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

2009-08-10 看过
中文系周宪老师的作品。听过他在高研院讲媒介文化专题的报告。精彩。

这本《文化表征与文化研究》翻起来很轻松,没什么晦涩难懂的地方。序言里面,他从社会变迁谈文化转变,社会变迁他是这样解读的:我们正在从一元的社会转向多元的社会;从平均主义的社会走向分化的差别的社会;从官本位的社会走向市场化的社会;从身份的社会走向契约的社会;从政治社会逐步走向市民社会……这些转变,只能说是在路上,还没到达终点。

很多人说WenGe时期是我国文化的断层期,我想,也许只是文化的某个层面的断裂吧。如果从广义文化的定义来讲的话,那,多数层面还是在继承、运转的。一度迷恋伤痕文学,但现在不再感冒。历史是个体与群体命运的排列组合,无论以何种方式拼合,都是不可逆转的,虽然历史在以不同的方式重复着。或许,我们可以这样来解读历史的辗转反复:历史是人创造的,而人性具有一定的稳定性与普遍性,于是便有了重复的可能性。笼罩在神秘事物四周的光环被祛魅后,我们便会发现普遍性大于特殊性。

作为对媒介颇有研究的学者,整本书里,作者不断提及大众媒介在文化的起承转合方面所起的作用。他认为:大众媒介的产生使得精英艺术的有限生产场向通俗艺术的大规模的生产场转变;大众媒介使得日常生活审美化,艺术与生活之间的界限被打破;大众媒介产生了仿像,而仿像是对传统意象的消解;文化的媒介化以及工具理性对表现理性的凌越,我们主体性的丧失与技术崇拜。而消费社会的到来,带来理想主义文化的式微,世俗文化的时代是告别崇高、告别悲剧、告别诗意的时代,是消费主义意识形态兴起、喜剧、散文的时代。而消费社会的来临,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对意识形态有解构作用,但意识形态中立仍然是个神话。

大众传媒的角色一直不怎么讨巧。它一时为人们重视,一时又遭人诟病。马克思韦伯提出“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而作为传统批判学派的法兰克福学派在其学派的发展史中,对“工具理性”的批判,呈愈演愈烈状。技术似乎很难做到中立,因为形式要承载内容。形式中立,但内容却很难中立。技术派或许要说技术的产生是没有任何意识形态色彩的,但技术所产生的环境呢?是社会环境,而不是自然环境。为一定阶层服务,就会在一定程度上伴随着对其余阶层的剥夺与强制,而无法做到中立。后殖民主义时代的到来一定程度上拜其所赐。

但大众传媒又是可爱的。它决绝地打破精英与大众的壁垒、撕裂高雅与通俗的屏障。这,多让人兴奋!在个体与个体、群体与群体、国与国的空间比对中,相对值永远存在,但是,在个人、群体与其自身的时间比对中,绝对值一直在提高。仅此一点,我们便可以给大众传媒送上一枚功勋章。大量复制时代的到来并没有给精英文化带来太多困扰。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大可以各司其职。一个束之高阁、一个蔓延流行。老死不相往来也可以。如果硬要说对精英文化的损害,那么市场化才是罪魁祸首,而非技术。事实上,早期的精英文化之所以称其为精英文化,是因为大众受教育的机会被剥夺了。而随着大众受教育机会的增多,源源流向民间的就是早期被成为精英的文化。这就预示,精英与大众之间的藩篱早就开始被打破而非格格不入。我们或许应该对精英文化有个精确的界定。

文化的广义性带来文化研究学派成果的丰富性。让我们细观历史与社会的尘埃吧。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文化表征与文化研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