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氏彼女的一瞬之光

蜉蝣
2009-08-14 看过
机缘巧合,七月从台湾回上海的前一天晚上一个人在墩南诚品逛了很久,买了几本书,留下计程车钱,最后的几百来新台币换来了《一瞬之光》。对于作者是陌生的,腰封上的骆以军的推荐语倒是很蛊惑人心。

回来以后还不准备拿这本竖排繁体文的大家伙开刀,正巧听《开卷八分钟》,梁文道介绍了骆以军的《西夏旅馆》。那一周的节目听得我兴致勃勃霎时一冲动重金砸下一套,台北至福建转上海。

不如先来读读看骆以军先生推荐的是怎样的一本书吧。
大部分的阅读都在猫头鹰时段完成。很安静的深夜,竖排繁体文比想象中容易上手。
——————————————————————————————
一点都不怀疑白石一文先生并不仅想写一本纯粹的爱情小说,或者如书商的标签所言“男人观点的恋爱小说”,可是掩卷之后,也只能说这是一部半本好看的爱情小说。

男权至上的日本,彼女,中平香折扭曲受虐的身家背景也已经很不寻常。心智尚不能健全发育,对于社会百态和复杂人际,她是食物链的底层。至少在本书的前半部分,香折的命运惹人同情,虽然同情亦不代表我怜惜她。对于一直惨淡无光的人生中突然出现了桥田浩介这般男子,兴许可以感叹“真是可喜可贺呐”。

相当佩服白石一文对二十来岁的女孩子的心理把握。在香折身上,我居然可以窥见几乎所有我曾在感情上的小伎俩假动作,一边读一边觉得好笑,什么嘛都被看光光了。对于桥田浩介这种奔四的菁英人士,很少有女人不会眼睛斜一斜吧。之于香折,浩介的突然出现足以让人生很不一样。这里渲染了宿命的色彩。

邂逅之后的电光石火从来都是两个人的杰作。

香折是用二十来岁的女孩子的方式与他相处。虽然这是她的例外,因为这个男人不为身体而关心呵护其现在,治疗抚慰其过去,缓慢而深刻地为她支离破碎的生活带来一抹又一抹亮色。不管对自己伤痕累累的身心多么习惯了,二十来岁的女孩子毕竟只有二十来岁呀。她像被下了魔咒一般对她嘴里的浩介大哥从堤防-熟识-相知-依恋-爱恋,恰到好处的小聪明和绝望悲观培育出来的颓美气息正把已趋中年的浩介迷得神魂颠倒。

我想,中平香折其实一直都是了解的,自己对浩介大哥而言的位置是日渐滋长地偏离了哥哥和妹妹那样的感情。她从什么时候不能自拔的呢?觉得自己有点狡猾,妨碍到了浩介大哥和女朋友的交往,又不能控制遇到大事小事都要打电话给他——况且他正是这样叮嘱自己的,什么事都要告诉他哦,他会一直守护在她身边,他要分担她的喜乐悲哀,即使她变成了社会人也拿到了第一份真正的薪水,心理的健康有所稳定,与过去的男友分手后开始与公司的男同事交往了。

难道这是一种特权吗?压抑自己对超越兄妹感情的渴望却又可以若无其事地在浩介和他女友的面前明朗如初地给予祝福。不坦率的可爱混杂着恰似成熟的体恤变成了她的砝码。什么努力地坚强起来一个人面对自己的生活,要独立不能再依靠浩介大哥了——当做不说的时候她却明白地太迟。最后的那封信真的太狡猾了。我相信女人可以了解这里面满满的潜台词都是“留在我身边吧,不管以何种身份何种关系”。
 
中平香折根本不是弱者,一直都是她在潜在地主导着这段关系和四个人的走向。
——————————————————————————————-
彼氏,乍一看的桥田浩介是个很绅士的男人。外貌和内在都讨人喜欢,待人处世的方式无不流露出成熟男士的气度做派。即使从职员的角度,也是相当耐劳忠诚,难能可贵的是他始终是个精神洁癖很重的人,爱情和欢场的界限他太了解了。

但是我却没能喜欢这个人物,这个没有兽性的男人让人觉得很冷很悲哀。他和香折的互相吸引其实是必然的,他们是同一类人,没有安全感的人,无法深刻地相信他人,压抑所有的核心情绪又可以藏得很好。

浩介固执地在寻找同类。十几年间,他真的意欲去轻触他人的心房吗,还是说他更爱的是自己?他自恋又不自觉,清高自负,看不起比他年少的同性,说他们太嫩。对待爱情像被拔掉牙齿的野兽,当比病猫强一些。

中平香折是最好的同伴,他挖掘到她的不忍过去,难道多少不是松了一口气感慨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可怜的女孩,那他多年来的心灵真空又算得了什么。他一直自我地揣度身边的人,连女朋友也不例外。而香折却是那么好的对象——付出他过剩的被压抑的感情还得到了正名。作为香折的浩介大哥,他对她好是无可非议的,只要没有身体上的越界,和女友一起的时候满脑子是香折也不卑鄙吧。然而看到香折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心里暗暗不爽,但是说不出口呀。他真的太过自大,香折只要他就可以活下来,他是她最重要的人,无可取代的彼氏。

桥田浩介来回地摆荡着,不带一丝的羞耻感。没有上床就还是单纯的关系,男人的逻辑是这样的吧?

书的尾声如同一出拙劣的韩剧,浩介被香折的惨遭不测震动到了灵魂深处。他要摘下面具了,他什么都不要了,他要把从眼前消失的香折夺过来。他开始撕咬挣脱,丢下另一个女人对他的爱情,原来女朋友的感觉是对的——香折和自己的关系一开始已然不同寻常。

他奋力弃下和女友的感情,和那个说过“每一次做爱的瞬间都是小小的死亡”的女友,一个为了他死亡过太多次的女人,加大马力全速全进地投入香折的怀抱。
——————————————————————————————
彼氏彼女的爱情有千万种。而《一瞬之光》里的彼氏彼女,究竟是爱上了爱情,还是以爱情之名爱上了另一个自己?
19 有用
0 没用
一瞬之光 一瞬之光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一瞬之光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瞬之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