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和忘记了明白不了的

开往月球的车
2009-08-12 看过
八号线越来越拥挤,等在玻璃防护门前,期待的不是今天能在地铁上坐到一个位子,而是想着老天保佑能让我站到一个可以看书的地方。
车门一开一关,呼啦啦的人涌进来。
满头大汗的小胖子背着书包浑身冒热气;神情兴奋的老太太两眼冒精光(不晓得伊兴奋个啥子);身姿曼妙的适龄XS脚踩高跟鞋表情最是冷漠;最可恨的是满口烟斑黄牙的中年男,一股陈年熏肉味,一个咳嗽或是叹气,闷倒大半节车厢。

我每天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读书。读冯唐的黄色小说书。
所以经常得想办法找个能靠背的地儿,以免背后有人偷窥,发现我这个爱读黄色小说的年轻姑娘。

《万物生长》是三部曲的第二部,接着《十八岁给我个姑娘》讲秋水童鞋的成长恋爱史。
书中跟秋水有关系的女人,除了柳青之外,都没名字,统统以关系名代称。
我妈,我姐姐,我女友,我初恋,黄芪女友,等等。
有名字的女人大多是同学,魏妍(胃炎),费妍(肺炎),还有个什么炎?
男人除了哥哥和爸爸之外,基本都有名字。连看门的老头都有个姓氏,叫胡大爷。

豆瓣上对于这本书的介绍很别扭。残留着七、八十年代假正经式的语言风范。

整体感觉,《万物生长》不如《十八岁给我个姑娘》来的好看。
后者里有个生动活泼的老流氓孔建国,给P点儿大的孩子们讲故事。
秋水对朱裳感情一半来自于朱裳的油光顺滑的长发,另一半来自于孔建国对朱裳妈妈的回忆,这让秋水看到朱裳时,情不自禁的把老流氓对朱裳妈妈的感情移植到了自己身上,情不自禁的循着孔建国的思路对朱裳产生感情。
前者里只有秋水一个人面对生活中各种意料之中or之外的种种变化。
突如其来的柳青,突然离开的女友,难以捉摸的初恋,以及闹闹哄哄不安分的那群室友。
万物生长里的秋水虽然丰富了物质生活(或者说是肉体生活),可精神生活颇为孤独。

小说的开头讲了一段话,这阵子被我多次引用。
世界上有两种长大的方式:一种是明白了;一种是忘记了明白不了的。所有人都用后一种方式长大。
这段话定下了全篇悲伤的基调。

冯唐的小说,买了四本,看完两本,还有两本在准备购买状态。
我挺喜欢这个系列的书皮的,虽然都是不同的出版社,能保持同样的书皮风格倒是不容易。
现在烦恼的是,回头这些黄色小说该藏哪儿才能既不被蛀虫霉了,也不会让我老妈发现。

家里翻出一本1958年出版的《中医护病学》,准备插播在黄色小说中间调剂一下。
没事背背人体十二经络也挺好的。至少我现在能分清五脏六腑。
1 有用
1 没用
万物生长 万物生长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万物生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万物生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