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扎实,但见解平平

弱水三千
2009-08-13 看过
此书在美国学术界颇受好评,我也已久仰大名,五月回国时看到有中译本,便买来一本。这次去黑龙江之前想找本书在路上打发时间,想到此书是众多以中国的村庄为研究对象的人类学、社会学著作中我所知的唯一一本研究黑龙江农村的,正合我此行之意,便带上在路上看。

总的来说,此书写得确实很好,研究深入,记述细致,结构严谨,证据翔实。另外,龚小夏的翻译十分出色,文笔通畅,在引文、文献、人名、学术名词等棘手问题的处理上都基本没有瑕眦,如果不知就里的话,甚至看不出是翻译过来的。这想必是需要与作者反复沟通、又对专业领域十分熟悉才能做到的。此书之翻译可为后来之榜样。

作者(阎云翔)所研究的黑龙江的下岬村,据他所说,是1971年他17岁时,作为一个山东来的盲流一路打工北上,途经此地,被热情收留的村庄。他在此生活了7年,直到78年恢复高考,考上了北大才离开。到哈佛读书后,又在89年及其之后的12年里多次回来做田野研究。所以,下岬村对他而言,便如同费孝通的开弦弓,是他的native place,也确实是下了大功夫的地方。

此书虽然在学术研究方面是个成功,但其中的发现对熟悉中国农村生活的人来说,实在谈不上有多少新意,甚至会觉得惊讶:此事何需一论?书中最核心的观点有二:一、中国农村的家庭里头是有私人生活的 (What?! You mean there are people who think there is no private life in Chinese rural families?);二、在中国农村家庭的私人化、家庭中私人生活的兴起这一过程中,国家行为有很大的作用。何谓“私人生活”呢?其实也就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感情与关系、个人的隐私、个人的对生活意义的追求、以及个人相对于家庭、宗族的权利。

在美国社会科学里(尤其是人类学)的中国研究的文献中,原来对于中国农民家庭有一个主导的看法,就是所谓的合作社模式,把家庭差不多就看成一个合伙制的企业,一家子人都是理性的经济动物,搞到一起,皆为利来。而每个人生活在家庭中,都不是为了个人的生活意义的追求,而是为了家庭利益的最大化;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说到底也都是利益交换与生产合作的关系;整个家庭则是一个以经济建设为纲的生产单位─发展是压倒一切的硬道理。如此眼光一看,便“撕去了笼罩在家庭上的那层温情脉脉的面纱,将人与人的关系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的关系”(伟大革命导师语),自然也看不到家庭中的私人生活了。

阎所树起来的这个靶子到底是不是真如此偏颇(Columbia的 Myron Cohen便是此流派之旗手,连费孝通的《江村经济》所着重的也是家庭的经济功能),我多少有点怀疑,但目前无暇去查证。但大概他所总结的还是对的:人类学文献中起码是忽视了中国农村里的人际关系(特别是家庭内部的人际关系)与私人的感情生活的。

这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一帮子白人老头子,即便是在北方农村,能勉强听懂一多半的方言土话也就不错了,而且谁都把他们当怪物来看,如何又能研究人际关系、感情生活呢?即便是中国学者,真要了解家庭关系里的复杂细节、知晓人内心的感情经历,若不是真正成为村子里的一员,也很难做到。我所知道的中国农村的“私人生活”,不少来自我父母的亲身经历,其他就是从莫言、陈忠实、李锐他们那儿看来的,也确实并没有在社会科学的文献中学到过什么。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阎所做的工作倒还真是开拓性的,而且也只有有他这样的经历才做得到的。只不过可惜的是,在这一点上,社会科学家还是输给了小说家。看过莫言、陈忠实、李锐等人的小说后,再看这本书,便不免觉得既无趣、又无新意、也不深刻,实在没有什么长处可言了。

全书分八章,另加前言与后记。第一章介绍这个村子,及其历史。根据他描述,这个村子应该在今日之哈尔滨市下辖之双城市境内,大概与我这次所访问的永安村类似。第二章讲择偶方式的改变,也就是建国以来因为国家政权的推动,基于自由恋爱的婚姻逐步取代安排婚姻的趋势──也就是多少年前《小二黑结婚》和《刘巧儿》里所讲的故事。

第三章讲感情的表达。这其中讲到些让人可气又可笑的社会科学研究成果。比如说,以前有美国学者发现,中国农民没有爱情与亲密关系,更不会表达男女之爱的感情;之后有人出来反驳(现为《中国研究》主编的Andrew Kipnis),说中国农民当然会表达感情,只不过不是用语言来表达,而是通过搞好关系。看来,以后但凡到中国农村做田野研究的非华人学者,都需通过一个如托福般的基本水平考试才行,如果连《走西口》之类的民歌都没听过,一定不准进村,要不然非得搞出诸如此类之中国农民不知道用语言表达男女之情的重大发现来。

第四章讲夫妻关系的变化,主要是建国以来女性和子女(相对于父母)在家庭中地位的提高。第五章讲个人的私人空间及隐私权的出现。这次到东北农村看了一遭,才知道与我想象中的相反,人少地多的东北农村住房并不大,因为太冷,人得凑到一起才暖和。传统的农村房子就一厅居中、东西两室对开(甚至只有一室),然后用灶台把东间的南北炕头烧热,一家好几口往往就挤在南边一个炕头上睡。我此行所见的这么些户人家里,好象也都只有一张大炕是加热的,就连农场里作为新农村建设的样板建起来的烧沼气的新房子也如此。这当然很不利于隐私,尤其是夫妻办事不方便。阎所观察到的变化是将大炕头转变成多个小单间,以为各成员提供更多隐私。这一点我倒没见到。不过我所见的,好象没有两代夫妻同住的。

第六章讲家庭财产关系。最重要的一个变化是越收越高的彩礼。这里暴露出作者的一个遗漏。他对所看到的年轻女性地位的上升(包括夫妻之间、婆媳之间,以及女方索要越来越多的彩礼)没有提出个很有力的解释,而有一个现成的理论作者却未涉及:社会学中关于性别比例与性别地位的理论。以我的猜测,这些年来中国农村里年轻女性地位的提高(起码在收更多的彩礼这一点上)与农村人口中男女比例失调是有很大关系的。一大帮子光棍抢人数相对较少的女对象,自然会把价码越抬越高。这是个很容易验证的假说,但作者看来完全没有意识到有这么个理论。

第七章讲代际关系,最主要的变化是孝道的衰落,而这其中有政治、经济与文化各方面的原因。这里又暴露出作者的一个缺失。此书的研究过于inductive,以至于很多时候变成了只是descriptive。作者在将观察到的现象描述完之后,有时候根本不讨论可由此获得的理论性意义,而有时候想起来讨论一下如何解释这些现象,但所提供的也只是些猜测性的假说。这对于一个刚刚起步的研究项目说得过去,但对于一个持续了十几年的研究,就说不过去。很多发现,作者在研究的早期就应该已经有了,应该针对这些观察形成理论性的解释,然后再发展出可测试之假说,再收集数据来检验理论。但这些步骤在此书中完全没有,而其所提供的解释,虽然说的还是有道理,但毕竟缺乏实证的支持。况且,你不说我也想得到。这或许是人类学自身的缺陷。理论─假说─实证检验这一套程序化的科学研究方法,在社会科学诸学科里大概只有人类学还没学会了。

第八章讲生育行为与观念的变化。他的观察与我们这次在黑龙江的一样,而且显示出,我这次所看到的年轻夫妇即使因为第一胎是女儿、有准生证生第二胎的也不愿意生第二胎这一现象早在10年前就已经出现。有趣的是,我们印象中封闭落后、重男轻女、地多人少的东北农村,在生育观念的转变上倒是远比广东福建以及四川之类的地方要迅速与彻底。现在中国最想要儿子传宗接代的大概是潮汕地区了。原因何在?可能跟维持传统生育观念的制度(比如说宗族制度)是否被国家权力所打破大有关系。这也是彭玉生的研究想讲的东西。

总而言之,此书还是值得一读,也值得保存,毕竟提供了一个全景式的对农村家庭生活的描绘。
83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私人生活的变革的更多书评

推荐私人生活的变革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