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梁陈两位先生,你们当年遇到的不是孙文。

毛豆米子
2009-08-16 看过
“五十年后,历史将证明你是错的,我是对的。”是的,梁先生你是对的。人口密集、交通拥堵、文物毁损、劳民伤财,所有这些全都被你不幸言中。五十年后,你的预言一一实现,五十年后,失去的一切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五十年后,世间再无梁思成。你的正确,从被否决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失去了意义,岁月的磨洗不过是让它凸显了一个时代的悲哀。

历史能为你证明什么?它从来就是一部个人意志凌驾于公众利益的历史。说穿了,历史就是在撞大运,遇上秦始皇这样的,横征暴敛,好歹给世人留了道长城,撞上洪秀全这样的,杀人放火,最终让南京剩了片焦土。什么故宫,什么后海,什么皇城根,什么四合院,我们所拥有的,不过都是侥幸。

把行政中心放到西郊,月坛以西公主坟以东,因为当时这里是一片空地,与老城相距不远,在这里建设可免去老城区大规模的拆迁安置,从而避免了费时、费力、毁损文物、劳民伤财,也为将来的发展留够了储备空间,同时还预防了城内上班城外居住所带来的交通压力。城墙内的老北京作为一个完整的历史文化名城加以保护和修缮。如此“古今兼顾,新旧两利”,让北京得以健康、平衡、可持续地向着现代化首都迈进的建设思路,便是梁思成和当时参与过大伦敦规划后归国不久的陈占祥向当局共同提出的建议,史称“梁陈方案”。仔细看看这份方案吧,要有多无私才能设计得如此科学合理兼具人文关怀,又要有多天真才会将此建议自费印刷上百份递交给当时的当权者们。

书中还收录了梁思成的两封书信,一封是写给当时的北京市长聂荣臻的,另一封是写给周恩来总理的。言辞恳切,不卑不亢,知识分子的良心与责任跃然纸上,可字里行间却渗透着同样属于知识分子的无奈与凄凉。两封信,看得我潸然泪下。六十年了,曾经的错误并没有得到反省,反而以一种更畸形的方式愈演愈烈。不止在北京,中国的每个城市都在上演,从未消停。南京,老城南正在消失,汉口路以西正遭受威胁,我们已经没有梁思成,有资格说话的专家大牛选择噤声,仅有的一点呼喊挡不住推土机的巨轮。为什么不说话,莫非丧失发声能力正是获得出声权力的代价?

两万五千字的文本,两张严谨精确的手绘图,永远无法实现的乌托邦。它告诉我们,六十年前,曾经有这样一种可能,一个让泱泱大国的首都更加美好的可能,但是因为没有被选择,所以从此以后,那只是一种仅供追想却无法企及的可能。

也许,上帝在造人的时候内置了一道自我设障的程序。于个人,是感性给理性设置障碍,于种群,是愚人为智者设置障碍。人类就在这种种障碍间拉拉扯扯磕磕绊绊,不然就走得太快了,在灭绝前就走到了宇宙的尽头。不信去看文明史,当文明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被野蛮征服,而当野蛮也开始认同、欣赏甚至崇拜文明的时候,又会有新的野蛮部落入侵。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走得慢些,走得慢就永远走不到头,走不到头就永远有希望,有希望可以乐观,真到头了面对的却是无尽的空虚。这样想,是不是就不会难过了?

就让那些可笑又可悲的怪物们留着吧,许多年以后,它们也会成为文物,它们也见证了一段历史,它们会告诉人们,无知和自私也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力量,在每个人的血液里流淌。

可是梁思成,在长安左门和长安右门被拆除的时候流泪了;可是陈占祥,解放前夕已购得离开大陆机票,却被解放军严明的军纪打动,以致痛哭失声,将机票撕得粉碎。他们,永远地被辜负了。

可惜梁陈两位先生,你们当年遇到的不是孙文。
50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0条

查看全部30条回复·打开App

梁陈方案与北京的更多书评

推荐梁陈方案与北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