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黑学 厚黑学 7.4分

“时之所重,仆之所轻”——南辕北辙的广告

wstdq
2009-08-10 看过
评李宗吾《厚黑学》

李宗吾大谈厚黑,实则是为了吸引眼球,以期其他读者能注意到他的有关于时政和人伦的文章,从而与更多的国人讨论他的救国理想,而他所着意较深的是《心理与力学》(又名《厚黑原理》)、《社会问题之商榷》、《中国学术之趋势》等著作。不想这个广告做得并成功,其本人也颇为懊丧。如果他能活至今日,发现其所发明的“厚黑”一词已经和另一个词“潜规则”成为大众心中解读社会的两个关键词,估计是要大摇其头的。不过他倒极有可能迷上互联网这个交流平台,在新浪博客的人气超过薛涌也实有可能。

广告的不成功,主要还是他的学说本身不切时弊。虽然他的理想大致不错,但是他的文章里弥漫着太多过于乐观(比如中国主义的学说必将统一印度主义和西方主义)和不重视实用的因素(他念兹在兹的是讨论,而不是实行),再加上他本人偏居一隅、身处学术圈外,导致他的“合力主义”理论未能流行。而理论的价值就在于能否为世人提供讨论的话题。

其理论的形而上基础在于将伦理道德、社会政治问题与物理问题联系在一起,他最为看重的著作是《心理与力学》,而书名就显示了这种方法,不妨称之为“朴素唯物主义”或“万物有灵论”。他本人将这种方法





...
显示全文
评李宗吾《厚黑学》

李宗吾大谈厚黑,实则是为了吸引眼球,以期其他读者能注意到他的有关于时政和人伦的文章,从而与更多的国人讨论他的救国理想,而他所着意较深的是《心理与力学》(又名《厚黑原理》)、《社会问题之商榷》、《中国学术之趋势》等著作。不想这个广告做得并成功,其本人也颇为懊丧。如果他能活至今日,发现其所发明的“厚黑”一词已经和另一个词“潜规则”成为大众心中解读社会的两个关键词,估计是要大摇其头的。不过他倒极有可能迷上互联网这个交流平台,在新浪博客的人气超过薛涌也实有可能。

广告的不成功,主要还是他的学说本身不切时弊。虽然他的理想大致不错,但是他的文章里弥漫着太多过于乐观(比如中国主义的学说必将统一印度主义和西方主义)和不重视实用的因素(他念兹在兹的是讨论,而不是实行),再加上他本人偏居一隅、身处学术圈外,导致他的“合力主义”理论未能流行。而理论的价值就在于能否为世人提供讨论的话题。

其理论的形而上基础在于将伦理道德、社会政治问题与物理问题联系在一起,他最为看重的著作是《心理与力学》,而书名就显示了这种方法,不妨称之为“朴素唯物主义”或“万物有灵论”。他本人将这种方法称之为一种“臆说”,是很恰当的。遗憾的是,这只是一种蜻蜓点水式的表面之论,一种牵强的比喻,触及不到问题的实质,最多也只是为理论增添了一些趣味。因为与常人的思维方式迥异,故这种论述方法不仅很难为其论点增强说服力,反倒是使性质严肃的内容显得轻浮而缺乏稳固的基础。比如他把老子的理论与牛顿相比,把庄子的理论与爱因斯坦相比,在今天看来显得有些不伦不类。或许这与今人将海德格尔与中国天道相比颇有类似。

李宗吾的文中处处可见其作为一个“四川土著”的那种轻松、诙谐、机灵、乐观的“油腔滑调”之风,他每以“厚黑教主”自嘲,还半真半假地鼓励别人靠骂他来出名。不过这只是特别突出其个性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好为人师、重视教育、忧国忧民、英雄主义气概、梦想大同社会、喜欢空谈、喜欢以言论参与政治(从而倾向于夸大理论对于现实的影响力)、以民族文化为骄傲,这些传统中国知识分子(士)的风格,均在其文中体现无疑。作为一个老同盟会会员,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民生民权民族)和军政训政宪政的政治纲领也受到他的竭力鼓吹。其对于“进步”的不移信念也体现了当时知识分子中的普遍想法。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思想特征是,李宗吾喜欢把各种理论首先分为正反两方,然后各个击破,最后综合为一,这可以说是理论上的折中主义,而这种折中的态度,或许正是极端和混乱的时代所急需的良药;他把历史的进程也看作是从无秩序的自由混乱,到过度秩序的独裁专制,再到兼容并蓄的民主共和,不管是婚姻制度、政治制度还是经济分配制度在他看来都是这样。这种思想特征,可以说与黑格尔的“正反合”颇有巧合,虽然在其文字中似从未引用黑格尔。

李宗吾所最擅长的,也是现代学者普遍缺乏的,就是一种能够把话说明白的能力。民国时期的学者,写作时总在白话文里夹杂一些文言文,必要时对某一文字或词语的来源进行考察,这样反而使文意晓畅、说理有力,也更有一种亲切感。这大大好于现代学者喜欢搬弄外语知识和生造翻译词汇的文风。

有学者在李宗吾的文中读出了“个人主义”乃至是“自由主义”,并称李宗吾与胡适相似(见《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新传》)。胡适我并不熟悉,仅有的印象是一个有浪漫情怀的帅小伙。不过要李宗吾说成是“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拥护者,恐怕是犯了以己度人的错误。这仅从他反对达尔文式的“生存竞争”和斯密式的经济学即可看出。不仅如此,他还支持把银行、土地、使用机器的工厂和公司、国际贸易这四个经济部门全部收归国有,以此看来,他似乎更近于普通所谓的社会主义。

不妨摘抄李宗吾的一篇短文《我的思想统系》中的开头和结尾部分。所有读《厚黑学》的读者都须知道以下内容,否则必致误解。

开头:

民国元年,我发表厚黑学,受的影响,真是不小,处处遭人猜忌,以致沦落不偶,一事无成,久而久之,一般人觉得黔驴无技,才与我相忘于无形,但是常常有人问我,发表此文,动机安在?目的安在?是否愤时嫉俗,有意同社会捣乱,抑或意在改良社会,特将黑幕揭穿。我说:“我写此文,最初目的,不过是开玩笑罢了。”

……后来我才悟得:厚黑二字,确是成功秘诀,而为办事上之必要技术。用此种技术,以图谋一己之私利,我们名之曰厚,曰黑,用此种技术,以图谋众人之公利,则厚字即成为“忍辱负重”,黑字即成为“刚毅果断”。自古圣贤豪杰,皆忍辱负重者也,皆刚毅果断者也。

结尾:

……学术界通例,其说愈偏者愈新奇,愈受人欢迎……阳明讲良知,说得头头是道,我讲厚黑学,也说得头头是道,其实皆一偏之见也。

我研究人性,由《厚黑学》而生出一条臆说:“心理依力学规律而变化”。由此臆说,生出“合力主义”。本此主义,而谈经济,谈政治,谈国际,谈学术趋势,与其他种种,我的思想,始终是一贯。所谓厚黑学者,特思想之过程耳,理论甚为粗浅,而一般人乃注意及之,或称许,或低斥,啧啧众口,其他作品。则不甚注意,白居易云“仆之诗,人所爱者,悉不过杂律诗,长恨歌以下耳,时之所重,仆之所轻。”我也有同样的感慨,故把我思想之统系写出,借释众人之疑。
38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厚黑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厚黑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