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冈大爷啊,您就是那好船的领袖

葫蘆kuma
2009-08-17 看过
我大不敬了。山冈大爷的FAN们慎入。

俺不知道别的喜欢战国的童鞋是怎么找书看的,因为日语的浅陋,我就像叶圣陶先生说的那“可悲的嗷嗷待哺的婴孩”一样只能看市面上的那些翻译书。而某出版社,还是N个出版社,前几年忽如一夜春风来般地出了N套山冈庄八大爷的战国历史小说。先前看过山冈大爷写的[丰臣秀吉],不过也比较早了。前一阵入手了这位大爷写的[伊达政宗],由于前面几段实在太过冗长啰嗦,充满了神棍的夸大口吻(山冈大爷的FANS们对不起,暂且将其作为翻译的问题吧),搞得我看一阵就得放下一阵。这几天从河南回来,终于看到辉宗挂了,剧情逐渐有些紧凑起来,我对伊达家唯一有好感的成实戏份也多起来,好像作者进入状态了。这才有点儿进度。

然而……然而看到折上原之战的时候,我又被打败了啊啊啊啊啊。战斗场面,战斗场面我就不说了,虽然山冈大爷的作品里充满了禅意和战争中的静止感,但在人取桥的时候我就忍不住牢骚道,‘像是[天地人]那样的小成本家庭伦理剧,用乡村起义的阵容演绎川中岛之类的战争,那也算了。可为何小说也如此啊,摄像头总是跑到主角的大脸上去,要不就是照进人物的心理。虽说以人情为主,也给些文字的幻想吧!’……也难怪如此,人取桥是没有什么计略可言的,若说那种背叛加丧父的情况再想什么计略,那就不是人了。可有了计略的折上原也让人苦闷,计略一层层叠上来,加之山冈大爷那煽风点火的口吻,真想拜托他也给常陆的农民大名们留些面子吧……这也就算了,最让我爽呆了的还是大爷在折上原之后的吹嘘之词。其中有一句原话是这样的:
“织田信长以奇袭战略在田乐狭间打败今川义元,是在二十七岁那年的夏天;而其致胜的关键,主要是仰赖天候之助。相反地,年仅二十三岁的政宗之所以能够获得胜利,既非由于采用奇袭战略,也不是凭借运气,而是由于事先的精密计划,并且自己择定战场所致。”

………………
大神啊,我真……真不能说什么啦,您写的太妙啦!因为个人对于政宗同学的反感(或许说无视更恰当些?),以至于我只知道伊达家浅显的年表流程和几个比较有脸面的大将。折上原这等级的大战,我还真是看您这小说才知道的,所幸您虽然没鼓吹什么场面,双方的力量对比和战略运用却也写得差不多了。您在前面到底把信长和政宗对比了多少次,这就不说了。可单就这次我实在看不出桶狭间和折上原有什么对比性……?好吧,上述这句话反过来多看几次是有评论战略要点之意,可乍一看,谁都会体会到“23岁的政宗的战术,胜于曾经布武天下的27岁的信长”这潜台词吧。牵强附会地对比下双方当时的情况,只有寥寥几个城的尾张大名信长突遭东海第一弓取今川的攻打,当时只能凑出两千人来。而政宗是好整似遐地跑去打别人,而且还是一万五打一万六,这能比吗?且不说当时的今川和芦名的差异,单就开战前的我方气势和准备已经差的很大了。而且中央的情况和奥羽那边的乡下大名也差的很大啊,照山冈大爷的说法,政宗能有如此成就,前期可谓是离不开见识超群的虎哉禅师的教育。而虎哉禅师又是一个从中央来的人,才能将中央的种种纷争作为教育题材讲给政宗。所以说,政宗这个人物,是有些“受到了中央等级的精英教育,把东北的乡巴佬们玩弄于鼓掌间的大将”这样的意味。既然如此,又为毛频频地将奥州的乌合之众比作中央的那群人精?

至于折上原之后的溢美之辞,已经让我觉得有些太过狗腿之意了。“所有的人都相信他是万海上人投胎转世,同时也是自藤原氏以来唯一的英雄。”“不过,所有加在政宗身上的赞美之词,都显得恰如其份。”……您不觉得这话太荤了点吗,简直太荤啦!再说您前面让虎哉师父用神棍般的口气大谈天时地利人和,已经谈到让我有些头疼的地步了,这里又大力鼓吹政宗的人能,说什么胜利全是由于他的计略所致,他是万海上人所以有神能。这样行吗,这样不顾前后真的可以吗?而且我记得前面清清楚楚写着折上原主战的时候大雨给士兵带来的气势,而之后猪苗代盛国在桥上放火拦住芦名军的退路,使得敌人只能跳河,而时值梅雨季节所以水势凶猛跳河的士兵死了好多……这不天候还是占了很大一部分嘛。真不知道看您的书到底该把重点放在哪里啊,您……您有很多意思想表达也多分几次好伐?

说到前后不符的问题,义姬这个人物,也就是政宗他妈,在没嫁到伊达家之前还是那么有本事被吹得天花乱坠的一个姑娘,怎么嫁到伊达家之后顿时就感觉她变成了一只会说些没人听的废话的废柴点心啦?……大爷你让我情何以堪啊。以前看[丰臣秀吉]的时候,这种情况就更为严重了,让我始终要随着进程更换秀吉这个人物的定位。这让我想起打FF8的时候Squall那中邪了一般的性格转换……一个两个人这样就算了,全都这样谁受得了啊。大爷我求您了,好好说话不行吗,好好讲故事不行吗,这真是太混乱了,还那么长……

以前看过松本清张先生写的[德川家康],写得条理还是相对清楚的,不过个人感觉也是进入状态有点晚,所以后期略显仓促。还有家康死了之后,在小说的最后另辟出一些篇幅来总结家康的政治策略来,也有些生硬。当时也因为翻译的问题感觉个别地方有点语句之间构不成因果关系,不过这次看山冈大爷的书,我才明白这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麻烦您写的时候多回头看看上文好吗,还是说您自己也觉得篇幅太长了所以懒得看……

一般来说太过高深的书我都是看不进去,而不至于看完了满腹牢骚。但这次我觉得简直是太不可忍了……有必要如此神棍化吗!太好船了,简直就是好船的领袖啊。现在看了一百页,还不知道后面的六百页会好船到什么地步?……希望它能好转起来吧,给我点逻辑性吧!

以上,失礼了。
7 有用
1 没用
伊达政宗 伊达政宗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伊达政宗的更多书评

推荐伊达政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