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现代人的病例与扎西的药方 作者:罗拉拉

鼹鼠
2009-08-17 看过

  《把车开到西藏去》,邓文钊著,台海出版社2009年5月第一版,25.00元 

  都市快节奏的生活过久了,写字楼里待久了,许多人都患有心灵干燥症以及圈养症。“心灵干燥症”好理解,说的是心灵缺水,只记得一些死掉的教条和不得不做的事情,让生活失去了弹性,变得不可变通。所谓“圈养症”稍加解释你也会明白:人作为高级动物也是自然界生物之一种,却完全丧失野性,天之大地之阔,行走其间的你只会转圈、做规定动作,换个方式就完全不知所措…… 

  去西藏旅游的人有想去尝鲜的,有想去解闷的,也有想去康复的……不过真正意识到自己心灵疾患和生活痼疾的人毕竟是少数,花了不太少的银子去了那么高那么远的地方,只想着看得多一点,玩得“值”一些。 

  在西藏开旅游车的扎西顿珠在司机中大概是个“异类”,貌似“彪形大汉”的他心思细腻,擅长“读心术”。《把车开到西藏去》看似只是扎西师傅的游记随笔,在我看来倒也是都市人的病例合集,一部《西藏变形记》。这些我们平素司空见惯的人和事,到了青藏高原之上,呈现在高高的蓝天白云之下,竟如同放在显微镜下一般是那么变形夸张、可笑可叹。 

  病例一:闷闷不乐的阿俊跑到西藏来要当喇嘛,其背后却是他因为忙生意而冷落了妻子不得已离婚了。 

  扎西的药方:先恶骂一通:“瞧你那么屁大点的破生意就把你忙得连家都不要了,那么多一国之君还知道只要美人呢。你算什么东西?……怎么办?给我滚回去。”再悄悄说和,背着阿俊给他太太打了电话,那边一听说情况就哇地一下哭出声来……他俩复婚了。 

  病例二:一位到青藏高原还穿着高跟鞋的上海姑娘,在一望无际的高原上非得找到厕所才能“方便”,找到厕所了却又嫌脏不肯上……在同伴们决定了目的地之后,她又因为嫌条件太差而不肯去,与另三个同伴哭闹争吵了很久…… 

  扎西的药方:“那三件冲锋衣已坐在车上,高跟鞋却在不远处发呆。车内是那样的安静,我忽然抓起高跟鞋的背包将它扔出窗外,一踩油门扬起一片灰尘。”“我至今尚未为那一举动感到任何的歉疚,甚至觉得我有可能通过这一举动拯救了一个人。” 

  病例三:扎西师傅正在与哲学老师探讨哲学,开心论及“审美的感官”,一旁的“贵宾”看不过去了,她咂起嘴来:“……感官是哪个级别的官啊,是处级还是局级呀。”最后她还在一场争执后亮了自己的底牌:“你知道我老公是什么人吗?是你们市的副秘书长。” 

  扎西的药方:知道这是不治之症,扎西这回只是腹诽:“哇塞,原来这就是贵宾呀。不过我还真的不知道副秘书长是个多大的官,是处级呢还是局级。我听说东北的铁岭盛产副秘书长,去赵本山他们生产队随便一撸能撸二十多个。看来这年头贵的东西真的太多了。” 

  病例太多,我就不一一例举了,有兴趣的读者还是去看全书吧。毕竟书里不仅仅有这些西藏病人,更有好风景、好风情和好心情。 

  我相信,常常有着好心情的扎西师傅是微笑着看这一切的。他同情理解、怜悯叹息,但这并不表明他没有自己的态度。“多大的事啊?”作为一个长得像藏人的南京人,他一定在心里这么想;而作为一个喜欢“人生的捉摸不定”的野性未驯的人,他也许只会在这些定型的人和人生面前摇摇头,然后开着他的越野车又上路了。西藏只是他的某一站,下一站还是未知数。

  转自中华读书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把车开到西藏去的更多书评

推荐把车开到西藏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