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out, 'cause I want in.

qdr
2009-08-19 看过
老杰克和老罗丝的《革命之路》,在1小时10分钟左右,关于是否离开革命山庄,去巴黎开始新的生活,两人发生争执。这时候有这么一段对白:
Frank: “You just wanted out, huh?”
Apple: “I wanted in.”
一直很爱这句话,out和in之间的张力,闪耀着前方熠熠生辉的希望,却也映射出一种孤注一掷和力不从心的挣扎。


———————— 我是进入主题的分割线 ————————


娜拉之后,“出走”基本上可以算是女性主义的一个母题了,多少有点老生常谈,既不新鲜,也不刺激。加拿大女作家门罗的中篇小说《逃离》,讲的也仍旧是一个女人出走的故事,却道出了一些人所未知的微妙况味。
话说回来,鲁迅先生从一开始就不看好娜拉的出走。出走之后会怎样?不是堕落,就是回来,除非获得经济权。女性的解放,在于经济的自主。这一点,如今已是大家的共识了。
门罗故事里的卡拉,出走之后,最终不出意料地回家了。原因却与经济权无关。
卡拉并不是有反叛意识的知识女性,她更像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家庭主妇。但是她同样也感觉到了生活的窒息。她说,我丈夫打我,我想离开。我想寻回自我。邻居西尔维娅太太为她提供了一个机会,她也立刻就抓住了这根救命的稻草。
她有一技傍身,可以只身前往大都市闯荡,事实上,在乡下的家中,她也同样在照料着家中马场的生意。她能够养活自己,在经济上能够独立,可最终,她仍然选择了回家,这就超出了经济权的狭隘解释。

她回家,是因为她发现,逃离之后,她其实根本没有办法找回自我。甚至于,她更加迷失了。将来的道路是如此的不可捉摸,和先前的泥足深陷相比,除了带着一圈虚幻的梦想光环之外,并不更加美好,相反地,它令人更加惊恐无措。
“不再有人会恶狠狠地怒视着她,不再有人以自己恶劣的心绪影响着她,使得她也一天天地愁眉不展。——
 那么她还能去关心什么呢?她又要怎样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是活着的呢?”
如果说,对逃离的憧憬给人以希望与勇气,可逃离的结果却是陷入更深的绝望。那么,还是不要逃了吧。
生命的真相就是如此地令人痛苦。

事实上,现代生活的窒息感并不是女性的专利,这种故事自然也就超越了女性主义的范畴,而具有更大的普适性。开篇所引的《革命之路》,讲的就并不是一个女人要逃离一个男人的故事,而是他们计划着一起逃离眼下死气沉沉的生活。由于Frank的背叛,他们的逃离还未开始已告夭折。可是,如果真的成行,到了巴黎,他们真的就能找回当初的激情与梦想,真的就能像Apple说的那样,能够in了吗?
很难吧,我以为。
那么不如就退回身来,不再存非分之想,打点起十二分的精神,踏实认真地走以前的老路。这样更明智,也更安全。同时这也意味着,你终于,终于成熟了。
可是,有些什么东西,在你的内心消失了。有些什么东西,你再也不敢去触碰了。
换个角度看,这何尝不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逃离”,而且这一次,再无什么希望可言了。
3 有用
0 没用
逃离 逃离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逃离的更多书评

推荐逃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