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怀旧 我们拍照

王清纯
2009-08-13 看过
      有多少峰涌而至的人挤上香山,几乎就有多少台照相机被带上香山。这是一个大众摄影艺术蓬勃发展的时代。摄影早就从上个世纪贵族记录家族人员的少数人才能享受的高等待遇而变成了时下平民大众亦可娱乐的大工业时代产物。影像泛滥成灾,像色情照片,广告美女宣传画,像脱衣舞一样,广泛而又流俗,随处可见。摄影已经不再是一项严肃的艺术,而是被当成一种实践的娱乐。但时常听到新入门的爱好者拿着数码单反相机说,用数码相机是拍照,用单反相机是摄影。为此而悲哀吧,摄影变得如此不值一提。

    我背着我的佳能EOS30相机,爬上香山,看着夕阳西下,像火腿肠切面一样大小的东西挂在无云的天边,却引来无数人(至少200人)立于山头,顶风与之合影。为了证明我们曾于此时与若干不相关的人同时爬上香山,以此为念。人们都觉得,伴随旅行而言,摄影是多么得不可缺少。我们怕错过美景,错过美女,错过眼前的一切,而举起相机,将眼前的我们自以为美丽的事物拍下来,以为可以将时间定格。过些时日,再翻看这些照片,那些在记忆中渐渐消退的影像又被重新呈现在眼前的时候,我们才深有感触,原来似水流年,这些照片只不过见证了时间的无情流逝罢了。

   我迫于形势,也拍了一张照片,但感觉内心空洞无比。我来了,我看了,我拍了,然后呢,我走了。就这样了。我能想像我拿到照片时的平淡的心绪,一切已经不足为奇,因为我已经疲劳。以往的照片和影像已经透支了我关于此情此景的情感,我不再激动不再感怀。我们的世界,已经被压成了一张照片。

   我们走到哪里都会拍照,被剥夺了过去的人,似乎更乐于拍照,害怕失去,所以在此刻便按下快门,将这个世界变成一张薄纸,以供日后翻看、赏析、评说、伤感和怀念。然后我们再去拍照,如此循环往复。而这样做的意义,只是为了记忆或者说是记录。

    在三峡,我拍摄那些当地的居民时,感觉自己像个道貌岸然的偷窃者,不能伸手触摸那些人,不能近距离地接触,不知道如何处理与他们之间的关系,于是我先拍一张照片吧。就这样,旅行就变成了积攒照片的过程。我通过这一活动,缓解了旅途的迷失感,以及面对陌生脸孔的紧张感,因为我在我和他们之间放了一台佳能350D。

   这是一个怀旧的时代,而照片积极推广怀旧。某个人,某个事件,某个影像,甚至这个世界因为被装入照片,而倍有感染力。一个相貌平庸或是怪异的人,因为被当成被拍摄对像,而具有了某种被摄影师理想化的艺术效果,因此或者可以得到了观看者的尊重,一切开始于一张照片;而一支美丽的花朵或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却可能被拍成某种充满愧疚情绪的影像,以此来见证它已经衰败或是已经不复存在,一切又终结于一张照片。

   去成都的时候,想再看看宽巷子的样子,喝一杯茶,坐在树荫下,但是到了那里才发现原来早已被政府拆迁重造。我暗自庆幸,以前来的时候拍了照片。照片的意义就在于些吧。当用相机高速复制世界的时候,正是这个世界飞速变化的时候,变化的速度令人眩晕。无数的生活或是存在形式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改变或是被摧残,相机这个事物,拍照这件事情,正记录着这些消亡。像死去了亲人的人,会保留着逝者的照片,目的是给生者带来安慰,那些逝者的身影被生冷地印在照片上,却帮助活着的人驱赶因他们的离去而带来的恐惧和孤独感。保留旧街道在拆迁前的照片,也不过是为了证明我们与过去还有着零星的联系罢了。

    我们怀旧,所以我们拍照。一张照片,存在于那里,可能是关于一个火柴盒,一个曾经爱着的人,一件旧家具,像一种假装在场的证据一样,关于人、关于遥远的风景和遥远的城市。照片这时就变成了一种刺激物,可能会唤起我们的无限暇想,同时又激起那种不可重获或是不再拥有的失落感。直接投射于内心的情欲里面,那是一种因距离而加强的情欲。所有的类似作用的照片不过是一种滥情而又暗含神奇的感觉:企图接触或是重回过去。

   “世界上一切事物的存在,都是为了在一本书中终结。而今天,一切事物的存在都是为了在一张照片里终结。”

                             ——读苏珊·桑塔格《论摄影》有感。
11 有用
1 没用
论摄影 论摄影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论摄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摄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