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儿金庸有点儿黄

刘放
2009-08-15 看过
看《圣殿春秋》之前,很是期待。
没法不期待。因为作者肯•福莱特头上的光环实在耀眼得吓人,所谓“当代大师级惊悚小说作家”,所谓“英国头号畅销书作家”,据说,其作品全球销量过亿册时,J•K•罗琳甚至还没出道那;而《圣殿春秋》则是其“最心爱、最成功、最畅销”的“悬疑大作”,“英国、意大利、加拿大第一畅销书”、“西班牙20年来最受欢迎小说”、“连续6年高踞德国畅销书排行榜前列”……
更有复旦大学中文系的严锋老师“爆料”称,他的父亲辛丰年先生向来是对任何“畅销”的东西不感冒的,可当年却也曾迷恋肯•福莱特,看得昏天黑地过,还点评曰“非常吸引人,就是太黄了”……

可真的开始看时,却不免大呼上当。
首先是,这个讲述“大教堂是怎样筑成的”故事,固然不乏阴谋啊权利啊欲望啊之类的“调料”,但其实既谈不上悬疑也谈不上惊悚,与其说是“悬疑大作”,莫如说是一部“严肃”的历史小说更恰当些:叙述得平稳克制,推进得缓慢悠长。
其次是,书里性描写的文字固然也不少,但根本就谈不上“太黄了”。传说中“备受争议”、“令人强烈不适”的那段汉姆雷少爷强暴少女阿莲娜文字,也不过而已而已,更铺陈更夸张更雷人的这方面文字,国中其实多得海了去了。当年辛老先生之所以觉得肯•福莱特的文字“太黄”,很可能只是因为“世面”见得少,现如今可是连《废都》都“风云再起”的年代啦,读者们什么场面没见过?

一个以“悬疑”、“惊悚”名世的作家,写了部以“悬疑”、“惊悚”的标准来衡量多少有些平淡无奇的小说,却成了自己最成功也最畅销的作品:这件事情本身,怎么看都有些吊诡。据说,《圣殿春秋》问世之初,评论界其实也是反响平平的,既无褒也无贬,或许其间原因就在于,评论界一时也有点糊涂,不知道该对这件吊诡的事情如何反应?
按照肯•福莱特自己的说法,《圣殿春秋》后来风靡一时是得益于读者们的“口口相传”,是读者奔走相告地推荐的结果。那么,读者们何以会喜欢这么一部既不悬疑也不惊悚、甚至有点“严肃”的小说呢?答案或许也很简单:很多一味靠情节推动的悬疑、惊悚小说,固然跌宕起伏得引人入胜,譬如近年来一度红极一时的《达•芬奇密码》,但所有的“闪电”俱在文字表面,读时过瘾读完无可回味;《圣殿春秋》则表面上波澜甚小,但平稳克制的叙述背后,句句暗流汹涌,从建筑工匠汤姆到贵族少女阿莲娜,都似钝刀割肉般,被一步一步地逼入了山穷水尽之后始得见柳暗花明,读来痛若切肤。打个或者不甚贴切的比方,《圣殿春秋》的写法,多少有些类似常常从不起眼处落笔、逐渐枝枝蔓蔓成“参天大树”的金庸,而《达•芬奇密码》则像是一开场即电闪雷鸣、此后就高潮不断的古龙:关于古、金孰更优的问题,向来见仁见智萝卜青菜,而就个人的喜好而论,金庸到底还是要略胜一筹的。
更重要的是,尽管肯•福莱特自己声称,他写书是“为了让读者消遣”,他不会像小丑妄想扮演哈姆雷特、通俗歌手去写交响乐那样,撰写属于非分之想的作品,但其写作《圣殿春秋》的野心,却显然不止于仅仅讲述一个“好看”的故事而已。在这个重建大教堂的故事里,肯•福莱特试图触及的是,人性的罪孽、堕落、拯救和重建,用严锋的说法就是,“这里面有些东西,是我们缺少的,甚至是在我们的所谓‘严肃’作品中,那就是建造”。
15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圣殿春秋(上)的更多书评

推荐圣殿春秋(上)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