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两个才女

白水
2009-08-18 看过
最近在看林徽因传,现在却要说说冰心。也算是情理之中。

 

我不知道喜欢林徽因的人都怎么看冰心,不过我的确因为林徽因与冰心之间的芥蒂,而一度讨厌过冰心,尤其是冰心那篇《我们太太的客厅》实在有些过分。

 

其实知道“冰心”这个名字,要早于“林徽因”,相信现在的人们知道冰心的也远多于知道林徽因的。就说我们这一代人,冰心可谓是家喻户晓,因为一提起冰心,大家都会想起小学课本里那篇经典的《小桔灯》。当时《小桔灯》是精读课文,老师教的细,大家固然印象深刻,特别是文章最后那句“我们大家都好了”,被老师作为重点来分析,还特别让同学们讨论过。

 

当时的我们可是说什么的都有:“小姑娘妈妈的病好了”,“小姑娘的爸爸平安回来了”,还有说是指冰心提着小桔灯安全回家的⋯⋯我记得我当时是比较赞同“好”是指小姑娘的爸爸平安回家,小姑娘一家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后来又有同学提出是指革命胜利等等,看着老师一脸悦色,我只有在心里惊讶的份了:我怎么就体会不到这层深度呢?

 

因为这篇《小桔灯》,班上又兴起一阵小桔灯热,还真有同学做出了文章中的小桔灯:空空的桔子中间放上小小一节白蜡,再用线牵住,用一根筷子挑着。我试过很多次,总得不到完整的桔皮,难怪人们总说心灵手巧,我心不“灵”,手自然就不“巧”了。

 

在学完《小桔灯》之后,就没再怎么看冰心的文章,虽然家里也有她的文集,我只看过几篇,觉得写的太“淡”了,有几篇就像在哄小孩子似的。

 

时隔七年,今年寒假又重读了一些冰心的散文,最主要的是读了两本她翻译的书——《吉檀迦利》和《先知》。这两本书可以称得上是名著了,除了因为作者“名”,还因为译者的名气。封面上译者的 姓名和作者的姓名被印的一样醒目,在封底,不仅又对作者的点评,还有对译者的赞美,就像现在常常出现的“强强联合”。想必出版商也喜欢印这样的书,作者和译者都是大家,无疑给书的销量上了双保险。我个人倒觉得,对冰心作为一名译者的评价有些言过其实了。她翻译的文章总有几句拗口的句子,几个没见过的怪字。这种现象在她的文章中是不会出现的,所以难免让人觉得有些刻意,是为了诗意而诗意。

 

论才气,冰心是比不过林徽因的。但是上天是公平的,冰心远比林徽因长寿。

而今重读了冰心的文字,不由的感叹她是一位如此可爱又平易近人的女性。如果说林徽因是尖锐的,冰心则是圆滑的:林徽因是活泼的,冰心则是恬静的。儿时的冰心像我们一样,读《三国演义》,读到关羽死时哭一场,读到诸葛亮死又哭一场。成年了的冰心,“用墨鱼脊骨雕成小船,五色纸粘成的小人等等,无论什么东西,玩够了就埋起来。”我读她的文字,心里总是轻松愉悦的,也难怪她的文章总是受小朋友们欢迎。这样好的心境,也是冰心长寿的因素之一吧~

 

相比之下,林徽因则要激烈的多。为保护老北京的传统建筑,林徽因可以在饭桌上痛斥戴着市长“乌纱”的吴晗。她和丈夫梁思成到处奔走,据理力争,她是在以一种消耗生命的抗争来保护老北京的建筑。但无奈事与愿违,又加之林徽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脆弱的生命怎么耐得起光阴一日日的折磨⋯⋯

 

道不合,志不同,也难怪冰心和林徽因会有摩擦,作为我们这些后生,也不必在意。冰心自己不也说过:“‘人心不同,各如其面’这样世界上才有个不同和变换。假如世界上的人都是一样的脸,我必不愿见人。”
1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莲灯微光里的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莲灯微光里的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