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墨水浇灌出的彩虹大树

Veronica
2009-08-17 看过
他总是喝下一滴墨水,浇灌出他的彩虹大树。
仿佛是任何细小的事物,都能给予他灵感,激起他无尽的想象力。
他就是法国天才作家Bernard Werber。

写一点感受。

以前没有读过他的书,只是听说过他的“蚂蚁三部曲”,看过简介,便已经觉得他十分神奇,而这本《大树》,读罢更是让我——“怎么会有人,想出这种东西呢?”——经常会这样想。读一篇并不会花太长的时间,但是读的过程与读完之后,仿佛牢牢被他捉住了思维,然后吐纳出几个带点戏谑又自嘲的笑。

很喜欢他写的关于科学与生物的小说。你会跟着他穿越时空,飞向太空,甚至利用愚蠢的人制作精美的太空钻石,又或者暗自孕育自己的小宇宙。当然他不会总那么卖弄自己的科学知识,他也会偶尔跟你开个小玩笑,告诉你一本书当下与未来的命运,或者在你以为太阳熄灭了之后再告诉你,原来你已经双目失明。

当然更喜欢的有那么其中几篇,一直让我读时浮想联翩,读罢意犹未尽的那么几篇。

诸如在读《想独立的左手》的时候,我会联想起倪匡的《支离人》,一样是想要分割独立的身体部位,倪匡发展成了推理小说,而Bernard Werber却只是想告诉你要善待自己的身体。

在读《透明人》的时候,我会觉得怎么这么老旧的题材还要再现,但他创作的透明人却又与别不同,结合正常的生活细节,他只是留给大家一个疑问。

他以前酷爱漫画。当我读《青年神仙学院》的时候,我又会想起藤原薰的漫画里,那个因为恋上凡人女孩而受到惩罚的神仙,这样一对比,便会觉得藤原薰的略显矫情,而Bernard Werber的想象就会更加男性与大气,似乎是想向我们介绍一些人类的历史,但结尾却又是一个无果的论题。

说起都是这么富于想象的年轻作家,又怎么少得了提及日本的乙一。乙一写的大多是惊悚与恐怖,但恐怖以下是一点淡淡的感动。Bernard Werber所代表欧洲派的想象作家,自然是没有那种日本的恐怖与推理,但是却集中了欧洲的人文主义与法式幽默。他的小说,像在晴日里你观看的一场足球赛,他光明所以并没有乙一的黑暗。他善于制造宏观或者微观的宇宙观,善于制造夸张的日常生活,善于营造各种让人目瞪口呆的巧合,善于点到即止。

他善于制造感动吗?虽然在这本书里,真的比较少——你会觉得觉得虽然他的想象力那么游刃有余,但核心都有点“硬邦邦”。但是我在《沉默的朋友》里面,却读到了感动。倾听大自然的声音,感受大自然力量的感动。当我在为那“沉默的朋友”快要哭出声音的时候,文章戛然而止了。——结果又是一个点到即止的句号。

于是我翻看尾页Bernard Werber的照片,推断他的个性。——他一定是一个热爱科学又不乏怀疑精神,热爱生命与生活的惺忪细节却又不会沉迷的人。他的生活,往往随性、率性而为却又不会不务正业。他常常会被感动,但是却不常流泪。

他满腹经纶,满腹墨水与高科技,你会觉得,这家伙如果没有成为作家,可能会成为一个科学研究者。但是比起这些,我更加庆幸,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成为了一个作家。
2 有用
1 没用
大树 大树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大树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