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 四 重 奏 、看 冷 暖 人 生 —— 《四重音》祝福评

无法治愈了
2009-08-15 看过
好吧,我承认我很懒,直接发过来了....

---------------------------------------------------------------------

◇ ◆ 小璨话唠 ◆ ◇

哈哈哈 , 虽然说当时的签书很辛苦, 但是最后签书的我们可以不用担心后面有人催促,可以聊短短的几句,这样是不是可以算小小的福利哦。我记得我抱着二十几本《四重音》过去签书的时候,宾妮好可爱的,有点不可置信把。中间我还谋私利让她在纸上给我签名,HOHO。我知道啦,我的璨字很难写,不过,宾妮写对了,很高兴, 呵呵。

回来后,我一直在想,当时的宾妮是在怎样的心情下写的《四重音》,写下那样脆弱的生命,和那样沉痛的故事。

四只猫,四种未来,四种象征,四种希望,以及四种不同却又相似的结局。

这样的一个故事,让我看到另一个世界,另一种生物的心灵和生活。

-----------------------------------
You have to bury all the love is better than
------------------------------------

◆ 鲁斯特 • 莫莉 ◆ ◇

鲁斯特,这样一个带有凶兆的猫咪。第一个离开黑猫,第一个体会世间冷暖,第一个体会死亡的猫咪,它是我在四兄妹中最为喜爱的,仅仅是因为心疼,又或者是因为它给我的感觉太近似于一个孩子,一个遭受排挤的孩子。

“不要怕,孩子,这是人类的世界,你一定敢要依靠着人类活下去,不要像你的爸爸那样。

你活着,你爸爸才活着。”

鲁斯特是什么样子呢?毛色不纯的白猫、蓝绿色的眼睛、很瘦、头上有两道蔓延开来的黑色阴影、从身后一直蔓延到前额。这样的一只猫,不是鲁斯特,他只是鲁斯特的父亲,一个不屑于向人类乞讨,然后因为人类而死亡的不吉之猫。但是我却能凭借父亲的影子来描绘出一个小小的翻版,那个小小的鲁斯特,那个最像父亲的小猫。

黑猫早就深深的体会到人类对他们生存的重要性,人可以毁灭他们,也可以造就他们。一切的选择,只是在于他们能否取悦人。

当陈陶第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传说具有感知能力的黑猫似乎真的感应到了属于鲁斯特的命运,因为在那一刻,她就决定要把鲁斯特交付给这个叫陈陶的男子,即使,只是被当做一件顺手讨别人欢喜的礼物。那个时候的黑猫,是否只是想让鲁斯特有一个栖身地,是否只是想让他提前学会适应跟随人类的生活,那样,可以保存下属于父亲的特征和生命呢?但是,鲁斯特离开的时候,黑猫是否预知到未来某一天鲁斯特的死亡?即使有,那又是所谓的属于鲁斯特的命运么?


“趁着黑暗,鲁斯特肆无忌惮地寻找着往日的气息。然而那个平日里冰冷寡言的男人俯身下来,那张疲惫的脸染上一层月光,是淡黄色的温暖。他有所触动地拎起鲁斯特,放在他的肩头,而后朝莫莉的房间看去。莫莉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像是一个害怕被人伤害的茧。

白日的刻意犀利早已烟消云散。

小坏姑娘。看见没。社言轻轻地说。你真像你的大坏姑娘。白天都故意那么讨厌,夜里就变成另一个模样。”

我喜欢背后有故事的人,就好像莫莉喜欢不完美的事物一样。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知道并且确定社言是一直关系并且喜欢莫莉的。但是莫莉这个身后有着一个巨大故事的人,才是最让我好奇的。是什么,让她像一个孩子一样需要保护,需要照顾,但是又假装坚强和强势。故做的老练,夸张的装扮,都只会让我感觉她的脆弱而已,那样一层防护膜,是在经历过什么,才能铸造的。

在经历了这些日子,是否鲁斯特也知道了去寻求温暖。总是有人说,夜晚是有精灵出没的,所以可以让所有的人变得纯真,消除那些戾气,变得温顺。这一刻的所有人,不管是变得温柔的社言、需要温暖的鲁斯特还是害怕受伤的莫莉,都是最自然,最真实的存在着。


“陆分站起来,他看着相机里的图片。他刚好拍到了莫莉低头略为惊慌地看见朝她身上扑来的鲁斯特的那一幕。背后荒凉寂静的灰色调工厂。温柔而尖锐的素颜美人。一团色彩斑斓的小猫。莫莉的镇定中带着略微的惊恐,但嘴角却挂着依稀的笑。那混合着期待与惊慌的目光,被完美定格在灰色调子里。”

我想,世上最美美不过自然美。
莫莉一直试图用浓妆艳抹来掩饰背后的自己,但那天的轻装上阵反而更加凸显了本身所拥有的气质和潜质。鲁斯特的突然出现,必然是她没有想到的,那一刻内心混杂的惊慌,担忧,但转瞬间的调皮,惊讶,这样一番精彩的心理表现也只会在第一感觉下展现在脸上,来不及掩饰,已经被陆分定格下来。

那时彩色的鲁斯特,是幸运神,是小福星。


“只是无人听得懂鲁斯特的话语。社言亦不可。他只是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就像大多数的人一样,向一处沉默的树洞,或者无法回应的动物说起毫无逻辑的话语。”

我在想,我不曾向别人倾诉已经有了多久的时间。小沫沫说,他感觉我过的不好,我说我习惯压抑自己。他说压抑自己不好。我想,压抑是由一个个小故事聚集起来的,而我,已经不会对别人讲我的故事,所以就聚集起来了,那么我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了。
对啊,这么多倾诉里,不存在对人的倾诉。你可以对一株植物,对一个动物,甚至任何一个非人类的生物都可以,惟独不能是人。因为人是最狡猾的动物,他们的话语可以是浸在毒汁里的,即使真的不是有心,但也却是可以杀人不见血。

其实,动物真的是有灵性的,它们可以听得懂你说的话,在你的怀里时,它们可以感受到你的心跳。但是,你不一定能听懂它们的安慰,听得懂它们的对话,更不会看清它们内心想的是什么。
我想,我可以试着去养一种有灵性的动物,比如猫。


“她们回到房间。莫莉抱着被子又睡了下去。鲁斯特在地板上蹲了好一会儿,她看着莫莉沉静的脸。她不悲伤。也不雀跃。她习以为常。像是每一个日出时她的脸那般洁净。沉静。眉头舒展开来。没有痛苦与不甘。嘴角平缓。并不高兴。莫莉忽然翻过身去,对着另一边。鲁斯特看不见莫莉的脸了。她忽然很想一直看着这个人类荒唐表情,于是不顾一切地跳上茉莉的床。

这张气味复杂的床,她轻轻地踩着边角,仿若尘埃。”

猫果然是有灵性的动物,她敏锐的感觉到在莫莉的内心一定不像表面那样冷静。她试图一点点看透莫莉那内心的痛苦和不甘,甚至,想要去研究这个大坏姑娘。

我想,人还是比较敏锐的把。即使,莫莉知晓一只猫不会看懂什么,不会明白什么,却还是用一个转身来躲避猫咪那研究的眼神。那么,背后的她,是什么表情我们就无从得知了。

鲁斯特在被赶下床之后是不甘的,在它的心中,它并不存在什么等级之类的认知。它认为的是,陈陶这样的人都能上莫莉的床,在莫莉的床上,已经沾染了太多,而它,这个陪着莫莉的人,这个不会伤害她的人,这个只是想对她一探究竟的人,却不被允许上这张床,这样的时候,鲁斯特的内心,是否会有不知名的委屈,或者说是更大的困惑。

“你与我在一起,不过是因为我们都寂寞。你是只寂寞的猫。我是个寂寞的人。寂寞。”

我无数次问自己,寂寞,是什么,就像现在这样,一个人么?还是只是无法找人讲述内心才叫寂寞。那么,我喜欢这个叫寂寞的名词,它极大限度的表现了一种安静后呈现的虚无。
寂寞的人在一起,我想是不会消磁掉他们彼此内心的寂寞,但是,在感受到身边有温热的感觉时,那样一种还有人在身边的感觉,足够他们去放心的入睡。


“讨厌,但讨厌不代表我不喜欢你。
其实你也讨厌我,但你又离不开我,对不对。”

莫莉始终还是一个脆弱的小姑娘而已,看在这里的时,我还是不知道她再次遭受到了什么,但是我能体会到她那种内心的悲凉,那种对自己内心的嘲讽,感知别人的讨厌,就这样一点点聚集在内心,到某一天,得到证实,然后会整个人崩溃的。


“那些光线就这样刺痛她的泪腺。

她仍然摆着光怪陆离的姿势,眼泪却无法抑制地掉落。她心里尖叫着。我只是想小花糕。不是想他。慌乱。我慌乱的样子很好看。无数次局从脑海里飞过。她不停地想,陆分,快按快门呀。至少证明我没有白费力气。至少证明我就算被那么多痛苦袭击,我也依然能维持着表象的惊艳。是不是。这已经是我最后的一点尊严了。我不是一直都在维持着我的尊严么?

恩。好好的。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自己永远是这个样子,不要被岁月改变。否则我就输了。”

陆分说,社言说,慌乱下的她是最美的。但是她没有理解到的意思是,那种慌乱是因为展现出了她很久不曾出现的自然,所以才美丽。
那之后的摄影,她努力的在回忆着那些过去的故事,那些沉痛的,悲伤的故事,为的是想引发出自己的慌乱。但是那些太过沉痛的故事,却只是让她感到悲哀,让她想哭,内心的那种沉痛干不可抑制,但是表面上的她,却又在维持那份骄傲和仅剩的尊严。那么顽固,自然,也就拿不出那种自然的效果。所呈现出来的,也只能是表里不一而已了。对的,那种表里不一,用来欺骗现在的自己,也在试图用伪装来欺骗这个世界。

男人果然永远是女人的致命伤。不怎么清晰的故事,却告诉了我年少时的莫莉,真的如夜晚展现出来的那般单纯,安静。只是单纯的喜欢上一个男生,只是想好好和他在一起。甚至,不惜告诉她自己曾经背后的不堪,只是为了未来的恒久。
但是,男人呢,他永远会是一个让女人伤心,绝望的动物。

受伤后的莫莉,用一种表象来维持着自己所谓的尊严,她想要表达着自己的坚强,和对曾经的伤口是不屑的。但那样可以的维持,只让我感觉更加的在意而已。
现在,在她的心目中,唯一的武器只有她的外貌和青春。她留不住青春, 只能用外貌展现虚假的青春。如果,她再次找到一个好的男子,即使老了,还不算输,只是她太贪心,她想要的不止这样的简单。


“我奉献的人不会爱我。而爱我的人经不起别人的奉献。”


我想到莫莉是一个背后有着故事的女人,却没有想到她的两个故事是如此的像一个环,衔接在一起, 将她之前的故事验证在另一个姑娘的身上,却是让她失去了另外一个爱他的那人,位的,只是“责任”二字。

我反复的品味这句话,当时的莫莉,心里透出来的悲伤是有多浓厚,她放弃了那么多,换回来的就是这样一个始终被放弃的结局?
她不甘心,我也不甘心。
为什么,她奉献的男人不能如她之后遇见的那个男人一般,学会负责。或许,只是因为爱的不一样,追求的不一样把。


但我一直在想,把我的人生往前一步步推,究竟哪里可以改变我的此刻?我现在这么乱七八糟,是因为我受够了从前的规规矩矩。我从前的规规矩矩,是因为我以为一心一意爱一个人可以洗去我过去糟糕的奉献。可我过去糟糕的奉献,是呀,那么糟糕,我却不可能不去奉献。因为我确实是爱他的呀。这些链条上的点,绵延成现在的我,如果你们都不喜欢现在的我,那我究竟该把人生从哪里从头来过。

这样一段话,字字句句砸在我心生。即使知道会受伤,但是,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爱,只是因为,那个人,是自己所爱的。所以,付出一切,都是无所谓的。未来的感叹,是在笑自己的无知、愚蠢,还是在笑自己当初的费尽力气都未曾得到想要的那些。

莫莉,这个为爱奋斗的女子,是我所不及的。她可以为了这样一份遥不可及的爱情,奉献出自己的全部,奉献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即使她一直知道他不会爱她,但她还是赌上了自己的永远。
现在的她,被命运束缚着,却又那么倔强的想要争夺。始终在追随者命运的安排一步一步向前走,然后改变着自己,变成了这样一个坏姑娘。但内心中的她,仍旧是那么害怕他人的讨厌,那么担心。她改变不了命运却被命运改变成了这样,一步一步茫然的走下去,已经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在为了什么去生活。

“Lost。失去。迷失。你英文比我好多了,你肯定知道。我觉得这个词很美。社言,我一直喜欢念“斯特”那个音。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它是Lose的过去式。

Lose,失去,那Lost是不是有一种过去就已经失去的无力感?”

鲁斯特。一切从过去就被定义为“丧失”了

开始的时候我便很好奇,鲁斯特,鲁斯特,是具有怎样的一个含义。却未曾想到是Lose的过去式。那么真的可以扭转的说成是一种被定义为过去的失去。

我喜欢这样唯美却能让人感到尖锐疼痛的词语,鲁斯特,鲁斯特。你在替你的主人,承接着一种过去的丧志么?莫莉在她的身上,放下了自己对过去的遗憾还有一种失去的纪念吧。
失去,失去,一再的失去。其实在最初开始的时候,莫莉是否就已经感知到了一种失去的迹象。过去的失去,莫莉曾经的失去,她是否可以走出来?


“我爱所有能接受我的罪孽的人。像是陈陶。像是其他所有人。你爱我曾经的天真烂漫,但你能爱我此刻的罪孽深重吗?如果你爱我,我就爱你。”

如此,这个叫莫莉的女人在最后要的,只是一个能接受她全部的男子而已。即使,是像陈陶那样的男人,即使,陈陶只是一个用来安慰她的男人,只是因为他可以接受她,她便去爱他,这种爱,不是那种出自内心的爱,但对于莫莉来说,也已经是干枯后仅剩的能去赋予的了。

至于社言,这个一直处在沉默冷酷状态的男子。我想莫莉错了,莫莉说,社言爱的是过去天真烂漫的她,却不一定爱现在的她,但我却感觉,无论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莫莉,都是社言想去爱也想去保护的。如果他不爱,他不会这样一昧的让着她,继续和她在一起。

只是这样冲动下的话语,是真的伤到了社言,伤到了他一直在维持的局面。


“让我带走你把。鲁斯特。人人都说我的爱如同毁灭,他们无力承担。可我究竟毁灭了谁?鲁斯特,你说,我究竟摧毁了谁?

我爱你,好像,我也只能爱你。寂寞与陪伴如此简单,你与我甚至无法交谈,所以我才能爱你。一厢情愿的。那么,就让我真正地毁灭一次吧。鲁斯特,因为我爱你,所以你要被我摧毁,知道吗?”

此时的莫莉就像这样一个无知的小姑娘,但又散发出魔女的气息。她的爱象征着毁灭,她的拥有代表着沉沦。她想把属于她的永远属于她,永远带在有她的世界。

真是因为鲁特斯和莫莉之间的语言交流是存在障碍的,所以,她不用担心自己会被嘲讽,不用担心自己的伪装被揭穿,更加的不用担心自己的心事被泄露。所以,才会那么放心的拥抱它,和它在一起。即使她知道,这只小猫咪对她也许不曾有爱,但,鲁斯特,是很有灵性的猫,它说过,讨厌不代表不喜欢。

最后的毁灭,莫莉带走了一个生命,这样一个真的只属于她的生命。

----- We're just erasing from our hearts and minds ------

◇ ◆ 无名氏 • 纱 ◆ ◇

这样一只灵异的猫咪,一只从头到尾都未曾有过名字的猫咪,一只用了最大篇幅来描绘生命之歌的猫咪,我恐惧着。

我无法体会当你第一次看见灵魂时所受到的惊吓,却在那之后,一点点习惯,甚至熟悉了那种冰凉的阴森感觉。在第一次发现的时候,在想什么呢?在被黑猫严令禁止泄露的时候,在想什么呢?在一次次受伤后,又在想什么呢?这些就是之后,你想要主动衣服人类来生活的动力么?


他走后,黑猫妈妈倚着门又吟唱起来。不知何时开始,黑猫将那些哀鸣哼成歌谣,如此悦耳。活着呀——她拉长自己的声线,绵延如群山起伏,抑扬曼妙,顺着远山远水的轮廓一路飘摇,却再也回不到过往的人间。之后的每一个春夜,黑猫总会无心哼唱。与所有春夜恣情呼喊着彼此的猫咪,一起唱着。

鲁斯特的离开,继而又是馋猫的离开,那么,黑猫的预知中,是否看到了这个纯白色小猫的离开呢?
这样一首挽歌,即使黑猫嘴上一直在说我不想当你们的妈妈,毕竟也是血肉相连,自己的孩子远走他乡,身为母亲的她又怎么不会担心,不会想念呢。但是他们,是在寻找自己的未来,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黑猫哟,你的歌声,在遥远他方的他们真的有听到啊,他们也在想念着你,想着回到你的怀抱,和你在一起。


“他总是弹她的鼻梁。起先有过更为凶狠的方式。在她是这与人相处的最初,总无法克制自身习性,挠坏他的沙发或是用尖牙咬着他的塑胶拖鞋。那时男人咬着嘴唇,身体短暂地麻痹失灵。纱偶尔会在那时悄悄潜入她的身体,仿佛附身能够替她减轻那一刻的痛。可她一直不懂,纱只是为了体会他惯有的冷漠与绝望,甚至不惜以体验痛为代价。

可无论哪样都是庞大且无法抗拒的压迫。他永远大于他,胜于她,能够轻易主宰她。”

这样一个冷漠的男人,一个从心里就排斥外界的男人,不屑于沟通,不屑于依靠别人,更不屑于所谓的人情世故。他有着阴霾的脾气,在小白猫刚刚进入人类世界时候,就给予一次次惩罚,使这只原本想好好和人类相处的小猫变得张牙舞爪,变得那么难以驯化。
正因为他不断成长的逆反心理,才使得孝以丧失了原有的耐心,也开始变得粗暴起来。
尽管日后的他,一直在尝试着改变,尝试着去习惯养一只猫的生活,但是,原本藏在骨子里的脾气和性格还是无法扭转啊,始终是那么强势,不允许别人对他的污泥以及怀疑。

在这样一个顽固的人的面前,这样一个不谙世事的小猫咪又怎么学会去揣摩呢?但是在她的心中,只是在不断的挑战这个人的极限,在不断的惹火他。


“他看着她那双颜色不一的瞳孔,明黄与幽绿,没有蓝色。幸好她不是蓝眼睛。他想着,忽然感到心满意足。但他很快又架起冰冷的面具,回访看着自己收集的图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那般。

他其实是个好人,是不是?”

我想是的,他是一个好人,只是在纱死后的这三年多,他已经习惯一个人,习惯把心封锁起来,习惯不去管别人的喜好了。所以,当有一个生命突然闯进他的生活时,是不是,还是无法适应呢。当真正明白过来,已经又有一个生命在自己身边了,它是依靠着自己生存的时候,在心里会有满足的感觉吧,感觉,自己对一个生命来说是有意义的,是重要的,自己是有用的,那样的时候,真的会心满意足的。


“我自私地希望他永远爱我。即使我死了。

有时候我也想走了,我留在这里也没有用呀。

我走不了。因为他思想里还有我。他的意识越浓,我越被束缚。并且还因为,他拿着我的骨灰。”

这样一个冷漠的男人,又是如此的痴情,我始终想不明白他到底是舍不得纱,还是舍不得纱在世时给予他的感觉。似乎纱还没有讲完他们之间的故事,但是他们的相遇以及在一起似乎是那么的顺理成章,缘分么?或许也不是,只是在纱的身上有一种不竭的东西,而纱一直那么天真的认为自己可以改变孝以的性格以及人生观。纱了解他,所以她明白孝以的性格,她知晓孝以只是太过沉浸于儿时的荣耀,难以自拔,所以她的温柔,她的善解人意,她永远的跟随,都在孝以的心理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纱的死亡,给他带来了太大的震撼。自责、怀念一直让纱盘踞在他的脑海里,以至于束缚了纱的灵魂,他不知道,纱,这个他爱过,讨厌过的女子,即使死亡都没能让她离开他的身边,他不知道,所以他一直在颓废。
可小猫一动不动,她像是故意地要做出些什么,甚至朝纱喊了起来。轻柔地。喵。意思是,你应该让他知道你存在啊。不是吗。他们站在未散去的油烟余味里,看那只小猫朝着空气唤出甜的发腻的声音。软塌塌,像是天边云朵。

“可是你还在。你在就表示他忘不了你。他还藏着你的骨灰。小猫孜孜不倦,像是忽然找到了专属她的武器。她想,这是唯一可以让他发现纱的机会呀。”

我想,猫真的有灵性的,就像这个小白猫,她能感受到纱的情感直接,能明白纱对孝以的爱,也能明白孝以对纱的情感。正如小白猫说的,纱还在这里,骨灰盒还在,就是最直接的证明。但是,小猫毕竟是小猫,她分本无法体会身为人类的想法,比如说,恐惧感。
即使是孝以再爱纱,也始终模糊不掉内心对鬼魂的恐惧。

她若真的还在这间房内,那她会用怎样的眼光看待现在的他。但他很快告诉自己,如果她还活着,他绝不会开门走向对岸的世界。可因为她已经死了,他才不得不走出这一步。是的。一切现今是因为无数无法回避的过往,彼此交叠,像是那碗苦心烹饪的菜肴。要切去洗净,要用水泡软,要等油烧红,要将调料按量入味先备好。一切看似毫无关联的昨日,都是为了最终一起跌入命运的烹锅内,等待被戏弄、翻炒,在痛苦中入味,终于成为一盘成色诱人的菜肴。”

人生如戏,但像孝以说的那般,如菜,也确实不假。如果想让自己的人生丰富多彩,确实要像炒菜一般费尽心思去雕琢,然后材料都要恰好,才能烹饪出美味佳肴。

他是否已经相信纱还在陪伴着他,还是真的只是感觉愧对于纱所做的一种形式?
我不知晓,但是,他的那种辩解,以及对空气中的解释,只是让我心生厌烦而已,如此的虚假。是的,纱死了,无论是死后的纱还是仅仅身为读者的我都无法控制孝以的感情,他可以自己选择,他可以。只是,我只是不喜欢他已这种方式走出过去,走向一个他未曾去过的世界。这样的方法,未免太卑劣。


“不要离开我。他说
她笑着回答,我不会离开你。
其实她一直知道,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愿说明,但内心又有着无法平息的挣扎。如此抗拒被知晓,却又期许你去迎合他、抚平他。

他恨她能如此了解他不能言语的晦暗。
恨她如恨自己。
可他却也因为更加爱她。
爱她如爱自己。”

至此,孝以和纱的故事就这样完结了。看他们的爱情,总感觉有意思的不公平。孝以始终是一个太过强势的男人,而纱一直在扮演的角色,像一个女朋友,又像一个母亲一样。她了解孝以,所以,在她陪伴孝以的几年里,一直在顺着他,让着他,未曾有过放弃他的希望。即使他是那么的顽固不化,即使他始终那样沉浸在过去的荣誉之中,纱还是那样的爱他,相信他,鼓舞着他。
似乎,纱的死亡验证着孝以一直以来的愚蠢,这样的打击,始终还是让孝以难以接受。

在我看来,他的爱太爱,他的恨亦又太恨,是一个游走在两个极端的人物。而他自己在最真实的时候也明白自己的不足,也是那样的没有信心,希望得到一种认可,一种承诺。


“在夜里他碾转反侧,心想,这样一个女人、这样一个女人,如此自私美艳,但又因为那份清冽肆意让他所有的不甘都不得不直面的女人。虽然不是他心中的完美,但他需要她那份肆无忌惮所带来的动力,她的任意妄为驱使他不得不加速将自己与不看的往事分裂并掩埋起来。痛。却快。像是一把明艳的匕首,寒光一闪,他便割去一些自己的毒瘤血脉,迅速弃之冰藏匿,之后任她戏虐,他却再无知觉。
可她不爱他。
他们暧昧与共,却不爱。”

这洋一个晚出早归的妙龄女郎,或许只能让人有无尽的遐想把。这是一个喜欢猫而且具备猫性格的女人。她说猫是多变的,像女人一样捉摸不透。猫的利爪就像女人一样,伸手就能给爱他们的男人致命一击。这是一个擅长和男人玩游戏的女人,她琢磨男人的心理,和这个现在对她有兴趣的孝以在打一场游击战。但,或许,这只是她的想法。
现在的孝以是否发现,只要迈出去那一步,以后的每一步交往,甚至提出约会,都不再那么难了呢。在孝以看来,和女郎这些天的交往,仅仅是自己去往另一个世界的桥梁而已,无所谓什么互相吸引,只是需要锻炼一下自己而已。而且,他那要强的性格告诉他,在这场爱情战争里,他不能输,他要赢 。
但是,他又怎么能想到,最后他成为输家是因为那个呢。


“黑暗中,她一步一步往外推着纱的骨灰盒。对面楼上的霓虹仍旧闪耀。仿佛她的心跳。一下。紫色。一下。深蓝。一下。暗红。东方在眼前。她一直透过缝隙往外看。东方就在眼前。把盒子推到“东方”,然后合上推拉门。她内心所有的希望都随着纱的骨灰盒缓缓挪动的方向迸发出来。枝桠沿着平路生长,缠绕上眼前那一处五彩闪耀着的“东方”,并且向着更远的别处延伸下去。她那么愉快。原来希望破土而出是这样的愉快。而且这希望挤压越久,力量越大,让她浑身都充满力量。”

这只灵异的猫,它就像一个人似的在生活着。她那样单纯的想要挪走纱的骨灰盒,用了那么多个晚上,用了那么多的心血,只是想要救这样一个被束缚了三年的魂魄。我不知道她是出于怎样的心情,或许是被纱的爱情感动,或许只是因为她有那种想要自由的冲动。毕竟,她是为了纱才重新回来的不是么?她想要纱重新开始。

这种成功的喜悦,在一点点成长,在它的心理涨满,然后生长发芽。这个计划,是从回来的那一刻就想好的么?一直就在想着要让纱离开这个难耐的世界么?


“我不怕。我死了,但他会背负着我的死永远生活下去。像是他背负着你。

我从不恨他,因为我死了之后,他有限的‘活着’会是永远痛苦。虽然我也会寂寞,也会伤心,也盼望着自由,但每当我想起,他正在参不透的‘生前’,我却是一切都明了的‘死后’,所以,我为什么要用我的永恒去恨他的有限?

那是他在用他所有的‘有限’来背负永恒的我呀。那份痛苦他会比我受得更多。因为他在永远不知明日、永远无望的‘生前’。”

难以抑制的痛楚,让我对孝以的恨成倍的增长。这个残忍的男人,因为自己的欲望,因为自己的粗暴,如此,毁掉了这样一条稚嫩的、有感情的猫咪。即使是莫莉,我都未曾有过如此的怨恨,因为起码鲁斯特得到了莫莉的那种爱,即使是近乎毁灭的爱,但是,还是得到了。而小猫咪,她在试图去爱一个人的过程中,在试图去救助纱的过程中,遭受到的总是孝以内心的愤慨以及发泄。这样的孝以,让我恐惧亦让我讨厌。

纱的释然有爱有恨,恨能怎样,爱又能怎样。正如她说的,她想离开,因为她认为自己在这里没有用了。那么她还有什么要去纠缠的呢。恨只会让自己的无限永恒充满难过而已,爱,可以,却始终得不到的爱,会痛吧。


唯有灵魂嬉戏亲密,以永恒观望有限的痛苦。没有恨,亦不会有恨。即便万物心怀怜悯,却无法唤醒所有怅然若失的,灵魂。

死去的人,恨有何用?不用他们去恨,在世的人,在心理,亦会有恨,对自己的恨 .

------------ 我 -- 是 -- 感 受- 分 界 -- 线----------------
看无名氏的触动很大。像孝以这样走在极端的人,纱是需要有多大的耐心,或者是,是需要有怎样的心怀和天真才能让自己一直相信,孝以是一个善良的男人,是一个可以被她改变的男人。我不知道,或许,是的,孝以真的是一个好男人,只是需要被挖掘,需要去深入他的世界体会,只是我,无从得知。

------------- trying to forget but i won't let go -------------

◇ ◆馋猫 • 宋勋 ◆ ◇

我知道,即使文中从未说过他是馋猫,但是我知道。因为他是黑白相间的小公猫,因为他喜欢吃东西,因为那些特征,我知道,他是四只猫中唯一的男子汉 —— 馋猫

我亦是没有想到,他的现场会是最惨烈的一个,我没有想到 ..


“但小猫仍旧向他投来戒备且略带恐吓的眼神。他不知为何想靠近它,却又始终不敢。那只倔强的小猫舔了舔嘴角那块黑斑,那一瞬,小小的舌头仿佛与黑斑相融,看起来衣服馋鬼的样子。但它凶狠的目光却又让小宋勋觉得,它更似一个嗜血的悍匪。可他不知为何很想亲近那只猫。但当他靠近,那只小家伙便飞快地消失了。不知从何处,不知从车底或者下水道,那么快,就像他第一次朝他扔出破伞那般,再次消失了”

小宋勋,这样一个典型的受欺负的角色。因为一次好心,因为一次帮助,变成了男孩子欺负的对象。在宋勋第一次和馋猫见面时,是在他被欺负后,但是心中的愤怒,也只能向比他更弱小,完全没有抵挡能力的小猫咪发泄了吧。

现在这样凶狠的馋猫在离开之后,想必也已经经历过了饥饿、生命威胁等很多困难了吧。他想过家吧,想过黑猫把,想过那些自己的姐妹吧。但是,在以后,他经历的还要更多呢。他要学会去成长,学会去觅食。


“那副不屈不挠却又生气勃勃的样子让一旁满身污垢垂头丧气的男孩眼眶一热。

那只小猫一直站在不远处看她,不靠近,亦不远离,像是满怀心事的好奇者,不知被怎样相近的心境相连,以至于都有了一些依依不舍的情感。”

我在用自己的猜测去揣摩两个人的心情。

生性多疑本身就是属于猫的性格,如果同时尝过了这个世界给予的伤害,那么,便不是只是多疑的问题了。他们的心理上存在着一种不信任的因素,只懂得,保护和争夺。

而这个被其他男孩子欺负的宋勋,在目睹了馋猫和另一只野猫的战斗后,受到的震撼足够想要让他改变,让他想要变得强大起来。那些伤害,终于想在这一天,让他想到了改变,让自己变成那个强者,却还是缺乏勇气和实力。毕竟,确实,人不是猫,人是会攻击的动物,而猫在不确定对方实力前,是不会擅自动手的。但是,宋勋的实力,那些男孩子最清楚不过了,根本就无所忌惮。

馋猫,馋猫,你知道么,因为你的坚强,因为你的胜利,你是要改变一个人的。


“它想着,最终喜悦地再次攀爬上高出,伸开四肢,如同落叶般的温柔滑落至地面。可这一次,它不小心碰坏了那一盆日后对猫咬牙切齿的下药人所爱的花。但那时的它毫不介意。一只终于找到了生活方向的猫怎么会介意这些?伴随着那声被它迅速遗忘的巨响,小猫扭头看见闻声而来的下药人。”

只是世间巨细,没有人能完全知道一切。

在这里,你会不会像我一样开心,馋猫逃脱掉了呢。它没有被伤害到呢。

但是,你能否想象在一页后的故事里,我便看见那样两个小小的猫爪,黑白相间的猫爪。我想说,那不是属于馋猫的,那不是,因为馋猫逃脱啦。但是,那之后,馋猫的不再出现,以及,那样相似的毛色,或许,不得不相信把。

那个时候的馋猫是小宋勋打赢那些男生的动力啊,它教会了小宋勋何谓争取,何谓勇敢,何谓是自己。这个时候,却让他失去了它,让他看到了它的死亡,那样残忍的画面,那样让人心痛的小猫咪,在日后,宋勋的心中都不会忘记吧。


最后,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合上书的。三只猫的结局,都是死亡。那时的我不知道往后看的第四章,会不会仍旧让我心痛。馋猫的死亡,让我的心不可抑制的在痛。当初,凭借一腔热血和想要获得自己的生活离开了家,离开了亲人。后来,和其他的野猫进行争斗,遇到了宋勋,那时的它是幸福的把,有一个人类,对它很好,可以照顾他,起码,是安逸的不是么?

为了一盆花,为了一个名贵,可以残忍的杀害一条生命。猫有九条命,但是四肢就是最大的命啊, 为何一定要这样做呢 … 我始终难以去揣摩那个杀猫人的心里,那之后,她会后悔么。

--------------- One love for the times we cried -------------

◇ ◆ 母猫 • 安乐 ◆ ◇

童话故事的结尾,也真的像是一个童话般的故事。

最后一只离开妈妈的小母猫,和那样一只家养的猫咪生活在了一起,那么,我希望,最后的他们,是一个快乐的结局。就犹如阿浅写的故事结局一样,他们仍旧在生活着,并且幸福。


但止不住。所有圆润可爱的生命最后都会被时光充斥,撑大,往成年的样子变化。

那个蜕变的阶段,曾经那么让人可恨。

小茹、阿浅两个女人更像真实中的人物。同样是用文字来写自己的故事,只是,阿浅的故事中,大胆的宣誓了自己的爱,用文笔写出了自己对那个叫朝阳的喜欢。而小茹的故事更接近于一种梦的状态,写的是一个未知名的女生和朝阳的故事。这样相比,小茹的故事便失去了那种真实性,那种对感情的尝试感。而这样的文章却也是不被允许的,因为,真实感,她缺失了。

但因此,两个女生狗血的上演了电视剧的戏码。喜欢同样的男生,喜欢同样的表达方式,只是,一个受重视,一个始终平平凡凡罢了。如果是这样,自然平凡的那个会义愤填膺,感觉所有的都错误了,只有自己是对的,只是没人发现自己的正确而已。

似乎以上,都和我摘抄的段落没有什么相连,但却是一种潜意识中的逼迫小茹去成长的原因,因为这样,小茹想蜕变,想要成为那个自己羡慕的人,想要不再受家里人的拘束,想要不再为了买一只0.38的笔芯而要偷偷摸摸的,想要饲养自己喜欢的东西。
但是,成长所需要的代价,那时的她未曾想过的代价。


“她理解,这世界的莫名其妙,痛,恨,以及美妙”

阿浅的父母离异,但跟着母亲的生活却也不是那么差劲
十四岁前痛恨的舞蹈,成了十七岁时的最爱。这样一个转变过程,也是莫名其妙的就爱上了。但是恨,却真的可以找到千万种的理由,只是想恨,就够了。

世界上的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相知,莫名其妙的忍让,莫名其妙的爱,莫名其妙的恨,这么多未知的感情,都可以去体会过,但却在之后,也不一定明白,它的原因是发生在哪里。


“既然小茹不能违背那些通俗故事的走向,那么,她为什么不可以?她是阿浅。”

阿浅,创作故事,同样想要创作自己的故事,改变那样的路线。
爱情,友情,她选择的是爱情。她不想要和别人争抢,爱情,还没有值得她去奋不顾身争抢的份上。而她,只是选择了去维护小茹的爱情,放弃了自己这么长久的努力。
发展,她可以去操作,但是,结局,却真的不是人可以操控的了。


“他抹去伤口渗出的血,抽出一根烟,点燃,猛吸一口,那些枯萎的叶脉顺着呼吸舒展开。薄荷味,清凉的,吸一口,嘴都麻掉。他总觉得那都不是烟,而是某种告诫,告诫他他还活着。冰凉的活着。”

而他走到附近的立交桥上,看着脚下川流不息的车辆。如此巨大且生生不息的城市。但他无心感慨,一双老手捏着那两根烟,摸出一盒火柴,搓亮了,燃灭了。生命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在碰撞撕咬中燃尽能量。

这是怎样的一个老人呢?在别人看来是一个疯疯癫癫,用烟换一个故事的人。但是实际上的本质呢?一个嗜赌的男人,一个欠下巨债的男人,一个妻离子散的男人,还是一个,被儿子刮了一巴掌的男人。
他爱烟,他说肺就像一颗树苗,他想着,气味越浓,他就好像能感受到两颗树枝头的分叉与细微末节。那之后的他,先改用那种廉价的,呛人的烟味告诉自己生命的存在,警示着他,你还在活着, 你要活着,你只能活着。

生命,曾经的我可笑的因为一点小小的挫折想要放弃这样无奈的生命。那时的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呢?因为找不到我所想要的东西么?还是我想放弃了那样一种坚持的信念?不知道啊, 但是这样的生命,亮或者燃灭,都是一种选择,也都是一种宿命。正如火柴,你赋予它光亮,它便燃烧了,那样一根火柴,即使被无限延长火柴棍,不还是有燃尽的一天么, 那样,不管我们在维护的什么,生命,还是会逝去的把。而在我的心理,又那样一种残酷的理念,如果一个的病况已经无法治愈,为何还要再治疗,延长他在世时只能如此的痛苦呢?
他其实一直在想,那样极端的小猫,也只能遇见一只傻头傻脑的家伙。什么缘分、什么爱情它都不信。他只是真的在想,是不是一切都有卷土重来的机会,不管多么糟糕,只要还活着,就终究能遇上。那只小家伙是不是就真的是那个“终究”
缘分,忘记在那里看的了, 是说缘分只是人心理的一种意识。但是,我相信一种上天注定好的东西,那样的相识,叫缘分。而安乐,被称为傻头傻脑,但我想,傻人有傻福。长久的被束缚在家里,即使有那样好的主人,总还是无法体会那种社会的生活,无法解释那种有着野性的同伴,无法明白那样一种懵懂的感情。
之前,那样犀利,尖锐的小母猫,现在的她,也算找到了这样一个愿意陪伴她的人把。

至于大叔,活着,就会有机会。那么,你懂得自己当初的错了么?想要重新开始了么。


我知道未来一定会有苦难,有不幸,但遭遇再多也请你不要放弃快乐的权利。因为只有你还活着,才拥有着“总有一天会快乐”的可能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只有痛苦,当然也不会有人只有快乐。但是,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体会过,只是一种情感的话,不会太单调,在回忆后,不会太失望么?

以后的我们及时痛苦要记得身边还有自己爱的人,我们可以不必要那么绝望,等待那之后的幸福,在以后会有更多的信念吧。

------------------------------------------------------------------------------

忽,终于更新完了

每次写书评,都有种我把这书毁了的感觉

记得猫某说过,她不喜欢看别人的读后感,会自以为是的把作者的思想扭曲。

尽管,额,越往后,我已经近乎胡说八道的境界了,但是,写书评还是只是想告诉自己的一种看法,虽然每次我都有我把这书给毁了的感觉 .. (我错了 ..)

-------------- you have got to believe, you are my destiny -------------

恩,最后,要说的

宾妮,人很赞,字很美,

-------------- you have got to believe, you are my destiny -------------

◇ ◆ 加油 • 宾妮 ◆ ◇


Refueling Bin Ni

Benzinestation Bin Ni

Di rifornimento Bin Ni

Bensin Bin Ni

Tankowania Bin Ni

Refueling Bin Ni

Tankstellen Bin Ni

Дозаправка Bin Ni


原谅我所有的宾妮都是用的Bin Ni ,我实在翻译不出来了 !!
0 有用
1 没用
四重音 四重音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四重音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重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