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是消极的——记张大春先生的一次演讲

本来老六
2009-08-17 看过
 今遊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戹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焉。
  【遊俠列傳第六十四】

  特意查了一下,张大春先生是一九五七年生人,(这次比较有意思的是我坐在第一排,前面就是台湾演员刘德凯先生,所以在开场之前也请他签名了,他是一九五三年,原来还比张先生大四岁)也就是花甲之年了,但我觉得他似乎不过就是我高年级的一个学长,因为他的精神还是很俏皮的。
  他演讲的题目是 任侠与效忠 ,他笑谈不会讲白玉堂和展昭的阶级斗争。主要着眼于说几个问题:
  1.由史记讲侠的理解,其中自然主要结合刺客和游侠两篇,其中我觉得最为个性化的观点就是 侠不该是 路见不平一声吼的那种主动,而更多的是消极避世的。侠的核心价值在于 守诺,而不关注为了谁(简单讲可以看为不分是非不堪忠愚)。这使得我最近读张艺谋的一篇采访,张艺谋说他拍《英雄》在于说描述 士为知己者死哪怕那个知己者不配为之而死也要为之而死的 那种旺烈。虽然这个话有些绕口,我当时觉得瞬间就懂了,然后结合张大春的观点,我感觉对侠的认定如金庸所云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云云 ,那是把侠混同于新长征路上的突击手,那么号称绝对革命绝对公仆的tg可以直接改名为 侠党,或者 任侠党,日本好像是有的。

  2.提到手段对目的的异化,因为“用志不分乃神凝之”,这种把整个生命都投入的做法有时候会使得目的和结果南辕北辙。

  大致这样一个开头用去四十分钟的时间,这时候张大春先生看了一下时间说:我还没有说到 七侠五义 ,然后哄堂大笑。

  就七侠五义引申开,他说侠的 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对王权的割礼,所以北侠紫髯伯欧阳春、陷空岛老二韩彰 (彻地鼠)、“隐侠”小诸葛沈仲元才是真正的侠,本来白玉堂确实可以算,可惜私德有亏算不上。对于展昭,除了和丁家三小姐来了个性暗示很强烈的比剑之后几乎没有什么事迹可言,特别指出四爷翻江鼠蒋平偷韩彰解药搭救公务员张龙赵虎算是欺师灭祖的行为,我几乎是百分之一百赞同,包括白玉堂部分。

  然后就小说技术手段他提出 闲中着色 这种推迟主要情节的重复手段有其独特的艺术魅力,他特意选了“白玉堂吃鱼”的例子,并指出目前阅读中这种世故人情,社会关系的勾勒以及一些客观市井生活必备知识的描述更令他喜欢。

  不过显然这个部分由于时间他仅仅举了一个例子,他也致歉说这本来应该是两个讲演的题目放在了一起自然就颇为仓促。

  最后他强调的就是侠是倡导远离核心但不创建核心,这个在我以前的想法该更接近于 隐,更发挥的是,原来侠便是陶渊明,这种想法令我颇有柳暗花明的喜悦。

  之后我特意请张大春先生在我带去的三侠五义 吃鱼那一段签了一个 春字,他也非常高兴我竟然如此凑趣,于是便结束了这场非常好玩的访谈。
1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張大春的文學意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