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与公共领域

[已注销]
2009-08-18 看过
在读,读的还比较慢,暂时发一点。

    在阿伦特的论述中,善在公共领域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善就其本身的非世界性决定了“善功一旦为人所知,变成公开的,就失去了它作为善的特征,失去了它仅仅为着善自身的性质。善一旦公开现显示,就不再是善的了,尽管还可以用于有组织的慈善行为和团结行为。”善在其完成的那一刻就需要被忘记,即便是为善者自身,即便记忆也是对善的背弃,真正的善不需要回报,哪怕是对自我内心的一种记忆性宽慰。但是,善一旦进入公共领域,就成为了被看被听被言说的事物,就走向了它的反面。这样的善往往与为了获取某种荣耀或者权力。为了获取荣耀的善我们可以说是伪善,但是为了获取权力的行善往往与恶相伴,走向善的反面。恶也是私密性的,恶若能在公共领域没有顾忌或者畅行无阻那么必然有政治领域的腐败与极权的体制与之相伴。“善作为一种一贯的生活方式,在公共领域不仅是不可能的,而且甚至对公共领域是破坏性的。”“来自隐蔽处的恶不仅厚颜无耻,而且直接破坏着公共世界;来自隐蔽处并假扮一种公共角色的善不仅不再是善,而且会自行腐化堕落,走到哪里,就把它的腐败带到哪里。”

    阿伦特的洞见,让悲观或许有些思维定势的我想到了某些党文化。口号:“为人民服务”;宣传:“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这些政党神话总是希望以善的名义在公共领域呈现的,但是正如阿伦特所言,与这些口号相伴的是潜在的利益诉求与腐败滋生。一个政党若是相信自己总在为善,恰如一个人就会忽视掉对自身行为的省思,排斥一系列的监督机制。尤其是当其认为自己代表了历史的发展方向、最广大人民的利益的时候则往往更会肆无忌惮,为了方向与最广大而非全部人的利益牺牲一小部分人的利益。但更为广大人的利益却总是为一小部分人“集中”代表了,国家机器也往往堕为少部分人维护自身特权、谋取私利的工具。这种逻辑如此之深刻与普遍,“世界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就是这种逻辑的精粹表述。反讽的是,这个口号却不断出现在一些标榜个人自由,宪政民主的自由主义者口中。
    自以为是的“历史理性代言人”这架推土机,推倒了多少历史发展的纠偏之人。实在是一种反讽。
14 有用
3 没用
人的境况 人的境况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人的境况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的境况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