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玉

白水
2009-08-18 看过
回到家,发现爸爸又往书橱里添了不少新书,其中就有《马未都说收藏——玉器篇》。“知女莫若父”,还好,我也算没让老爸失望,这学期忙里偷闲,把《陶瓷篇》读完了。可惜只是粗读了一遍,现在回想起来,只剩些“残章断句”,惭愧的很⋯⋯

 

我努力梳理起脑海中零星的记忆,发现我印象最深的,最爱的,净是些素色的瓷器。不得不承认,清朝出现的珐琅彩华美绝伦,是瓷器中的精品,但是更早些朝代所烧制的古朴瓷器,更让人动容,它们就像玉一样温润,还透着灵气⋯⋯

 

先说秘色瓷器。这是一直困扰我的一个迷:“秘色”到底是什么颜色?小时候曾问过爸爸,爸爸解释的很有趣:“秘色”当然是种秘密的颜色,要知道了,怎么叫“秘色”?我们先人也真是诗意,说不出具体什么颜色,索性就叫“秘色”好了。在言之不详的时候,这种模糊的叫法反倒是最贴切了。若是到了西方人手里,八成是要耗费几十双眼力,非要找出个完美的adj.吧⋯⋯倒不是笑他们,只是觉得还是中国人想得开,绝不在那无谓的事上耽误功夫,等后人见了实物,自然就知道了——那种说青不青,说绿不绿的颜色,就是秘色。

 

我们后人最终认清秘色,是通过法门寺地宫里的13件秘色瓷器,果然是又美丽又神奇的颜色。我最喜欢的是一件秘色净水瓶。因为是佛器,造型又简单,再配上“秘色”,完全符合“净水”之名,还可“净心”。这只秘色瓷器就像是“净”的物质存在,不带有任何杂质。

而这种美丽的颜色却源于制瓷技术的不成熟,温度不够高所致。到后来烧瓷的技术高了,秘色瓷器反倒消失了。

 

当然,技术的提高是件好事,不然,就不会出现汝窑了。汝窑的瓷器,大概是最符合中国文人的传统审美吧。颜色是白中带点青,表面没什么雕琢、花样,底部有似芝麻的精巧小足。就像一句机精妙的句子,多一个字则繁,少一个字则缺,话说的精妙,又不乏诗意。

这类玉一样的瓷器在它诞生的那个朝代就被视为珍宝,只有皇帝和他的宠妃才享用得到,现代人对它的渴求就可想而知了。

 

若是时间能倒退个几百年,真想当回宋高宗的宠妃,捧着刻有自己堂号的汝窑瓷器,喝一碗清茶⋯⋯

但现在,我更愿意它被摆在博物馆里。汝窑的美不是可以被“私藏”的,它结晶了太多的智慧,沉淀了太多的历史,才形成了这样的美,一个人,怎能,又怎配“藏”的起呢?

 

再说瓷器的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又出现了青花、釉里红、斗彩、粉彩、珐琅彩⋯⋯制瓷的技术视越来越高超,瓷器的颜色也是越来越丰富、华丽。但我觉得,那反倒是让瓷器没了真气,就像是大院里缠了足的妇人,衣着光鲜,却被灭了“人欲”;而那些早期的素色瓷器,就像清水洗出来的少女,青衣素纱。她不说话,只是睁着明亮的眸子看着你,你只有赞美⋯⋯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马未都说收藏·陶瓷篇(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马未都说收藏·陶瓷篇(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