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病就是要吃药,看病就得找医生

[已注销]
2009-08-14 看过
有人说中国人是植物,外国人--多指东洋人和西洋人,是动物,
还有人说,外国人是野兽,中国人是家畜。

所以,植物,比如野草,低等的,繁殖和再生能力极强,有口水就能活,家畜,给点剩饭就行,所以我们中国人也大致是这样的活法,能撑善忍,活的久,所以一个持久战就可以在自己的大猪圈里耗死整洁认真的日本人,我们的老三位老子,庄子和孔子就可以把那些狂妄粗野的西方人逐个收拾了。当然不是用蛮子的洋枪利炮,而是用软刀子把他们慢慢的在锅里炖了吃了。

所以每当我们中国人遇到了麻烦,又害怕西洋人的外科手术,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政治上的,害怕见血开膛,害怕革命,就准躲到老祖宗那里去寻求帮助,不是读经救国就是尊孔,希望来个保守治疗,中医所谓的治本,先来个道德上的拯救,再说那个急待解决的伤口--比方说那里出了问题,先要挖思想的根子和改造,然后再说如何解决迫在眉睫的问题,其实最后的结果常常是开了一个会,批评了一通人,学习了一天,一切照旧。

看病难,看病贵,是谁的问题?
当然不是我们民众的问题---难道说我们就凭着那几个偏方就不用找医生了,这根本就不是解决的办法!
看病就要找医生,看不起病就要进行医疗改革实行全民福利,而不自己在家里硬挺。
我们中国人,从来就不缺乏保健意识,而且这个意识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吃补药,喝药酒,不是这里虚,就是那里亏,年纪轻轻,不是去锻炼身体,而是吃一大堆六味地黄丸。
前几天,一个女人在电视里讲保健,历数西方文明的危害,什么电脑,空调,汽车,反正都是坏的,一切灾难的元凶,可是她面前也是摆着个电脑。

中国人的毛病从来就是出了问题自己不承担过失,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去。一边全盘的西化,从抽水马桶到送子女到外国留学,一边又痛骂西方文明的弊端,这态度就象当年的清朝皇帝,一边把玩西洋的自鸣钟一边反对变法。
这些人,通常都不是什么底层的百姓,而是吃饱了的上层人士。在享受了现代的西方文明之后觉得有点腻了,就回头来大赞中国传统文明来,这股子风潮也实在是适应了害怕变革的中上层人的要求。

中国人最的特点就是不老实。
骨子里他呀看不起一切,嘲笑一切,对待祖宗也从来是当个玩意。不是来个大批判,把那般死人挖出来痛扁一气,就是把他们又放在庙里供着,这种不肖子孙从来是把祖宗当工具用的,一会把他们说的一文不值,一会又把他们捧上天去。总之是为己所用。

中医这股子风大概是凭借着百家讲坛又被抬了出来,加上看病越来越贵,医生越来越缺少道德,不是去整治一下风气改革医疗体制,而是又糊弄人们自己扎针灸。一时间,不知道是那里一下子出现了许多的民间神医,还整出了不生病的智慧---我想就是在医学最发达的欧美也没有人敢说这个大话。

西方人通常是比较老实的--至少在该老实的地方老实,科学实验,遵守规则,直线思维就是哪里有病治疗哪里,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怎么不对呢?
头通就是要先把头痛缓解了,针对实际的病灶开刀。就象西方人的社会变革,是要放血的,是要动真格的,直接把药输到病人的血管里。而我们中医呢,通常是来个整个的研究,开汤药,不见血最好,慢慢的条理,至于在社会变革上也是最好不做实质的变动,不去解决急迫的社会问题,而是试图把人们引导自己来个道德提升,似乎是治本,其实,照我看来,是温和的腐败,让那伤口继续腐烂下去,直到死亡,也断不可以做外科手术,切除腐烂的肉。

我并不想贬低中国传统文明中平和淡定的一面,而我本人也是对于中医中药中国菜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这是一种天生的情感依赖,以致我闻到汤药的味道就感到舒服和安全感,也断不了吃一个牛黄清心,但是多年来看病的经验也教会我,即使是最好的牛黄安宫,保婴丹,假如碰到了急症和危症也不及输瓶液。我们中国的草药确实有着夸大的嫌疑,什么活命散,保命丸,不象西方药,就是一堆分子式,还告诉你许多注意事项,其实在我们不认真的中国人看来多余。

我想我们的文化确实象其他东古老的文明一样,有着远古时代人们从容豁达的精神上的安慰,东方哲学思想就在于是追求一种冥想的解脱,而西方思想是注重实践的,前者感性后者理性。许多紧张的西方人来到东方就是寻求这种精神上的放松的,而问题是这种放松却是毁了东方人的东西,我们不能在今天这个时代再回头去靠着从前的思想来对待现实的问题。一个人快死了,要做的是尽快的救治他而不是说,反正他是要死的,就让他死吧。

现在这股复古风潮根本不是古代文化的真正的复兴,也缺乏深刻认真的研究,而是一种夹杂了功利目的快餐式的欺骗行为,企图将民众的注意力从现实问题上引开,而钻进曲解的故纸堆中,从而达到自己的私利。这个是应该引起人们特别是青年注意的。

谈到青年,我不认为年纪轻轻就想着怎么保命,怎么长寿,怎么放弃青春的享受来换取老年的几天苟延残喘是什么智慧。
中国人是希望自己长寿而且是否认自己要死这个事实的,希望自己永远活下去的,所以他们是要用青春换取老年的。
我以为,药丸拉,节欲拉,把年轻人变成一个只想着活的老头子是不好的,年轻人有认识世界,体验人生的权利,年轻人就是要敢于探索和革命,假如有一种热爱生命珍惜生命的方法,就是恢复他们作为年轻人的特权,接触大自然,散发活力,在竞技和斗争中磨练,成为一个勇敢健康的男子汉,而不是按着他们在南墙下死读书,然后再告诉他们明哲保身,吃补药,喝汤水,不去斗争。把一个好端端的青年变成懦夫和病夫。

那天电视上的讲保健的女人说现在的年轻人,不是豆芽菜就是胖小子,很难见到散发着刚毅健美的年轻人,这个我也同意,不过,在一个满大街都是饭馆和药店,不死读书就买不起房的地方,这都是空谈。

有病就是要吃药,看病就得找医生。
80 有用
4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4条

查看更多回应(64)

求医不如求己的更多书评

推荐求医不如求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