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的圣地

桃双喜
2009-08-17 看过
今天凌晨5点入睡,上午半梦半醒地赖到中午12点,陪六六玩耍半个小时,烧热开水冲雀巢,切牛奶土司放在开着黄色花朵的盘子里。我躺在沙发上看书,六六就一直趴在我脚边玩球。

很久没有这样安静地阅读,从烈日炎炎到暴雨倾盆,后来夜色降临,我从沙发上昏沉沉地爬起来,开灯做饭。

大学时故作姿态地颓丧过很长时间。夜夜在昏暗的酒吧角落守着一盏孤灯阅读安妮宝贝,也在“老街”厚厚的留言本里写一堆类似安妮的文字,喜欢过桀骜颓废的男人,也被温暖干净的男人爱过。可是不懂自省和包容。那时的我,很像一头拴着锁链的幼小野兽,看得到外面的原野,却无法奔跑,暴躁地伤害靠近身边的每个人。

对我而言,安妮宝贝是年少的情节,在一段芜杂慌乱的过去中不离不弃。

06年4月,《莲花》刚面市,我就迫不及待地买回来。彼时,我在教书,早起晚睡,每天充实美满,有稳定的爱情、坚定的方向。已经不再看安妮的旧书,看《莲花》时跳过书里大量的关于途中所见的描写和他们的自省思考,只看情节。所以,只是一次粗心浅薄的翻书而已。

LH去拉萨前提起墨脱。我只觉得这两个音节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脑海中闪过云雾缭绕的画面。

这是第二次翻《莲花》。庆昭清醒、善生淡薄、内河偏执,他们最相似的,是冷酷,内心有巨大创口的人,无论如何都无法温暖。因此,他们可以漠视繁华、虚妄、荣誉、耻辱,从而得到穿越峡谷、密林以及所有凶险的力量。4天的步行穿越,似乎是庆昭和善生相伴,其实更像是庆昭观望着善生和内河从年少的如影随行至三十而立的这十几年时而疏离时而亲密一体的人生。

内河短暂激越的生命,是我阅读后最大的震撼。她如同提早盛放的花朵,华丽地伸展,肆无忌惮地用尽力气爱着,同时也过早地透支着爱的配额。她一路流浪,始终背负着年少时那场悲剧的阴影和伤痕。在各处,她都在寻找安宁救赎。也许,只有善生才是。他们是彼此的救赎。可是内河早就没有退路,她只能继续向前,活在别处。

我总是爱着如同苏内河一般执着的女子,她让我想起年少的三毛,为爱奔走天涯。也许当初的出走不可避免有逃避的因素,但后来的旅程往往充满思索,甚至从某处往某处的迁徙逐渐变成生命的习惯。永远在路上的人,那样孤单的勇气,是我可望不可及的。

而庆昭。某些时候,我看着庆昭,恍惚触碰到自己的灵魂。寡淡清冷的庆昭,“不属于喧嚣热腾的人群和白日”……她一定有隐秘的伤口,却深深地埋藏,不让别人看到,也不让自己记得。
1 有用
2 没用
莲花 莲花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莲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莲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