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本书之一: 她的灵魂骑在纸背上

落花飞扬
2009-08-12 看过
一下子得了七本书,象接连吃了几顿饭一样,简直消化不良。不得不用点时间来梳理它们,因我太贪婪,拿着这本想那本,想把有益的统统摄入脑内——若不清理,它们打起架来,脑子更糊涂。手里这本是雍华庭步行街果茶店的小姑娘推荐给我的,她见我桌边搁着一撂书,自作主张地拿了本“三毛的书信与私相簿”给我,条件是要跟她换书看。问她要看什么,欢天喜地告诉我:郭敬明。安妮宝贝也行。

不愧是90后,下回有机会喝茶的话,准备把家里清理出来的一本郭敬明三本安妮宝贝全部送她。

果茶店老板是台湾人,玻璃门外东莞电视台《家园》剧组在拍戏,借了店里的桌椅。他跑过来参加我们的论战,说:“所有为婚姻而谈的恋爱都是悲惨的。”又说:“人因为有偏见才有男女的特性。”非常有趣。
 

其实没有想看三毛,对照片和信件的兴趣更少,尤其后者,明显是私人往来,感觉象窥视。但怎禁得住小女孩的一片盈盈推荐之意?接受一本书不难,打击一个人的热情后果却很严重。

书名叫《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里面对与荷西的婚姻交待得很详细——三毛死后曾有人质疑荷西子虚乌有,这本书倒是很好的反证。他们搬新家后,因为荷西的大胡子显老,被邻居小孩当成三毛的爸爸,三毛大乐。我看得也乐。

全书看完,才知道原来异国生活也极为不浪漫,要极之达观的精神与适应能力才能生活。沙漠中的贫瘠、气候的恶劣、异国他乡的种种孤苦之感,真是非三毛不能承受。全书的精华都在:“我很高兴我有了归宿,我太幸福了,许多人一生只活一次,但我活了很多次不同的人生,这是上帝给的礼物。”
活很多次不同的人生,想想也羡慕。


三毛说中国人难相处,这点我倒是深有体会,不论交情是否深刻,环境属大街或超市,总有些人一遇到便劈空问至为私人的问题:“几时会结婚?怎样打算的?”告知没有打算,对方更加惊嚷:“不打算?一辈子就这样过?”眼神仿佛看怪物。怎么说得通呢?你不过概括现状,她们却替你定了终生。没有男友还好,有了男友,连是你花他的钱还是他花你的钱都要打听清楚。下次见面,仍是这些不留情面的问题。

以关心之名,行八卦之事,多半是为了在他人不愉快的遭遇中找平衡。固而三毛赞:“……我们相处十分投合,不说别人长短,只说有趣的事情,这些人都是好邻居。”

异乡这样颠颇,三毛的健康也令人心惊肉跳。虽然信中一再要“爹爹姆妈放心”,一边附在信末的腰痛、脚折、生疮、肝病、子宫流血等等病况,从没间断过。写上这些父母如何放心?转念一想,异国他乡照顾自己已经很苦,倘若不能自如地向父母倾倒一下,反而矫情。三毛对健康与生死都待之坦然,“钻戒我没有用,于我身份也不配”这种句子,就不是寻常女子可以说出。

 
书后有编年历:1979年9月30日,夫婿荷西因潜水意外事件丧生,三毛在父母扶持下,回到台湾。(这时我还没有出生)
1900年从事剧本写作,完成她第一部中文剧本,也是她最后一部作品——《滚滚红尘》。
电影和剧本我都看过,剧本比电影更好一点。林青霞这样万人宠爱的美女,演绎张爱玲式性格清冷的女作家,未免拿捏不准;加上秦汉,十足十的琼瑶气。两个人举手投足间都过于刻意,张曼玉与他们的气质又未能水乳交融——难怪当年在美国的张爱玲执意不看。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我的靈魂騎在紙背上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靈魂騎在紙背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