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

小米=qdmimi
2009-08-12 看过
每次开始读宫部作品时都是兴趣满满,几十页过后就进入痛苦的过渡期,而坚持到底时总有种心里有话不吐不快的冲动。
我想这是因为大多数推理小说作家都是在编织“天上事”,让人得到官能上的刺激后疲倦的无话可说,而宫部阿姨总不放弃对“人间事”的讲述,虽然有时稍显啰嗦,但进入后却最能让人感同身受。
这种感受上的区别大略也可套用在本格派作品和社会派作品身上。前者是绚烂的美景,不饱餐秀色会终生遗憾,而后者是空气,从生到死,你浸没其中而不自知。

《火车》就是一部讲述“人间事”的社会派作品。
简体中文版《火车》的推出时机极佳,其中破产阴影下卡奴的窘迫状态让人感觉她是为眼下经济危机中挣扎的人们量身定做了一出奔逃的悲情戏。也许,九二年的日本与今天的我们正经历着同样的崩溃。说的过分一点,这也许是注定是一本经的起轮回考验的小说。
阅读过程有些坎坷,幸好有过对《模仿犯》的坚持。从心底里讲,宫部的故事总是平稳多过刺激,描述也总显得太细致平实,这是很多人无法终卷的最大理由。然而从阅读体验来讲,她这种写法其实更具张力,更经得住时间考验。
《火车》的情节推进如乘公交车,站站相联,速度稳定,然而背后那些凄惨的故事那个奔逃的人虽然只是若隐若现,但这股潜流汇至最后,终于成了一个让人唏嘘的休止符。
我喜欢这种感觉。

严格地来讲,《火车》里没有什么惊人的诡计,真相揭露的过程倒有些像某些高水平公安文学的路子。但是此书的布局让我有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感觉。
无声,也许是真的无声。如果我没有记错,那个一直被追逐着的隐形第一女主角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虽然很俗套,但是我早已习惯了最终大揭秘式的戟指不思议凶手大喊“凶手就是你”的模式,也习惯了凶手伏法时或自戗前来一段痛彻心扉的自白,然而这次没有,什么都没有。过程就是结果,一切多余的重复的语言都留给韩剧吧,“反正时间有的是”。
无声仿有声,亦是种境界。

《火车》的看点很多,其实我最想说的还是那个比较永恒的话题:对身份的焦虑。
那些描写失忆或身份丢失的影视作品总能大卖,比如《变脸》《我是谁》《波恩的身份》,那些同主题的文学作品也总让人难以忘怀,比如《暗店街》《白色城堡》《脑髓地狱》。
对于我这种记性奇差的人来说,总是面临着自己不能证明自己就是自己的尴尬局面。
这没什么,大不了我放着钱不取,我丢了卡不补,我借卡洗澡,我编个ID上网,我塞点钱入场,我浑水摸鱼进楼,可是对于某些人,“做自己”成了一件危险的事情。
当身份成为一种可猎取的商品,成为一种可交易的奢侈品,人也就走向了自我毁灭的边缘。
我一直认为人与动物的最大区别其实是在无数次自我认同与自我否定之后仍能坚持自我,所以网上的ID可以叫网民却不能叫人民,政府要设人事局而没有ID管理局的编制。
可是《火车》提供了一个可怕又现实可行的自我抹除方案。我可以很脸红的说,看完后颇有些心惊肉跳,感觉一定有不少人已经拿这本小说当教材成功实施了身份的变换,并且潜伏人海生活至今。
其实书中的每个人都处于对身份的焦虑之中,停职的警察,丢妻的青年,丧母的孩子,破产的少妇,始终无法忘怀青梅竹马女子的男人,甚至那只被埋葬的小狗都只能用项圈代替遗骨(当然,它不是一个人)……每个案件的参与者在追寻失踪者的同时也寻找着渐渐丢失的自我。这些都化作一幕幕场景定格在故事的末期。
这种焦虑在幸福的时光里仅仅是一种隐忧,而在巨大危机袭来之时就成了一种自泌性毒液,流进每个人麻木的伤口。
今时今日,也许那一袋档案一叠卡片代表不了你的全部更代表不了你放飞的无比高远的心灵,但抛弃了这一切,也许真的会有丧失为人资格的危险。
4 有用
6 没用
火车 火车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火车的更多书评

推荐火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