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田庄司令人失望的《Y之构造》

水龙吟
2009-08-19 看过

    因为东野,进而知道了岛田,这两位,在日本,仿佛已是一时瑜亮,双峰对峙,就连绫辻行人都甘心尊岛田为师,于是,我对号称大神级别的岛田,期望甚高,希望能再一次体会推理故事中被作者愚弄的快感。
    可是,与岛田作品的第一次相遇,是《Y之构造》,这实在不是一次美好的邂逅,也不得不再一次让我对腰封上夸张的荐语痛恨至极。“最华丽.....”----这也太忽悠人了吧?!最终考虑到《Y之构造》写于1986年,是岛田早期的作品,中间这20几年的时间,让我为对它的失望找了一个不太“华丽”的借口。
    《Y之构造》的看点在于死亡方式的呼应,一对私情男女,几乎同时死于并行的列车上,最终到达了同一下站点,死亡的交汇似乎预示着殉情,但是,英明神武的大侦探吉敷竹史当然不会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他很快就判断出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案。故事进行到这,应该说都是很吸引人的,而且,也有些故弄玄虚的小线索,让读者在猜凶手的时候跃跃欲试,比如,那只不该出现的蝴蝶“朝鲜小赤灰”,比如,那本标注殉情故事的剧作集......
    那时候,我也以为,一道推理盛宴在我面前慢慢展开了,只是,看到了精彩的开头,却没有猜到蹩脚的结尾.......
    或者,换言之,我感觉到了那个蹩脚的结尾,却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岛田竟然真的给我一个如此粗糙的答案!
    至于突然从本格推理上升到社会派,关注和挑战社会伦理道德的部分,在我看来,恰恰是本格无法自圆其说时不得不给自己披个大而空的外衣的无奈之举,极其的牵强,而且,甚至在故事本身,都无法呼应----凶手杀人,动机到底是为了纾解中学压力,还是为了欺负自己暗恋女孩的心上人?抑或是为了区区两万日元?
    似乎都是,又都不是,哪一个,都不是那么的合情合理的解释,哪一个,都不足以说服一个稍微较真的读者吧,至少,我不接受。
    中间失去本格派严谨作风的,还有已经接近灵异风的“偶遇”和“艳遇”----吉敷竹史去遗址公园凭吊往事,竟然能意外尾随疑凶发现致命毒药的来源,甚至挖出疑凶的隐私和私生女;后来更夸张的是,吉敷就连迷路都能遇到疑凶自杀,疑凶自杀未遂后竟然对调查自己的刑警投怀送抱.......
     这也未免太儿戏了吧,难道说,这一刻,岛田大神被琼瑶阿姨附体了?以至于可以这么地言情,这么地宿命,这么地巧合到令人发指?
    也许,实在是我对岛田的要求太高,因为先入为主地给他顶上了“推理大神”的帽子,而《Y之构造》,显然让这顶帽子了有了不能承受之重,也许,我不知道这是岛田的大作,我会心平气和地接受,同时,给予一定的好评吧。
    也许,从《Y之构造》开始看岛田,会慢慢渐入佳境也未可知,因为我坚信,顶着大神之名的推理名家,不应该再有比这更烂的小说面世了。
8 有用
6 没用
Y之构造 Y之构造 6.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Y之构造的更多书评

推荐Y之构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