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柯恩兄弟到《有話好好說》——從愈努力愈墮落的加速落體到狗尾續貂的懸崖勒馬

微不足道
2009-08-16 看过
       閱讀奧田英朗的作品書寫,在日系的作品系列中,具備極強的更改作影像化的潛質。這種潛質,並非是以注重高節奏推進,跳躍敘述而犧牲人物心理描述來實現的。這兩者在奧田英朗的作品中可謂均未曾偏廢。

       《最惡》中構思的故事,是三個原本毫不相關的不同人生軌跡的人物,因為一些突發的事件,出現了改變對生存狀況的契機(同時處理的不當也可能是危機)——,鐵電加工廠的小老板的平淡經營中出現了購置新設備以擴大經營規模的機會、每天在鋼珠店混日子的小混混找到了搭檔因此有可能靠偷盜發一筆橫財、不安於現狀銀行櫃面小姐因為被上司性騷擾與不愿淪為權利鬥爭的棋子有將一直暗藏於內心的辭去銀行工作的想法轉為實際行動的機遇,但同時,鐵工廠老闆有貸款的擔憂和周圍鄰居投訴的煩惱,小混混被黑道幾番勒索并被同夥出賣,銀行女職員又煩惱於無法順利找到一個與銀行相似穩定的職務,希望的藍圖與現實的殘酷之間的落差構成了整部作品中三位主角行動的目標(彌補落差)以及內心煩躁不安的由來。

       由於作者很善於從細小的環節來著筆,因此“改變還是維持,堅持改變還是終止改變?”這一貫穿作品始終的線索同樣關聯起了緊迫急促的敘事與積跬累涓的心理刻畫。


        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人類總是具有改變現狀的意願,這種願望的實際行動化,以及在實際行動時所遇到的障礙必然使原先還猶豫不決的行動主體反而對自己改變現狀的目標的意志更為堅決,因此所採取的手段也就慢慢的向更出格的方向前行。

       柯恩兄弟的電影,往往都是一群向某一目標前行因為屢屢度受到意外挫敗而使自己的行為乖張起來,甚至在高潮處達到了只求某一種行為得到實現的執拗,至於這種行為本來的目的則幾乎差不多被遺忘乾淨的弔詭場面。
在柯恩兄弟的《冰血暴》《米勒的十字路口》《老無所依》《閱后即焚》等電影中,都呈現出作者這種愈努力愈墮落的黑色人生笑劇。只不過,奧田英朗的打劫銀行讓老實人瘋狂了一把的劇本,還不及柯恩兄弟那麼黑色荒誕絕望,頂多是像《有話好好說》裡面李保田被逼得想殺人,姜文卻良心發現一樣,留下了懸崖勒馬的“偽善“,也就顯現出儒教國家十行其九也停留的“假惡化”(等同於其一出出”偽善“的鬧劇)。”最惡化“也就化成了“偽惡化”。

       讚歎於奧田英朗劇本的智慧編排,唯一的奢望是一個很智慧的作者《最惡》的”偽惡“開端后,能夠絕情一點,在《邪魔》乃至《持續勃起》《尖端恐懼》《六宅一生》中能賦我”徹頭徹尾的絕望“的閱讀體驗。




       
3 有用
1 没用
最惡 最惡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最惡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