将故事叙述出来,但是,他并未成熟到能够将故事的背后同样解剖了给人们看。因此,我们看到的,是一组巨大的、可以说是人物写生式的故事,但是,我们并未看到一个特别凝聚着整个故事的核心人物。就好像我们如同浏览一样的看了许多人物写生画,但是,最终没有找到重点所在。陈秀米看似是一个核心人物,但是,她始终没有完成凝聚整个家族故事的任务。
    尽管如此,作者的尝试仍然是值得欣慰的。他始终坚持的,是一种纯粹的写作态度。无论作品成功与否,他做的尝试都值得称赞。“家族”这个题材对于许多人来说未免过于宏大,但是,林培源仍然承担起了这个故事。虽然他还没有经历过更多的沧桑,还未能使故事显得更为深厚,但是,他的表现值得期待。
7 有用
0 没用
薄暮 薄暮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薄暮的更多书评

推荐薄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