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原同学的最爱,二重身死相的征兆——《日本推理名作选-梦野久作》分篇简评

hua
2009-08-12 看过
战场原同学的最爱,二重身死相的征兆
——《日本推理名作选-梦野久作》分篇简评

        梦野久作的定位在国人心中是十分之微妙的,大多人受到了“推理四大奇书”之一《脑髓地狱》的蛊惑,抱着去阅读“推理小说”的心态来看待他的作品。但往往在看完后发出的第一感叹就是“这根本就不是推理小说嘛!”
        
        对于大陆和台湾的读者来说,接触到梦野的作品基本上是这几年才有的事,小知堂那套日本推理小说选,以及《脑髓地狱》都是近几年才出版发行的。在此之前我们对于梦野久作不光不了解,甚至闻其名者也是少数。如果秉持事件、侦探、推理、解决的基本元素来分析梦野的作品,那完全可以打一个不合格的分数。那为什么梦野的作品会有如此之多的人推崇?猎奇漫画界的怪胎们,丸尾末广画过梦野的《犬神博士》,大越孝太郎也三句话不离梦野,另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这样一个其作品在今日看来司空见怪的作家,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影响力。
        
        我想,看待事物要带着发展的眼光,今日那些题材和内容千奇百怪,情节令人大跌眼镜的作品,或许那些作家在小的时候,都是看着梦野长大的,他们的创作风格,或许在潜移默化上都曾受到了梦野小说的影响。战场原同学说自己最喜欢的作家是梦野久作,这或许也是道出了西尾维新对于梦野作品的欣赏。、
        
        我们通常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最伟大的,但不会考虑此人是蒸着吃,还是烤着吃,有没有加醋,有没有加姜。只是对于他“第一个”的地位表示敬佩。在梦野的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第一个”,即便这些个“第一个”和日后的第二个、第三个相比,水平有所差距,想象力有所匮乏,但就因为他是第一个,所以其地位是无法撼动的。
        
        看梦野的小说,我更倾向于一种“追本溯源”的目的,事实上如果抱着找乐的或者休闲的心态。从现有读者反映来看,失望者是多过受益者。
        
        《妖鼓》:这篇说的是一只名匠所作之鼓所带来的怨念。我下意识的想到这只鼓是不是用人皮作的或者背后有个恐怖的故事。但事实上不是这么一回事,故事也没有那么重口味,我想本文想要表现的还是那种所谓隔代遗传的恨意,以及无法摆脱命运的宿命。
        
        《瓶装地狱》:全文很短,基本也就万把来字,三封瓶装新讲述的是,漂流岛孤岛上的兄妹产生了不伦之恋。这部作品值得注意的是,三逢瓶装信的先后出现顺序,信中模糊暧昧的语句并未清晰道明时间的前后次序,读者通过脑内补完,自行假设后可以产生无尽的联想。
        
        《搜索夫人》:这篇以及其后的那篇《老婆大人征信任法》都可以看做梦野对于男女婚姻观念的幽默小作。说某个浪荡子花光了留给他的遗产但还讨不到一个老婆,于是浪荡子问侦探为什么,侦探告诉他,就是因为你没找到老婆才会花光遗产的。浪荡子深信不疑,最后和侦探两人潦倒饿死……好像冷笑话。
        
        《人脸》:这篇倒有点恐怖小说的样子,说某个小孩看得见大人看不到的“人脸”,其实那人脸的真相倒也不是什么恐怖的东西。虽然作者想写得晦涩一些,但如今的读者大概一眼就能看明白。
        
        《押绘的奇迹》:梦野小说的特色就是经常提出一些没有根据,但是情理上似乎讲得通。听上去也十分有道理的理论,比如《脑髓地狱》中的记忆遗传论。在本作他同样也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理论,因为这个理论而产生了一对兄妹的悲剧。
        
        《铁锤》:恶女为主角的短篇,只不过恶女登场得晚了一点。这里梦野又发挥了他的想象力,将读心术进化为通过电话进行的“读话术”。
        
        《蛋》:很“精神分析法”的一个短篇。描写年轻人压抑的性心理,最终产出一个“蛋”。
        
        《老婆大人征信法》:老公怎么瞒着老婆找小三,老婆怎么变着花样气老公。
        
        《怪梦》:这篇《怪梦》分为若干个小篇章,不知道梦野是不是真的记录下自己的梦境,其异色的情调不亚于夏目漱石的那篇《梦十夜》。其中“医院”、“空中”等篇均写到了自己遇见自己的情节。“空中”是说一个飞行员驾驶飞机飞到空中,突然迎面飞来了一架飞机,最后飞行员发现那家飞机就是自己操作的飞机。“医院”所描写的环境不禁让人想起《脑髓地狱》中的情节,在精神病院中的“我”发现主治医师居然也就是“我”。道尾某作灵感大概就是从此而来。
        
        《灵感!》:一对思想举止几乎无异的双胞胎爱上了同一个少女,最后不得不约定分别于少女生活。但少女产下了一个婴儿,却不知道谁是父亲。
        
        《大楼》:这篇的模式很像上文提到的“空中”,“我”想知道自己的邻居是什么人,于是蹑手蹑脚地跑去偷看,想不到撞上了同样来偷看邻居的“我”。看到这里我很怀疑梦野久作在现实生活中是不是看见过自己的“二重身”,所谓“二重身”就是和自己一模一样人的幻觉。看到二重身并不是什么好事,大多数人在看见过自己的二重身后都很快地去世了。历史上伊丽莎白女王一世,芥川龙之介都看过到二重身,并且在看到过后不久就死了,梦野久作也是在47岁猝死而亡。
        
        《吊死尸》:很像现今一些港片的惯用套路,就是主角经历一系列恐怖事件后,发现……
        
        《恶魔祈祷书》:这篇很有炫学的味道,小说采用独角戏风格的第一人称叙述,通篇只有“我”——某个旧书店老板一个人在说。他人对“我”所说话的反应也通过“我”的反问或者回答来表示。故事讲述了旧书店老板偶尔买到了一本“黑圣经”,然后某个倒霉的“贼”偷走了这本书,结果引来了一身晦气。
        
        以上就是本书简介,我是希望读者看这本书不是抱着好看不好看的心态来读。有些小说未必好看,但是对阅历增长也有所帮助,可能若干年后你再看某本小说的时候就会想:“嗯,这个IDEA最早是梦野想到的,其实这个作家只不过就此延伸进行创作罢了。”这样,那读这本书的目的也就算达到了。更甚者,或许你也会借用梦野的某些个理论和创意来写自己的小说,那这样的作品,看得越多,岂不是多多益善。
        
1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日本推理名作选·梦野久作(卷一)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本推理名作选·梦野久作(卷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