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疏离

栗子树
2009-08-13 看过
晚些时候又同可可小姐聊起。

我很诧然想起了可可小姐,居然会想起村上小说里的渡边君,好像<挪威的森林>里开头是这么写的吧,“渡边君曾经很爱很爱直子,爱到了死去活来,爱到了撕心裂肺。但是二十年后的渡边君在德国汉堡的机场,渡边君已然想不起那个清晰的直子的影像,能回忆起来的,不过是一些关乎直子的记忆碎片。”故事演进到最后,直子死了对吧。直子死了之后,渡边君说她领悟了一个道理,他说死不过是生的一种延续。他还说,我在爱着死去的直子的同时,我要跟深爱着自己的绿子结婚。

村上的故事是这样写的吗?时间过去太久,我忘记了,我真的忘记了。牢牢记得的,唯有可可小姐的校内相册上,依然保留着她和他的大头照;以及那些,她曾通过各种方式告诉过我的,关于她们的幸福记录,以及,每每说完后,我笑着祝福她们的场景。自那时候,总是想起那首著名的诗,“但愿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奇迹,充满发现。”恩,但愿。

可是可是,渡边君分明是属于小说的国度,可可小姐更是真真切切的活着我们的现实场景中。它们不是童话,没有很完满的结局。小说里的渡边君不是一个好了伤疤就忘了疼的人,当然,可可小姐也不是。否则怎会有如此痛彻心扉的爱恋?我曾在一段时间内以为,可可小姐是异地恋的范本。但我这样告诉她的时候,她轻描淡写的回答我,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呀。

原来她也同样免不了异地恋的俗套。不过是维系着表面上的平和,而自己内心的酸楚,外人从来都是不甚了解的。唯有那酸楚积压着的大坝崩塌的瞬间,方才意识到,原来一切都已无可挽回。可可小姐一定没有哭吧,她只是很难过,心里很痛,是吧。其实我一直很排斥在我的文章中写下诸如“流泪”,“哭得唏哩哗啦”之类的词句。她们是属于拥有着深深少女情怀的女孩的。我分明是看到了一个已然长大的成熟女子的灵魂在心痛了之后的升华。可可对吗。说起这话的时候,我又想到<挪威的森林>最后的结局,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最最美好的结局,因为潜意识里总觉得,渡边君跟绿子在一起,会比跟直子跟幸福。因为绿子是喜欢渡边君的,但是直子的内心其实并不待见渡边君。可可小姐,你也要如渡边君那样相信,在充满勇气与意志力的爱的背后,绽放出的笑容,总归是灿烂的。无论她的名字叫直子,还是叫绿子。

我一直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亲近或是疏离,彼此都是不可控制的。掌控你的,是机缘巧合,是一种叫做时间的东西。有些人注定会有交集,随后也注定着会分开。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便会想,既然如此,做个伤疤没好就忘了伤痛的人,也是无妨的。

有一首歌怎么唱来着,是张信哲的声音吧,他唱着<要像你一样,推开大门就去爱别人>。

夜深了,晚安吧。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