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读物

Sunrise
2009-08-12 看过
    等飞机时该看什么书?它不能太沉重,拖着行李箱行进只会徒增不便;它不能太深奥,在嘈杂的喇叭声中文字怎么也钻不进脑袋;它不能太休闲,否则和一同候机的翻廉价时尚杂志的主妇们拉不开距离;它最好厚度适中、价格公道,尽管在机场是最舍得散银子买书的时候;它又要有趣味,在眼前匆忙来去的人群中遁入自己的一方天地。

   真幸运,在机场书店里乱七八糟的励志书中,我找到了《吃的大冒险》,伴我津津有味地从北京飞回了武汉。

   作者沃尔什的理念是,借探索美食来体验生命,借吃来探索世界文化、历史以及情感。他确实做到了,而且探索得饶有趣味、险乐迭迭。

   “陆与海/的味道/从这一道羹/你便能认识天国。”这是聂鲁达诗《康吉鳗羹之颂》的最后一句。这首在我看来有点无厘头的诗,指引沃尔什跑到南智利的小岛,和一艘捞蛤船出海。在智利这个海产天堂,渔人们依然用着些许原始的方式捕鱼。那些在餐馆中令人垂涎的珍馐,在渔人手上不过是惯常的午点。不要繁复的佐料,无需精致的瓷盘,洒点柠檬汁便能享受海鲜的生猛。所谓“世界顶级”的海鲜,最初也不过是渔人手中的战利品。渔人的古老文化源远而不变,而他们打捞的东西,大概已经随着时代千万般演化升级了。这样单纯的洗礼,“真如脚下的柴油引擎的震颤一样实在。”

    蓝山咖啡世人皆仰之慕之欲得而品之,可蓝山咖啡的主人却颇受经济全球化的干扰,赌气放沉蓝山咖啡。特怀曼坐拥上万磅全世界最优质的蓝山陈味,却碍于牙买加咖啡协会的规定,连一盎司都不能卖。当我们受益于经济全球化以及全球性的产业链时,当我们自以为身处一地,花钱便能体味天下各种极品时,真该看看这些极品的故乡是否还安然无恙。

    Like Water for Chocolate中红玫瑰的魔力令人眼红,而事实上玫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甚至吃玫瑰约等于吃内吸性农药。吃玫瑰大抵是典型的吃感觉。套句烂俗的话说——她吃的不是玫瑰,是浪漫。事实上,无论吃什么,若无联系的情感与处境,饕餮或是垃圾真没什么太大不同。

    为什么东南亚人爱吃榴莲?这个问题被作者引申到一个更为世界兼容的问题:为什么许多文化都有少数几种腐败臭味的东西成为人们偏爱的美食?这些食物本身难闻不难吃,它们的色相是又臭又软又稀,与一种我们婴儿时代学习的要远离的某种东西类似。作者给的解释是人们爱寻求刺激。要我说,嗜吃这些玩意儿的人眼里根本看不到它们的外形,鼻子也干脆闻不到它们的臭味了。纵然人生初期的学习印象多深刻,后天也是可以在每位的感官诱惑下改变的——尽管改的时间可不少。

    关于形形色色的吃的真知奇谈,书中简直比比皆是。看来,一个美食专栏作家,不仅要有不错的味觉官能,化无形为有形的妙笔,最好还能有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拼劲儿,对心理学人类学社会学之类的能白话那么一点儿。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把舍命尝美食视为己任。

    有料有趣又有味,打点行装时,别忘了把这本书塞进行李包:)
4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吃的大冒险的更多书评

推荐吃的大冒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