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不过是一张饭票

那厮
2009-08-17 看过

       一头狼面对一座大城,泪眼汪汪地溜达着……
    该进去的,进去了;不该进去的,也进去了。
隐隐约约听到一片公狼、母狼诱惑而嘹亮的宣言:呜……呜……,宣言似乎有两个声部:一个声部的主题是“进来,进来,快进来” ,另一个声部分明在表达另一个意愿,“出去,出去,求求你了,放我出去!”
    好多人劝俺们也进去,俺们围着那地儿转了三圈,那地儿的名字叫围城。俺们在心里敲着小鼓,把不同颜色的小旗打得七上八下,有时候是红旗,有时候是白旗,是继续红旗招展占山为王继续一个人的单身抗战,还是挑起白旗向高高的城楼上的烂灿花枝顶礼投诚?
俺们狐疑,俺们狼顾。俺们狐疑于成家之后到底谁当头谁统治谁,狐疑于那些已经身在围城的同志们是不是下了一个套,把一个伟大的陷阱吹嘘成无限美好的仙境,让俺们迷迷糊糊地陷进去被套牢?俺们狼顾,狼顾于一头钻进去是不是一桩划算的买卖,传说中那个飘满肉香的地方是否有更凶猛的大型肉食动物。
    俺们是聪明的,狡猾的,俺们化装,俺们夹起尾巴装狗去那城里一趟,0距离观察那些狼狼狗狗们二狼世界乃至三狼世界,俺们发现:童话中“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好像,好像那些浪漫那的种类都是那样眼睛上围了一块粉色布料摇晃着幸福的小尾巴进去的,那些大唱并崇尚“征服”的种类怎样在那个城里面把曾经“亲爱的最亲爱的”征服得血肉模糊,那些海誓山盟把胸脯拍得咣咣直响的种类怎样被“领导”当贼一样防范着。那些提倡婚前协议的、开办情感银行的,似乎都在惨淡经营中坐困愁城,似乎有一个共同的态度在无限弥散:“凑合着过吧!”
    狼犯迷糊,觉得自己特没文化,特别害怕,狼决定恶补,用最先进的婚姻只是把自己从尾巴根一只武装到牙齿,成为一头久经情感考验的革命牌老战士——铁甲狼!把自己武装起来,把自己操练起来。武装过的狼有了新的发现:成精的婚姻是一张长期饭票,曾经的夫妻关系原来是困境高压下的合作组……
    当狼的面前展开一本叫做《婚姻》的书的时候,狼扯了嗓子嚎啕大哭:因为不管是城里面的还是城外面的强壮的种类都在嚎叫。私心越是坚强地跳动,嚎叫的声响越响遏行云。哭着喊着要爱情的种类,被最强劲的失落感吞没的种类;城内城外忘我磨合犬牙交错的种类,咬紧牙关磨损极端严重严重磨得实在受不了了秘密逃亡的种类……狼茫然四顾:城管呢?那些抬轿子的、贴喜字的,摇唇鼓舌祝福的,都哪去了?追踪、在追踪,原来那些欢欢喜喜凑热闹的,每一个也都一屁股饥荒……
    狼对着那大城仰天长啸,狼看见无数的狼结伴而来,围困着那城,里面的狼也彼此呼应着,嚎叫着,那城固若金汤,在无限的时光中建筑、解体、陷落。城把狼困住了,狼吧城也困住了,鏖战又鏖战,继续吧!或许那是已经重复了几千年的旧事,或许又是一场连绵不绝常打常新的战争……
7 有用
1 没用
婚姻 婚姻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婚姻的更多书评

推荐婚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