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安德烈

艾米的兔子
2009-08-14 看过
       我很怀疑,说《亲爱的安德烈》之所以大受欢迎只与龙应台女士勇敢地和安德烈深入对话有关,而与安德烈这张掩嘴照无关。至少在我看来,我是很大程度被这张照片吸引了。在想龙应台在与这么阳光的孩子谈心,他的心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从香港的姑姑手中接过这本书,便开始贪婪的感受未被阉割的龙应台文字——未被阉割的思想是最纯粹和自由的,绝对的重现了作者的价值观与看法——我知道,我们在中国嘛,所以内地版的阉割是正常的,也是必须的。看着内地版《野火集》好多篇文章最后都有一句,“本篇略有删节”,你就会知道能够追求一件有关政治的文学作品的完整性是多么的珍贵。
    看过了龙应台的《野火集》,深深佩服其笔锋犀利,一举刺破恶俗的毒瘤,把台湾的腐烂的部分翻出来给人看。而《亲爱的安德烈》笔下却流转出一种母子之间独有的温柔与真诚,谈生活,谈教育,谈政治,谈文化,谈青春,谈自主发展;既是来自不同文化环境的母亲与儿子的笔下较量,也是来自不同时代的上一代与下一代的同台切磋。如果说《野火集》一把火烧遍了华文世界,热醒了生活在独裁不公的社会小众们,那么《亲爱的安德烈》一定是用亲情刮起了台风席卷了华文世界,刮醒了沉没在时代鸿沟而无从逃脱的父母与孩子们。
    是的,我从没有想过一个母亲可以和孩子聊这些话题——“性、药、摇滚乐”?咖啡与酒精?混血课题?政治的左或右?独裁专政与民主自由?真的,我是不会和母亲聊这个问题的,就算我们都看过《安德烈》这本书。母亲嘴上不停地说自己思想多开放,其实她跟千千万万的中国母亲一样,保守得很,她很少关心政治,对文化的深层意义根本不会想到,她只了解她的职业,了解家人的日常所需,如此而已。而我,即使在深圳读书成长,在中国这个无论是往东往西往北飞2小时都离不开国界的地方,要谈文化冲突,撞击,交融?可以,但绝对不够深刻,不够安德烈深刻。
    安德烈有一个思想犀利睿智的台湾母亲,有一个德国父亲,有一个小4岁的亲密弟弟,居住在由众多小国寡民组成的欧洲,可以常常去住那家前面是意大利后面却是瑞士的旅馆。所以我从他与母亲的对话中汲取了很多,很多我不懂的,不曾知道的。了解安德烈们不能没有咖啡馆的生活,不理解台湾和中国大陆的“一党独裁”与劣根,他对香港的来去匆匆的氛围的不解,在香港被迫去厌恶的星巴克的无奈。他所描绘的一个欧洲青年有血有肉,有足够的迷人力量。
    我现在没有这样的视野,但我会试着去发现。我现在和母亲的一堵墙无法打破了,她承受不了我所明白和已经接受的观念,因此我希望待我成为母亲时,我有足够开阔的视野来承受安德烈般孩子们的想法。
    亲爱的安德烈,你的掩嘴照真的很帅气,满足了几乎所有女生的对高鼻深目男子的幻想。不想再去看你的全脸照,你的脸要遮住嘴唇才迷人,正如人生总要有些缺失,才有最魔幻的美丽。
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親愛的安德烈的更多书评

推荐親愛的安德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