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从无双全法,不负如来定负卿

人生无聊才读书
2009-08-14 看过
             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Sophie:
这境界,谁能达到呢?爱人爱的深情又尊严,简直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才好?还记得弗洛姆《爱的艺术》说,最幸福的是爱人的人。我们的爱太过执着,也就失去了那种神圣庄严的感觉。

无聊才读书:
从本质上,人的爱还是太自我和自私。为了得到这爱,不得不玩点手段。张爱玲的爱情都是这样。即使是略感温暖的有好结果的“倾城之恋”,白流苏和范柳源,也还是互相猜度算计着对方。

Sophie:
区别究竟在哪里呢,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佛的爱同世俗的爱的区别?

无聊才读书:
佛的爱是一种理想的爱,不是用来实践和实现的,而是用来对现实的爱进行补偿和缓冲的。因有了佛的爱,现实的爱情,才可能继续下去。

Sophie:
是不是只因为人不是佛,所以永远达到不了佛的爱,那是极乐世界里的爱情,理想国里的爱情,理念的爱情,形而上的爱情,所以欢喜,空寂,但是俗人,因为利益争计,到不了佛,也就到不了佛的爱。

无聊才读书:
这就像共产主义,一个是人类的妄想,一个是个体私人的妄想。

Sophie:
假如我爱一个人,我如佛般那样想,就像这首歌里写的一样。那在世俗生活中,极有可能的结果是我永远得不到他的爱,只是在自己的爱中沉沦。佛心这样,无视结果,只爱就好。因为他不想要太多,没有太多的奢念,没有太多欲念,哪怕得不到爱人的爱他也仍旧寂静欢喜。

无聊才读书:
因为佛的爱没有预设任何希望。没有预设任何希望的爱,才能爱的纯粹和安宁。因为他的爱只在此时此地,只沉入和深入到此时此地。这样子,过去和未来都不存在了,就分不了他的心了。不计较前世今生,就不必理会因果轮回,未来如何,不再重要,这样才能爱的完满。

Sophie:
如我凡人,不但自己爱别人,还要他人爱自己,甚至要求他人对自己的爱要多得多,然后为了爱斤斤计较,生怕别人不爱。于是爱成为了枷锁,锁住两个人。

无聊才读书:
我们的爱,本质上出于自我的需要。佛的爱,是把自我空出来,让他人住进去。我们常常分不清我们爱的是所爱之人,还是仅仅喜欢自己爱别人的那种美妙而自私、充实而占有的感觉。

Sophie:
把自我空出来,让他人住进去。如何住进?爱上佛还是接受佛的爱?若是爱上佛,那么一个有欲有求的凡俗爱上无欲无求,怎么办?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多痛苦。接受佛的爱,给佛以爱,可是佛需要不需要这样的爱呢?除非把自己也变成佛,自己也无欲无求了,两个人在一起,每日只相视静坐也欢喜无限了。

无聊才读书:
佛的爱有一种齐万物,等是非,同善恶的深度。这种深度是勘破生死,得以超脱后所生发的悲悯。佛爱人,不是因为他比人优越,而是因为他曾今也是人。他知道除了更无碍,他和凡人一样,有生有死。所以,这种爱,其实是对万物,对生命本身的一种体察和认同。这种爱对世俗的人只是一种邀请,是穿透虚无冰冷的存在而盛开的无所欲求、只沉浸在此在的美丽花朵。我们饮食男女,只能远观,不可亵玩。在某种意义上,只有佛才能成佛。我们生下来就活在西西弗荒诞的轮回里,是没法成佛的。
我们既无法抛弃金钱,更无法抛弃日日想钱的脑袋。我们所为的一切,都是让自我在社会上更重要,更重要,借着这重要,我们把存在的价值托付给它,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心安理得,我们认为这就是自我,这就是自己活着的意义。所以,我们都不知道如何爱自己,让自己真正的安静,又如何像佛那样安静的爱人,并欢喜呢?

Sophie:
那世间那么多生死别离,难道都是计较吗?

无聊才读书:
大多是明显的或者是隐形的计较;优雅的或者是市侩的计较;长远的或者是急功近利的计较;肉体的或者是精神的计较。一个人爱上这一个人而不是那一个人,并不是因为他只爱她,而是因为他只能爱她。这个“只能”,其实是他不得不如此,是自我安慰般的委曲求全。“只能”意味着:作为个体,他的有限性只够他在这一阶段爱她。倘若某天这有限性得以消弭,另外的可能性也正好打开,即使他安于婚姻的合法性,不说离婚,心里难保不胡思乱想、摇摇欲坠了。所以,爱情是“只能”的盘算,而婚姻,就是安于“只能”的自慰和知足。我们以为无条件的爱,其实都暗含着我们不愿承认的设计、投机、比较和计较。

Sophie:
这样子说,爱情都是经不起反思的,想明白了的爱,就没啥意思了。

无聊才读书:
不是经不起反思,而是因为爱情,压根就不存在。爱情只是生活的一个阶段(就像童年只是生命的必经阶段,人老了,童年就没有了,只有回忆。而人不可能靠着回忆生活,他要想活下去,必须在新的生命阶段,做新的事情),一个虚幻的部分,不是超越于生活之上的徐志摩式的理想。正是由于它的幻想性质和空无性,我们才可以把自我的情感欲望,各种各样的,分门别类的,以各种方式往里面填塞。这就是为什么人类有那么多关于爱情的思想、戏剧和故事,很简单,只有空的东西,才能容纳无限的想象。

Sophie:
那佛为什么能做到?佛不也是人吗?

无聊才读书:
他是人,但是他是简单的人,只一瞥一捺。而我们是繁体的。我们不能成佛,不是因为我们成不了,而是因为我们不想成佛。成佛要抛弃太多东西,佛的世界又是那样一个寂静、空无的宇宙。我们惯于想象、虚构,习惯于秩序和时间观念,没法活在此刻了。再说,性爱自有其特点,它导向繁殖,更优化和纯粹的繁殖的本能欲求;又具有社会性的权衡和比较,怎么能纯粹呢?即便是仓央嘉措,不也纠缠在“不负如来不负卿”的二难中。尽管他的爱不存在社会性和生理性的希望,但是同样离不了佛与人的矛盾。佛要求完全的空,仓央嘉措的爱情,虽平淡深情至极,但照样是一种希望。

Sophie:
那到底,你认为什么是爱情?

无聊才读书:
爱情归根结底,只能是本能、欲望、喜好和个体有限性的混合物,是这些因素的折中。人虚构书写爱情,那仅仅是由于人想以此让自己相信:人不是动物,完全听从纯粹繁殖的需要,听从基因的必然性来活动。说到底,人也只是野兽和天神的混合物。做不了完全的野兽,有了思想,就有了痛苦;做不到神仙,成不了佛,所以需要宗教,需要佛。野兽是非道德的,人是道德的不道德的,佛也是非道德的。区别只在于:佛走过了野兽的阶段、人的阶段,从无差别到有差别,复归于无差别;从必然性的自然,到自为的自然,再到自在的自然;从本能到欲望,最后归于空无。

Sophie:
你说只有佛才能成佛,难道成佛也需要天赋?

无聊才读书:
我的意思是,不要把成佛当成人生的目标。可以通过静心、坐禅和艺术的修炼去成佛,但是不要执着于成佛,不要把成佛当成自我的欲望。成佛不是刻意为之的,不是你计划的一部分,需要机缘。它不能成为任何人的必然性的事业。

Sophie:
照你说,凡人无需膜拜,也不必向佛了?

无聊才读书:
向佛就像向太阳。万物得到太阳的光与热,才能正常的蓬勃的生长。人得了这光,不但可以让生命美满生长,也远离了黑暗。但是你想,又有几个人能成为太阳呢?没有太阳的光的人,即使成了太阳,早晚也得被自己的阴影吓跑。对我们凡人,有点向佛之心就可以了。这样子,可以防止灵魂的粗糙和狰狞、霉烂和陈旧。对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成佛,还是成为自己。在不妨碍他人成为自己的前提下,尽可能的成为自己。这就是人活着的意义了,也是人的魅力和尊严所在。
                         2009年8月14日
                            http://www.douban.com/review/1342110/
6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5条

查看全部65条回复·打开App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情歌及秘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情歌及秘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