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夫人学习怎样经营婚姻~

大-燕-威-王
2009-08-14 看过
在这个一提到《女诫》,很多人就大呼“糟粕”的时代,为何这本书还是有人在看呢?
一本书是否过时,主要是看它于现今社会是否还有意义——其实从这个角度讲,过时的书很少,关键在于人怎么去解读。

我得承认,所谓妇德、妇言、妇容、妇功什么的,今天的女孩们也都不放在心上了。
几个月前我曾见到一男性至交好友报了烹饪班,周末认认真真拎着一堆材料去学做菜。问他原因,他居然一本正经地跟我说:
“这年头,男人不学做饭,将来没的吃啊~~”

看着他那张“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脸,我身为女性社会成员心里那个自责啊……不过,在这个年代你还要求女人必须进得厨房,这是“奢求”——连说是“要求”都过分了些。
当然,这爷们儿做饭还是挺好吃的……此是后话。

这个例子大概能说明《女诫》的过时之处,但班昭夫人却仍旧如同神算。她书中一些词句即使放到先进社会中,也和能令人深省。

《曲从第六》中有云:
“物有以恩自离者,亦有以义自破者。夫虽云爱,舅姑云非,此所谓以义自破者也。”

这里的“物”,结合上下文应是“婚姻”的意思。
翻译成未必准确的白话文,我们不妨如此理解:婚姻有因为爱情衰退而走向离异的,也有因为不合义理而自找破裂的。老公喜欢你,可是公婆却看你不顺眼——这就是所谓因为不合义理而自找婚姻破裂了。

再看《和叔妹第七》:
“妇人之得意于夫主,由舅姑之爱己也;舅姑之爱己,由叔妹之誉己也。由此言之,我臧否毁誉,一由叔妹,叔妹之心复不可失也。”

丈夫喜爱我这个做妻子的,是因为公婆喜爱我(这条于今未必适用);公婆喜爱我这个做儿媳的,则是因为小叔小姑喜爱我(这条则是大实话,叔妹不妨理解成其他家庭成员)。如果按照这个道理,我个人在家庭中的名声,是被除丈夫公婆以外的家庭成员决定的,那么他们的心,我绝对不能失去。

再看这句:“夫嫂妹者,体敌而尊,恩疏而义亲……可不慎哉!”
嫂子和丈夫的姐妹,我的立场同她们是对立的(从分得公婆、丈夫宠爱而言),家庭地位上她们又比我尊贵,我同她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姐妹之情,但从婚姻关系而言,她们又是我的亲人……这种情况,我同她们相处起来怎么能不谨慎呢?

以上三处只是很小的例子,但却道出了婚姻中潜在的种种玄机。这些都是经验之谈,也都是大实话——谁说婚姻只是两个人的事情?就中要扯平的家庭关系可多着呢。

有人说,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以为结婚了之后,一大家子人都住在一起吗?更何况大家都是独生子女,家中哪来的姐妹兄弟,所以根本不需要去考虑这些。

这大概就是很多现代人的想法吧,大家都有个性的要命,自信得无以复加。以为只要避开不见面,就可以把一切家庭争端关在门外——小两口关上门,舒舒服服地过自己的得意日子。
不过数据是不会骗人的,抽个样而言,北京的离婚率都到50.8%了,两对儿中就得离一对儿(单纯算80后离婚率的话,则是三成)。
而且根据各地民事法庭粗略的统计,单纯因为感情破裂而离婚的人相当之少,很大一部分则会牵扯到同其他家庭成员关系不合,导致夫妻隔膜,渐生情变。

我们不是很自信能经营好婚姻吗?又为什么会对这高到离谱的离婚率束手无策?——这恐怕是不能用一句简单的“经济社会发展了”来推卸责任的。

我得承认,在新的时代环境中,每个人都很有个性,活生活过日子都有自己的主意和打算。再加上这是一大堆独生子女谈婚论嫁,不买老辈人那些传统家庭关系的帐,更是理所当然的。

可问题出来了。
我们对于婚姻的观念和思想似乎是自由了奔放了可以吊嗓子声明“爱情就是两个人的事儿”了,但我们传统的家庭关系仍旧存在——不说祖父母外祖父母仍在世吧,父辈的那一大群兄弟姐妹仍旧是维系家庭的中坚力量。
在这种情况下,爱情或许是两个人的事儿,可是婚姻,绝对不是两个人能够摆平搞定的。

已经听过很多人向我抱怨婚姻生活难过了。
大多数情况就是在我这里数落公婆老丈人丈母娘有多难处,妯娌叔舅的脾气有多刁钻,亲家那里的亲戚有多烦人……末了一句长叹曰:“早知道他/她家要是这样,我就……”
也难怪,这年头的人,不可能再得到传统的家庭关系方面的教育。几百年前我们的强项,现在成为了我们的软肋——很多人都在结婚后,对着两大家子人际关系大皱眉头。

于婚姻生活,我们真是越来越不在行了。

班昭夫人的《女诫》就是一本教科书,在她那个时代,是写给旧式女子看的。
光阴如梭似箭,时至今日再翻开她的训诫,突然发现,其实夫人说的一些事,当今社会的每个人仍旧用得着——只可惜似乎无人来教。

在公婆嫂姑面前争强好胜得理不饶人,或者背地里说老丈人丈母娘的坏话……只看重自己家的亲戚,觉得亲家就是累赘……对待前妻或前夫的子女冷漠无情……
如果法庭中的离婚诉讼都要用这种类型的事实做依据,于自信独立的现代人而言,不是太悲哀了吗——也难怪近些年来各地离婚率居高不下了。

“夫得意一人,是谓永毕;失意一人,是谓永讫。”
一段美满的婚姻,是一个人一生中巨大的成功,反之,就是失败——没人结婚是为了离的,对不对?好的婚姻除了自己得益,还能使父母子女得到好处;坏的婚姻,不止影响自己,周围的人,也得跟着倒霉。

班昭夫人的意思是,既然谈婚论嫁缔结姻缘,那么一个人就得多为周围人的心情考虑。不应该为了彰显自己,而令其他家庭成员受到伤害。
同长辈和叔伯妯娌有了矛盾,聪明人会用一时的妥协来换得阖家融洽,而笨人则当面撕破脸皮鱼死网破,逞得一时口舌之快,却为自己在大家庭中处处竖敌,动摇了婚姻的根基。

写到这里,我差点忘了提,班昭夫人是一位母亲。
《女诫》的序言中,她申明了自己的写作意图:她的儿子们都已长大成人,仕途顺利,唯独对未出嫁的女儿很不放心。她希望这篇《女诫》能够成为女儿婚姻生活的指导,令女儿今后生活得美满幸福。
24 有用
5 没用
女诫 女诫 7.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6条

查看全部36条回复·打开App

女诫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