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击下的新生?

[已注销]
2009-08-17 看过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EyODA0MTM2.html

杨永信最近总曝光。原先作为戒网模范的他,在《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报道后,立马超越了陶叫兽,成了广大“魔兽”的第一讨伐目标。随后各大媒体跟进,上面禁了电击,本以为杨蜀黍就此回家种地,没想到和歌里唱的一样:“THIS IS NOT THE END”人家工具升级了。改成脉冲了。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一切照旧——杨蜀黍继续脉冲,家长们感恩戴德,孩子们外表温顺。

没错,一切照旧。

【家长】

很显然,从一开始媒体就抓住了里面的家长和一般人的不同——一般人都会觉得杨永信是个灭绝人性的恶霸。但是,里面的家长们显然认为杨永信拯救了他们的孩子,并对他崇拜不已,对外界抨击杨蜀黍的人们抱以鄙视态度——甚至不惜用肉体冲突表达对杨蜀黍的敬爱。杨蜀黍也可以高兴地说:“迄今为止,我还没收到来自父母的投诉”。

在《中国青年报》曝光到禁止电击时,Cnbeta大部分热门评论都是诸如“杨永信我文明用语你妈”之类的文明用语。而慢慢的,热门评论变为了对那些家长的议论。

“不会教育的无能家长才能养出爱玩网游的网瘾孩子。”
——这是最为中心的一句话。

“草泥马啊草泥马,摊上这样的家长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你们孩子将来肯定对这痛苦黑暗的过去耿耿于怀,杀父弑母事肯定不绝于耳~~”
——这就是极端一点的话。

当然,这些话里面的家长们大多是听不到的。就算听到,他们也不会在乎。因为他们送来的“偷钱,打父母,上网”孩子在杨蜀黍的调教下温顺了,听话了,懂得照顾父母了。我看了很多报道,许多孩子的确是这样的。而鉴于家长们把孩子强扭进来只是为了让他们温顺,听话,告别网瘾。他们自然就已心满意足,对杨蜀黍感恩戴德。

保卫杨蜀黍是不够的,他们还要帮助杨蜀黍。我想这也是杨蜀黍“创新”让家长和孩子一起来的原因——那些家长们就是免费的劳动力,打手,他们帮助杨蜀黍监视孩子们,他们帮助杨蜀黍给孩子们电击,他们目光含泪的看着杨蜀黍——哦!你就是神!神显然是需要贡品的。

“杨永信网戒中心近年治疗费用预计达8100万”

【在家长们看来,7月中旬的卫生部叫停通知是网戒中心成立以来遭遇的第三轮冲击波。此前4月和5月份,媒体报道了临沂网戒中心的种种“黑幕”,造成了两轮冲击波。在种种非议下,家长们对一切可能“不安好心”的记者都格外地提防。家长们介绍,在今年5月之前,网戒中心从没拒绝过记者。但现在,家长们担心媒体的炒作可能让网戒中心关门大吉,“谁让这里关门,我就把孩子送给谁!”】

这是转自新闻上的一段话。显然,家长们对网瘾治疗中心的爱远远大于对自己孩子们的爱。“谁让这里关门,我就把孩子送给谁“这种狗屁话都能说的出来,你还能指望他们干什么呢?他们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当什么了?他们把人权当作什么了?当然,对于外界关于人权的质疑,家长们依旧有理:“如果让孩子继续沉迷于上网,他可能就会滑向犯罪的道路。那么这时是要保护他继续玩游戏的自由权还是做一个良好社会公民的权利?”

但我想家长们搞错了,你们侵犯的根本不是人权中的自由权,或者说,相对你们和杨蜀黍一同侵犯的孩子们的生命权相比,侵犯的那一点自由权根本不什么。把一个人关起来在天朝并不是什么大事,问题是,在关起来的这段时间你们都干过什么?

我不相信什么网络毒品论,我相信的是那一句话“不会教育的无能家长才能养出爱玩网游的网瘾孩子。”

你还记得你上一次和孩子谈心事什么时候吗?你还记得当孩子上网后,你除了打骂还做过什么吗?你还记得孩子们最需要的是什么吗?你还记得你上一次忙着和对象吵架时孩子在干什么吗?你还记得你在赌博打牌的时候,孩子在干些什么吗?你还记得那些吗?你还记得吗?你不记得了,你记得的是你的孩子在你粗暴的禁止他上网以后偷钱,你记得的是他开始咒骂你,你记得的是你的巴掌换来的是他的抵抗而不再是逆来顺受……你记得的是孩子隐藏住电伤的伤疤,在监视中给你下跪,对你说:对不起,妈妈(爸爸)!

看看这一片刷刷举起来的手吧!http://www.cnbeta.com/articles/91114.htm

是啊,你记得的是当你的孩子眼神呆滞,心思不明的时候对你的感激,你记得的是你自己的满足,是对自己身为失败父母所做的的一切的告别,你觉得杨蜀黍帮你成功了,你的孩子听话了,你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母亲)了!

我当然知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我不敢苟同的一点是,以自己教育失败的可怜作为筹码,将自己的孩子抛入无底的深渊。这不是父性母性的体现,这是对父亲,母亲这两个伟大词汇的践踏。

【孩子】

我并没接触任何从戒网中心出来的孩子。而且我不太想通过网络接触,因为谁知道他是个受害者还是枪手还是外界愤愤不平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呢?

但是从逃出来的几个孩子的口中我们大概可以对治疗中心的内部有所了解——分级管理啦,互相监督啦,互相揭发啦,电击啦,尿裤子啦,空白啦——最后他们给家长递一杯水,叫一声爸妈,给杨蜀黍下个跪,然后皆大欢喜,出门回家。

回家之后又干什么呢?很多不上网了,因为想到了电击,想到了尿裤子;很多人突然开始为杨蜀黍说话,当然可以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解释;也有很多过一段时间接着上网,毕竟“晚上,同学们没事就在一起聊天,商量怎么伪装,好早点出去。”——大家是心照不宣的。

可我不知道,他们出来后能否忘记在戒网中心的种种——就算是坐在网吧里酣战的也一样——那些噩梦般的日子能否散去呢?能否忘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规章制度?他们能否忘记自己曾经被电的浑身是汗,小便失禁?能否忘了自己曾经为了逃出监狱,弄虚作假,故弄玄虚?

必须承认,出了戒网中心的他们都长大了。只不过有的人在痛苦之下突然明白了父母的苦衷,有些人学会了虚伪和圆滑。可是,谁在乎“长大”的是哪一方面的?杨蜀黍和家长们所看到的,所高兴的,仅仅是一个抽象的“长大”罢了。

【杨永信和他的ECT疗法】

说实话我没看懂杨永信的电休克到底在针对什么。如果是遵循“厌恶疗法”的话,电击应该是在“患者”“犯瘾”的时候给他电击,从而使“患者”对所“瘾”的东西产生厌恶从而达到治疗目的。可是他订的那些规定有几条和“网瘾”有关呢?

那么是否可以这么认为——所谓的电休克疗法,只是作为惩戒违“规”的工具?真正的“治疗网瘾”,是靠所谓的军事管理(不服从就打),跳健康操,开联欢会,“相亲相爱一家人”?而关于上面的几点人们也不陌生——这不就是打死人的网瘾治疗中心,逼孩子跳楼逃跑的网瘾治疗中心所用的方法吗?

不,还是有不同的,杨蜀黍和其他网瘾治疗中心的负责人不同,他那件更为先进的武器——原先的电极,如今的脉冲——为“网瘾少年”们提供了更为恐怖的一个意象,但是这个恐怖意象的反面并不是不再上网,而是乖乖听话。杨蜀黍并没有靠这种东西治疗孩子们的网瘾问题,而是告诉他们:“你们要听我的话,不许坐我的凳子,把药片扔掉。否则的话大家电疗室见”——于是他们听话了,在电击的淫威之下,他们开始互相猜疑揭发,他们开始被迫的反思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忏悔,流泪,在一片欢呼,掌声之中,赢得了“新生”。

是啊,这样怎么会没有效果呢?谁敢说没有效果呢?如果我在你的脑袋上插上一根金属棒,说你是一条狗,你敢说不是我就电你,这样过上一个月,你还敢说自己是人吗?

嘿,问的就是你。
8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9条

查看全部39条回复·打开App

让孩子告别网瘾的更多书评

推荐让孩子告别网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