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根基的房角石

快乐如鱼
2009-08-16 看过
“匠人所弃的石头,却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
美国先锋投资基金的创始人约翰• 博格在其新书《够了:金钱、商业和生命的真正尺度》(Enough. True Measures of Money, Business, and Life)总结自己的成功经验,在於找到了《圣经》诗篇中这块石头(p.178)。按理说,石匠专与石头打交道的,应该是最了解石头的用处的,但现代的匠人——博格在本书中极力批判的华尔街的精英与理财代表,却被功利所蒙蔽了慧眼,丢弃了最有价值的石头。
房角石,是整个建筑物中最重要、最关键的部位,支撑着整个上层建筑。博格在总结自己创办先锋基金的经验——开发最简单、成本最低的基金产品,让投资者拥有风险最低的股市回报,其实也在重新呼唤建立在十八世纪亚当斯密树立的道德情操论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灵魂(或者说韦伯所言的在新教伦理基础上的加尔文派的“天职”),对二十一世纪丧失灵魂的华尔街与高薪的CEO大加鞭鞑。本书英文版出版在全球金融风暴爆发前的2007年底,所以今天在经历了华尔街复杂金融衍生产品的崩溃(参见本刊263期?《金融市场的长尾与突变》)、奥巴马政府对金融企业CEO限制薪酬等事件之后,尤其显出作者深厚的社会洞察力(专门为中文版赚些的序言则写于2009年4月)。
博格本书不是总结他的投资策略,其实他的策略比巴菲特的主动投资还要简单与质朴,那就是指数化投资。指数化投资并非像主动投资那样试图战胜市场(即使是巴菲特这样的高手也只能通过长期投资略微跑赢市场),而是以每年加总只有0.1% - 0.2%的成本而胜过那些在管理费之外还要收取盈余部分的20%的对冲基金。2008 年指数化投资显示出明显优势。低成本、低换手率、零佣金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表现超出所有股票型基金近70%,超出美国所有大型股基金(公认为一种更合理的比较对象)60%以上。
博格被《时代》杂志评选为“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100位人物”,不仅在于其创办的先锋基金让千家万户的家庭财富有了稳定增长的机会,更在于其信仰仆人式领导的保守主义成为美国金融业的中流砥柱。在本书中他要批评的是整个华尔街道德水平的沦丧,尤其是基金经理与理财人员为了赚取高额的管理费和中介费,不断设计越加复杂的金融产品。在越来越平的世界里,华尔街的这些产品也通过香港的理财经理被推销到内地,例如《南方周末》就报道有多名事业有成的内地企业家因购买了高风险的“累计股票期权”产品而血本无归http://www.infzm.com/content/29893/0,网络上则报道香港一些名声卓越的银行通过私人理财业务向内地销售据称“保底”的投资品种,结果让这些私人理财客户蚀本。而专业投资者,如中信泰富、富商黄鸿年等也纷纷栽倒在这些衍生金融产品上,例如黄鸿年在去年10月就亏损10亿元,入禀香港高庭起诉花旗集团,声称花旗集团的追踪与管制系统有问题,以致银行职员多次向他提供“不正确资料”,造成他无从判断哪个数字正确,暴露更多的金融风险,无法明智地作进一步行动,而不得不平仓亏损。
在金融工程变成我们这个时代的奇迹,并浪费大量的社会最顶尖的精英人士时,本书中文版将书名翻译成《博格长赢投资之道》(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似乎有些买椟还珠。博格在本书77页批评出版业的盈利驱动越来越超越“编辑业”,侵害了新闻业,这个观察与制度学派Thornton教授《管理学院学报》的定量化研究结果相当地一致,从中文书名的媚俗化,也可以看到中国出版业与美国一样,编辑的专业价值正让位于商业化逻辑!而博格本人的英文书名《够了》才真正点出华尔街开发的各种个人理财产品看似复杂而无风险,其实是“慢慢杀死你”的本质!
根据上海万得资讯科技有限公司的数据,有研究人员发现,中国银行业所出售的理财产品的数量,从2008年初的约200种突然增加到去年年中的约500种,到去年第三季度则突破了800种。如何在这么多产品中选择理财产品呢?博格提醒投资者避开所谓的金融创新产品,而是投资简单的指数型基金产品。为什么呢?因为大部分金融创新工具的设计目的在于充实创新者的腰包,而非投资者。想想需要向出售抵押贷款支持债券的销售人员、服务机构、银行、承销商和经销商支付的多层费用吧。这些新产品(例如信用违约掉期)在2005-2007年间令其销售者富裕起来,但持有这些产品的客户在2008年损失惨重。博格叹道:“我们的金融体系是由一个庞大的市场机器所驱动,其中卖方和买方的利益存在直接冲突。卖方仍然享有信息优势,几乎总是胜出。”学术研究中,阿尔伯塔大学Lounsbury教授在2007年的《管理学院学报》的经典文章《双城记:基金产业专业化中的竞争性逻辑与实践》(Lounsbury, 2007)指出,基金(理财)产业在上个世纪初由波士顿地区的基金经理主导,这些地区的基金经理更注重委托人与代理人间的信托关系;但八十年代纽约地区的基金经理的崛起改变了理财业的格局,信托关系让位於竞争性逻辑,纽约的基金经理更注重的短期绩效增长,通过规模的扩大以赢取更多的基金管理费。
和博格一样,耶鲁大学投资总监斯文森也推荐最简单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因为这些基金产品低成本、低税负、而且充分模拟市场。斯文森也认为投资者如果能回避主动管理型基金,并选择为客户着想的共同基金管理人,就为取得投资成功创造了前提条件。这位管理着耶鲁大学140多亿美元的捐赠资产,并让耶鲁大学在过去的20年里的年收益率达到16.1%的投资奇才,在《不落俗套的成功——最好的个人投资方法》一书中,他建议通过EFT基金将持有单个股票的风险,在有效“持有”整个股票市场中得到了化解——每只股票都根据其市场价值得到了加权平均。“当我们这么投资的时候,神奇的结果就出现了。我们既消除了持有某几只股票所带来的风险,同时,也规避了聘用的投资经理人会让我们破产的风险。”
事实上,中国A股市场的ETF虽然品种不多,但买卖方便,今年的牛市中也跑赢许多名目花哨的基金,工薪阶层最好的投资策略就是,每月将固定的资金投入ETF(例如收入的十分之一),不仅可以熨平股市波动所造成的风险,而且不会错过任何投资时机。问题是,这样有效的投资建议不会出现在银行理财人员的推荐中(因为这样他们赚不到任何手续费),也不会出现在报刊理财版的各种“软文”中(他们要从各种基金推荐的各种复杂投资策略中收取版面费)。想想沃尔玛是否会做广告,一切产品都低价本身就说明了一切。ETF等指数型基金为了保持低成本,也不做广告。博格创立的先锋基金从1975年的1100万资产开始,到现在管理着高达9500亿美元的资产,本身就说明他的房角石在哪里。
但即使匠人们有一双慧眼,但如果他利欲熏心,同样也会错失重要的石头:“如果金融资本主义和现代技术被滥用到赤裸裸的贪婪主义之中,那么市场将会变得异常。只有资本家可以杀死资本主义,但是我们的社会体系不能承载我们最近所看到的那种泛滥情况,也不能承载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更多的金融和社会分化问题。我们现在看到,在我们的公司和金融市场中,商业标准已经超越了职业标准,而且前者严重泛滥,后者远远不足。” 为此,上月奥巴马公布了可能是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大规模的监管改革方案,从华尔街银行、到保险商以及通用电气,美国各大企业都将面临着监管方式的根本改变。奥巴马将放弃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及前几届政府任内“和风细雨式监管”,他表示:“一种不负责任的文化从华尔街蔓延到华盛顿,再到普通民众……而基本上是在大萧条这一20世纪的经济危机之后设立的监管体制,被21世纪全球经济的速度、范围和复杂性所压倒。”

《圣经》金句:“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在锡安放一块石头,作为根基,是试验过的石头,是稳固根基,宝贵的房角石……。(赛28:16)”奥巴马能找到资本主义的房角石吗?回想博格在《华尔街日报》的呼吁:“两千多年前,罗马演说家加图指出,人类本性中一定有很多愚蠢的特质,否则人们不会千百次地落入相同的圈套;虽然人们还记得过去的不幸遭遇,他们却继续追逐并鼓励那些导致其不幸的因素,而那又会带来新的不幸。2008年的市场状况则再次证明了他的预言,也许这些多次重复的深刻教训能够帮助投资者避免2009年和以后再犯下类似的错误吧。”
只有投资者与理财经理们克服资本主义的贪婪,才能找到这块可贵的房角石,找回华尔街的良心。在中国物欲横流、充满权钱交易的达尔文式资本主义中,找到这样的房角石也同样弥足珍贵!

参考文献:
Lounsbury, M. 2007. A tale of two cities: Competing logics and practice variation in the professionalizing of mutual funds.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50(2): 289-307.
Thornton, P. H. 2002. The rise of the corporation in a craft industry: Conflict and conformity in institutional logics.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45(1): 81-101.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博格长赢投资之道的更多书评

推荐博格长赢投资之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