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

庞二哥
2009-08-17 看过
在拿到《疯狂》这本书的时候,我正躺在病床上静养。与生俱来的病症在这个劳碌的夏天里无情的发作让我只能安静地躺在床上,不能教书不能上班也尽可能地要少上网。如果我稍微动一下都会感觉到呼吸困难和心跳加快,所以我只能保持平躺的姿势任凭思绪天马行空。而就在这样的时刻一本被冠以“惊悚”、“震憾”的小说从天而降,倒也算是意外之喜,至少我不再无事可做。
然而随着阅读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感觉到这本书绝不是什么“惊悚”小说,至少它和我所理解的“惊悚”小说完全不是一回事。确实,在小说的开头部分作家用了大量的颇有镜头感的语言为我们描述了一个又一个令人不愉快的场景:暴食、恶梦、自残、飞车、吸毒和滥交。然而作家写这些东西的本意并不是去表现这些让人不愉快的场景本身,而是借这些恐怖又有些悲惨的场景来描述她所患的疾病——躁郁症的痛苦和可怕。
作家就是一个病人,她就是在写自己的疾病,仅此而已。
我不知道出版商又为什么偏偏要给这样一本书贴上所谓的“惊悚”这样的标签,我更不明白《书目》上的那句“像一部悬念永远也不会停止的恐怖片”这样的评语从何而来。我阅读此书的感觉却是悲凉满满,替作者悲凉,也替自己悲凉。
兔死狐悲。当一个病人在阅读另一个病人的作品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感情,但这种感情是不是合理呢?我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知道,我感动了、收获了,我就知足了。
书里一个病人,看书的也是一个病人。书里病人的问题在心理上,而书外的这个病人的问题在身体上。当书里的病人因为狂躁而飞奔的时候,书外这个病人却在用一个慢镜头起身喝水。我不想评价这两个病人谁更痛苦,我只想说,他们都不正常。
前面说过,我和《疯狂》里的(即该本作者本人)玛雅一样,我的问题也是与生俱来,而我则更为彻底,我从出生那天起就有疾病这个忠实的伴侣一直追随着我片刻不离。当玛雅问她的朋友怎么看待自己这个不正常的朋友的时候,我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因为我会想到我的朋友们,因为在他们面前我也是那个“不正常”的人,从小和他们一起出去玩我只能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家伙,这种情况直到最近才有所改观但却不会永远不存在,换句话说,我仍将是被朋友们照顾的对象。当然我和玛雅一样幸运的是,我的朋友也永远都不会以照顾我为苦和累,相反他们也从不把我当不正常的人甚至他们之中还有些人对我有那么几分没来由的崇敬之情。玛雅的病永远也治不好,而我也同样在梦想着有一天医学技术突飞猛进;玛雅可能在下一秒钟又会陷入躁郁症之中,而我这次的病也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突然来袭。玛雅的后记里有很多话我都划上了线,用以表示我的感同身受:“我的生活与你的永远有差别……我可以做的事情、做出的选择、可以去的地方等等,会因为这种病而受到限制。我不能熬夜、不能过度工作……有些也许我永远也完成不了……”
但是,这又怎么样呢?玛雅是天才。我虽然不是,但我也一样可以做很多事。和她相比,我可以追求思绪的飞扬和内心的平和,只要我愿意。玛雅写书、恋爱、交谈、工作,我也一样,虽然有些东西我未必可以得到。
在书的最后玛雅说:“我品味着生活,倾注了我全部的心血……不管它是什么,不管它给我带来了什么,我都值得拥有。”
我想,这就是生活和人生的真谛。
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我也生出了一个强烈的愿望,我也打算写一写我自己,写一写我的病,因为正如玛雅说的:“我们是谁?我们的未来在哪里?简单的方法就是给自己讲故事,故事内容里包含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和了解。我们是自己思想的创造物和衍生物,是回忆、梦境、恐惧和渴望的集合体。”
即使我们“非正常”。
0 有用
0 没用
疯狂 疯狂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疯狂的更多书评

推荐疯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