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教师与教坛菜鸟

影子1984
2009-08-13 看过
       今天是星期一,整个人似乎还没回缓过来却又要投入新一周的工作了,等待我的又是让人无法喘息的五个工作日,不知何时工作成了一件如此痛苦的事,唯一的慰藉是五天的工作后那两天的自由。我的工作相对“自由”,但精神却总被牢牢禁锢着,那是一种自己浑然不觉的禁锢,看似主动的,但却又是被动的。
 近日疯狂地买了王君的几本专著,狂热地看着她那些华丽的文字。其中有一本是《教育与幸福生活》让我感触颇多。她的教育生活充满了幸福,十几年的教育生活不仅未消磨她教书育人的热情,反而让她体味了前所未有的成就。那一篇篇充溢着快乐和满足的文字让人心生妒意,因为从教还未足两年的我却早早流露出了激情退却后的厌烦和无奈,曾经的向往和激情如今已经消失在劳动成果一次次被无情践踏之中,消失在学生永不停歇的喧闹之中,消失在工作没完没了的无休止的重复之中。学生俨然幻化成一个个数字符号,课堂可以简化成一个个教学程式。曾经期待的艺术化创造成了如今的例行公事。也许正因为如此,人家成了特级,而我这只教坛菜鸟只能沦为平庸,也许平庸才是我身上该有的符号。
 
 语文课堂总充斥着“预设”,却少有令人欣喜的“生成”。总渴盼在课堂上出现如特级教师所讲的那种让人不期而遇的“惊喜”,也许我太过渴盼,“惊喜”总对我敬而远之。也许特级教师把握了契机,而我只会怕课堂“节外生枝”。我苦口婆心的鼓励发言换来的是课堂的沉默一片,学生似乎更善于做沉默的羔羊,他们不知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也许他们更喜欢那种浑然不知的灭亡。
 曾经总是迷恋那些别出心裁的特级“教案”,欣欣然将其搬至课堂,课堂一时间看似热闹不凡,最后终因无法驾驭而不了了之,也许我只能骑上驯良的家驹,而无法制服那不驯的野马,更何况我极容易让那野马脱缰而一发不可收拾。我欲在课堂上演的华丽旋舞终成一出漏洞百出的闹剧。至此教坛菜鸟终于有了几分自知之明。特级教师拥有着丰厚的知识涵养,而我只是一只初出茅庐缺少知识又不学无术的菜鸟。书在我这里成了一种摆设,而特级们几乎随口便能引经据典,笔下更是华章美文,他们是一只只高贵的凤凰,而我是一只迷失在他们留下的灰尘中的菜鸟。
 
 班主任工作中最令人畏惧的是在学生面前没有威信,也许睡梦中都能梦见一个个坏小子呲牙咧嘴地向你发出极具挑衅的坏笑。你会发现工作中让人痛苦的是要面对他们不服气的表情和犯了错比你还大的火气,但最痛苦的莫过于你不得不收拾起平时那种酣畅淋漓的欢笑和难以掩饰的随意,身为人师得为人师表,一副严肃老成的样子,不然你无法实现领导口中的“三年站稳讲台”,否则讲台上的菜鸟足以被下面的班级蛀虫吓得闻风而逃。但严肃的脸庞也逃不过学生在这方面过于精明的眼,他们似乎早已习惯了看人脸色,同时也更擅长于给人脸色。所以尽管新任菜鸟极尽全力,想尽办法学生还是屡屡制造事端,有理由相信他们不像是来虚心求学的,更多的像是来有意拆台的,更另人可恶的是他们会黑色幽默般的称这是对你的“考验”。
 从教不久便已领略了学生的“颜色”,看着老教师用“严厉”和“不近人情”打点着班级的一切,而自己即便用了这两招也步屡维艰。再看特级们如春雨般和风细雨,学生就能乖乖听话,真是润物细无声。于是有时候自己也无奈的在两极间徘徊,但似乎永远领悟不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中庸之道。然而心情却在极为剧烈的态度变化中阴晴不定。选择一副笑脸还是一副臭脸,这是个问题!
 回想自己菜鸟生活,其实也看过一些特级们的治班方略,似乎还实行“拿来主义”在班中耍过几招,结果还是“无招胜有招”占了上风。也许特级终究是特级,靠照搬照抄解决不了问题,只能说他们的左右逢缘是建立在丰富的阅历基础之上的,而到了我这只菜鸟手里却成了“石沉大海”。


 不知道菜鸟何时能像特级们那样在教育中自由翱翔?但我知道这不是时间所能够解决的,时间只能解决一部分问题,它可以让一只教坛菜鸟不“菜”,但也可以让一只教坛菜鸟更“菜”。
 特级教师们是诸多教师的向标,很多时候引领着教育的方向。但是教坛菜鸟也极容易迷失在特级们遗留下的巨大粉尘中。为了让自己不“菜”,我必须拿起思想的武器,也许我多了急功近利的心态,多了不计后果的大胆,多了少不更事的轻狂,少了那份随机应变,少了那份自我反思,少了那份孜孜以求的精神,少了岁月的积淀,少了世事的考验,少了特级的勤勉。
 菜鸟依然很菜,但菜鸟依然还得前行,哪怕飞得再低,飞得再艰难!
1 有用
0 没用
教育与幸福生活 教育与幸福生活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教育与幸福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