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朱忽成碧,一念已花开

茶茶
2009-08-17 看过
一.安如意,你不是另一个庄简

还记得金屋锦塌刘育碧似问非问“江山万里,楼台百尺,何处是心乡”;还记得铁狱铜笼庄简苍老刻下“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忆晚”;还记得行遍千山的刘玉大哭:“庄简!庄简!你是庄简吗?!”

关于《看朱成碧》的回忆是一寸相思一寸灰。也许正因此,我对《三千世界一花开》的感情难免打了折——珠玉在前。

安如意当然不是另一个庄简。

他虽不是倾国倾城貌,但气度超然,凌然于众,而庄简形容猥琐,又是痞子无赖;他是一州之王,出行便有万人簇拥,出手动辄千万,而庄简虽有太傅之名,实则如蝼蚁偷生,人人看他笑话,动辄就被打骂。

不过出自同一作者笔下,不过都被最美好的男子们爱慕着,于是我难免两相比较。然而安如意纵然风华绝代,终究不是庄简——那一个妙人!博溪也不是刘育碧或罗熬生。于是我对安如意的爱,是苍白而无感,对博溪是心疼而浅薄。唯有,那个洛云顶,当他说出“中原人有句古话叫做‘只慕鸳鸯不慕仙’的。我原本认为人生的王权富贵,成仙化神都不过是一场过往云烟。只要有一个人肯带我走,告诉我不必为王为圣,只要有我在身边就足矣了。我等了十多年都始终等不到这个人这句话。我才发觉自己真是愚蠢,心太痴。将人家的信口一句笑话当作了金玉良言。”时,我叹息这一个痴人怎么就看上了安如意呢!

二.刹那花开,一念心动

他们原是不可交集的两人,不过因他一念之差,心动成魔;他原有让人不忍直视的容颜风姿,却只精心打扮了一回,只为讨安如意的直视;他聪明绝顶步步紧逼,却终究漏算一招——与他相貌相似的洛锦姗,而为他人作嫁衣裳;他原有本事可以称王称帝,偏偏用一生心血来对付安如意……

把洛云顶的故事抽丝剥茧说来,才发现精彩决绝不下刘育碧,可是他竟比刘育碧还蠢还绝!他可说出“情缘已逝,不念旧事”,也可说着“我这人天生好妒,决不容许此人与他人有情。不杀了他永不放心”,却总也逃不过那一眼相见刹那种下的因果,那一念成魔造下业障。轮回已起,果报已定。他不是刘育碧,刘育碧能放下仇恨,他不能。

洛云顶在这书中之算得上是个反派配角,在安如意漫长生命中也许只是泯然过客。然,从这三千界的故事里大浪淘沙,我只取得这一瓢。
痴人总有痴人疼。

回头看看,我哀其不幸怒其过争,何尝不是在哀刘育碧,在怒刘育碧。

既不相见,何不相忘?

既然相欠,何不相负?

他人前人后讨人欢喜,你只便当他死了,何必牵牵挂挂?蠢。

他既然死了,你何苦千山万水寻访有他的踪迹?蠢。

你既然恋那万里江山,又何必想往“何处是心乡”?蠢。

连庄简都说:刘育碧你这样蠢,能看的住这汉室江山么?

人人都道庄简好,是啊,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妙人,妙极;可是刘育碧,也忒过蠢了些!

又想到博溪纵背着误会骂名、背着负恩的名都不忍杀安如意,唯以自杀相报,真想骂这世上的情大多相同,而蠢人却是各有各的蠢啊!

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会看《三千》,完全是因为天涯上有人推荐,因着熟悉的作者之名便迫不及待拜读了。我说过,珠玉在前,所以不甚满意。也或者是此书之前未在网络连载,没有经消费者反馈,所以读来诸多艰深晦涩坎坷。那些易经、佛偈、词曲、文藻都是极好极好的,只是快餐式的读者未必喜欢,和曲折的故事架构相比,故事的内容却稍显薄弱,撑不起那骨架子。但是,和当前被90后mm们热捧的某些网络写手相比,仍然不是一个艺术层面的东西。

笑。
1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三千世界一花開 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