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與不幸

大熊
2009-08-15 看过




        關于季先生的書,我讀過一冊,《牛棚雜憶》,也在報紙或報刊上翻過一些文章,而其學術著作則未嘗拜讀亦不想去找來。十余年前曾買過一冊精裝《羅摩衍那》,大概是人民文學出版社的書,圖其價格低廉,至今依然束之高閣,徒增灰塵。過眼文字,皆季老回憶文字。初窺華章,講的多有燕園舊事,津津有味,事事關情,看得多了,即生倦乏之感,與眾人樂此不疲,推之彌高,似乎頗有距離。

    季老去世后,短短數天內,各類媒體鋪天蓋地式的宣傳實在令人厭煩。直到月余之后的某期《南方周末》有深度報道,我才首次在媒體上翻看關于他的文章,也初步了解了他一生的感情經歷。忘了是不是在該文中,知道季老對社會所封“國學大師”等三頂帽子不以為然,特意撰寫文章辭去桂冠,贏得不絕贊譽。然而,這些桂冠如同緊箍咒,既然套牢,任你使出渾身解術,也無法脫去。求其本源,桂冠由來不僅是社會所賜,自身的行為同樣會引導人們產生崇拜,進而捧出桂冠。記得十余年前逛書店,常見大大小小、林林總總的文史類叢書總主編、主編的名字位置,季老大名巍巍獨立,耳聞過季老有“季大帥”之謂,想來不是空穴来风。既然沒有在國學大師等位置占有一席之地的心情,何必書書躬親,本本掛名?之后再堅辭不就,似乎言行總是缺少些嚴絲合縫的模樣。不過,此中或有隱情,亦未可知。略晚去時的任繼愈先生,生前沒有背負“總主編”“主編”的盛名,心態清淡玄遠,誠可敬仰。

    世間的出版業總有一種潛規則,但凡名人去世,總會密集地出版其人相關著作,贏取讀者關注,獲取經濟利益。季老名播神州,自然不能免去被“潛”一下的命運安排。國際文化出版公司及時推出《季羨林讀書與做人》,并在腰封上標明“季羨林生前最后一部授權作品”,隨后說“本書 有幸 成為季老生前最后一部獨家授權作品”。該公司以季老及其家人之“不幸”換得出版之“有幸”,感天動地,常人難及,可照汗青。

    睡前,臥觀此書,乃往時舊作之集合,未出新意。作為編輯工作,無甚含金量。季老的文章倒是可讀。此書最佳處非文字、非體例、非編輯、非裝幀、非價格,是其版式疏朗,便于閑看罷了。


    又及,藤原琉璃君(http://www.douban.com/people/darcysy/)曾在豆瓣上發起過一個名為“腰封景”(http://www.douban.com/online/10001198/)的線上活動,號召“把大家手边的碍眼腰封收集起来吧,让大家看看上面的言辞是多么地可笑、多么地雷人、多么地虚假。。。。失败的腰封阻挡我们欣赏书中的美好风景”,此書腰封或許可以進入碍眼腰封的前十名。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季羡林读书与做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季羡林读书与做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