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摘抄

雨中潜泳
2009-08-04 看过
(注:以下均是我自己手打的,因此错误难免。若有发现,请指正。)
  
  
  ------日常生活中的平凡职责--美和宁静
  本文摘自泰戈尔《孟加拉掠影》(第三十篇)(刘建译)
  
  
  没有什么比单纯而又自然地履行个人在日常生活中的平凡职责更伟大的了,一个人在河上或开阔的乡间独自生活得愈久,这一点便愈清楚。从田野里的草丛到天空中的星辰,无一不正是在这样做;在大自然中,之所以会有如此深邃的宁静和绝伦的美,就是因为这些事物无一企图强行超越其界限。
  
  而且,每个人做些什么绝非无足轻重。仅仅只是为了它所在的地方自然而然地生长,草就必须竭尽全力从它那延伸到最远处的毛根末梢汲取营养;它并不徒然地奋斗,想成为一株榕树;于是,大地就得到了一方可爱的绿色地毯。的确,在人类社会中要是还能找到一点美和宁静的话,也正是由于人们天天都在履行自己的琐细的职责,而不是由于丰功伟绩和高谈阔论。
  
  也许,由于我们的生活并非每时每刻都会全部栩栩如生地展现出来,某个想象中的希望可能会诱惑我们,某个有关不受日常负担制约的、未来的、光彩夺目的途径可能会吸引我们;然而,这些都是虚幻的。
  
  
  -----瀑布的觉醒(泰戈尔《回忆录》-34晨歌集)冰心译
  
  我不知道我的心怎样地忽然打开大门,让世上的群众奔涌进来,彼此问好。
  
  “‘世界’上空无一物,一切都在我心里”----是一种属于特殊时期的心理状态。当心灵开始觉醒,它伸开双臂抱着整个世界,像一个长牙的婴儿认为世界上一切东西,都是为着他的嘴而存在的。渐渐地他了解什么东西是他正真想望的,什么东西是他所不想望的。那时候,他的光雾般的发射物就收缩了起来,得到了热力,也发出热力。
  
  从想要全世界开始,就是一无所得。当欲望集中起来,以一个人的所有能力专注在任何一件事物上,那时才看得见无限之门。
  
  
  -----婴儿的乳牙(泰戈尔回忆录-27破碎的心)冰心译
  
  我在这一时期中的生活,从十五六岁到二十二三岁,是完全紊乱的.
  
  当地球在早期的时候,水陆还没有清楚地分开,巨大而畸形的两栖动物,在从慢慢渗出的淤泥上生长出来的、没有树身的森林中行走。不成熟的心灵的混沌时期的情感,也是这样的不平衡,不匀称,奇形怪状的,在它的无路无名的荒野的无层的阴影中徘徊。它们不认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徘徊的目的;而且正因为它们不知道,它们就永远容易模仿别的东西。所以在这个无意义的活动时期中,当我的未发达的才能,不知道也够不上它们所描写的对象,就大家拥挤着找个出路,每一种才能都想从夸大里占得上风。
  
  当乳牙要顶出来的时候,它使得婴儿发烧。在乳牙都钻出来开始帮助消化以前,一切烦躁不安都无法消除。我们的早期情感也是这样折磨着我们的心灵,象一种婴儿的疾病,直到它们体会到了它们与外界的真实关系。
  
  
  
  -----那些不知名的鸟儿丰富了我们的昼夜又飞走了
  (摘自泰戈尔--我的童年(13篇最后一段)金克木译)
  
  在我们那棵大榕树上,有几年忽然有些不知名的远方鸟儿前来做窠。等到我们刚刚认清它们的翅膀的舞蹈时它们却又飞走了。它们从远方的森林里给我们携来了一些不知名的新鲜曲调。像这样,我们在生命的路途中,往往有从不知名的地上王宫中自愿前来的使者,使我们心胸扩大了以后,它又走到别处去了。它来的时候并没有受我们邀请,到后来有一天我们要呼唤它时却又找不到它的踪影了。它走了,却在我们生命的被单上留下银色的绣花边,使我们的昼和夜都因而永远格外丰富起来。
  
  
  ------年轻创作者的火焰
  泰戈尔回忆录之-23婆罗蒂 冰心译
  (注:婆罗蒂是一份月刊杂志)
  
  (对于一个创作者,)随便地运用微小的才能来创造奇迹的奢望,在其创作初期一定会是一个固执的观念,因此在早期的作品中常常可以看出,一步一步地超越我们的自然才能以及真和美的境界的努力。发现我们正常的自己,学习尊重我们的固有才能,是一个时间问题。
  
  不管怎么说,我做过的许多使我羞愧的年轻人的傻事,糟蹋了《婆罗蒂》的书页;但是使我羞愧的不只是文学上的缺点,还有它的残忍的狂妄、过度的放肆和傲慢的造作。同时我也可以坦白地承认那时期的作品,是弥漫着一种价值不会微小的热情。这是这样一段时期:如果错误是自然的,那么怀着希望、信仰和快乐的年轻官能也是自然的。如果错误的燃料对于喂养热情的火焰是必要的话,那么那些该烧成灰的就成了灰,火焰在我的生命中所做的好事是没有白做的。
  
  
  --------年近古稀的泰戈尔重拾起童年的画笔--摘自《寂静飞鸟》
  
  
  童年时期泰戈尔曾一度着迷于绘画艺术,但由于对诗歌的迷恋更强烈,使他成为诗人而没有成为画家,然而他对绘画的情愫始终未泯。直到1893年,他给侄女英迪拉的一封信中还曾说道:“我一直把渴望和贪婪的目光投向那个名叫绘画的艺术上。”他像一个风流倜傥的少年,不愿让任何一个情人失望,却又不能不有所选择。对文学和音乐的钟情使他暂时冷落了绘画。与诗歌结婚50多年之后,他又念起了绘画这个旧情人。几十年来,尽管他没有拿过画笔,但他一直没有远离绘画。他的两个侄子在他的鼓励之下,从小学习绘画,成为著名画家,并创立了孟加拉画派。国内和国外的画家经常到泰戈尔府讨论艺术,泰戈尔也时常参与他们的讨论。他也非常重视艺术教育,在国际大学设立了艺术学院。所以泰戈尔在拿起画笔之前,已经具备了很高的绘画艺术修养。
  
  国际大学主楼乌大阳的大客厅的一角,被间隔成一间画室。泰戈尔终日埋头于他的新游戏,在线条和色彩的组合中获得新奇的感受和愉悦。
  
  生命的新的一章开始了。他用一种新眼光,一个艺术家的眼睛,来看这个世界。他对自然的热爱和对人生的观察,以更加形象直观的方式表现出来。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个倚门而望的妇女,一个扶犁的农夫,一抹晚霞,一朵浮云,都能触动他的心灵,唤起他的想象。灵感以来,他顺手摸起一支笔,不管是铅笔、钢笔、水彩笔还是毛笔,拿出一张纸,不论大小,好坏,便在画架上任意勾画涂抹,顷刻之间,一个鲜明的形象便跃然纸上。
  
  像一个顽童得到了一个新玩具,70岁的老人在他的新游戏中快乐得发狂。在这个游戏中,他没有任何负担,他不用写小说那样清醒理智,也不用像写诗那样精心推敲。更没有成规束缚和名人之累,他可以尽情地展现自己。在诗歌中,他极力排斥奇特、畸形、残忍和尖刻,在绘画中这些东西却经常成为不速之客。作诗时,他像是在恋爱,尽力表现自己优美的一面;在作画时,他像是在梦游,下意识地表现着原始生命的冲动。作诗开始于风华正茂的少年,其风格像日东升的早晨;作画开始于白发苍苍的老年,其风格如晚霞渐逝的黄昏。如果说他的文学创作比较传统化,那么他的绘画艺术则更加现代化。
  
  
  
  
  海边(中英对照)-泰戈尔《新月集》-徐翰林译
  海边 On the seashore
  
  
  孩子们相聚在无垠世界的海边。
  On the seashore of endless world children meet.
  
  
  辽阔的穹苍在头上静止,不息的海水在脚下汹涌澎湃。孩子们相聚在无垠世界的海边,欢叫着手舞足蹈。The infinite sky is motionless overhead and the restless water is boisterous. On the seashore of endless world the children meet with shouts and dances.
  
  
  
  他们用沙来筑屋,玩弄着空空的贝壳。他们用落叶编成船,笑着让它们漂浮在深海里。孩子们在世界的海边自娱自乐。
  They build their houses with sand, and they play with empty shells. With withered leaves they weave their boats and smilingly float them on the vast deepsea. Children have their play on the seashore of world.
  
  
  
  他们不懂得怎么游泳,他们不晓得怎样撒网。采珠的人潜水寻找宝珠,商人在船上航行,孩子们却把鹅卵石拾起又扔掉。他们不找宝藏,他们不知怎样撒网。
  They know not how to swim, they know not how to cast nets. Pearl-fishers dive for pearls, merchants sail in their ships, while children gather pebbles and scatter them again. They seek not for hidden treasures, they know not how to cast nets.
  
  
  
  大海欢笑着翻腾浪花,而海滩的微笑泛着暗淡的光。凶险的惊涛骇浪,对孩子们唱着没有意义的曲子,仿佛母亲在晃悠婴儿入睡时哼的。大海和孩子们一同玩耍,而海滩的微笑泛着暗淡的光。
  The sea surges up with laughter, and pale light gleams the smile of the sea-beach. Death-dealing waves sing meaningless ballads to the children, even like the lullaby while rocking her baby's cradle. The sea plays with children, and pale light gleams the smile of the sea-beach.
  
  
  
  孩子们相聚在无垠世界的海边。暴风雨在广袤的天穹中怒吼,航船沉寂在无垠的大海里,死亡临近,孩子们却在玩耍。在无垠世界的海边,有着孩子们盛大的聚会。
  On the seashore of endless world children meet. Tempest roams in the pathless sky, ships are wrecked in the trackless water, death is aboard and children play. On the seashore of endless world is the great meeting of children.
  
  
  
  小大人(中英对照)-泰戈尔《新月集》-徐翰林译
  
  小大人 The little big man
  
  我人很小,因为我是一个小孩,到了像我爸爸一样的年纪时,我就变大了。
  I am small because I am a little child. I shall be big when I am as old as my father is.
  
  我的老师会走过来说:“时候不早了,去把你的石板和书拿来。”
  My teacher will come and say, "It is late, bring your slate and your books."
  
  我将告诉他:“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和爸爸一样大了吗? 我再也不做什么功课了。”
  I shall tell him, "Do you not know I am as big as father? And I must not have lessons any more."
  
  我的老师将惊讶地说:“他喜欢不读书就不读书,因为他是大人了。”
  My master will wonder and say, "He can leave his books if he likes, for he is grown up."
  
  我给自己穿好衣裳,走到人群拥挤的集市里去。
  I shall dress myself and walk to the fair where the crowd is thick.
  
  我的叔叔将会跑来说:“你会迷路的,我的孩子,让我牵着你吧。”
  My uncle will come rushing up to me and say, "You will get lost, my boy; let me carry you."
  
  我会回答:“你没有看见吗,叔叔,我已经和爸爸一样大了?我得一个人去集市。”
  I shall answer, "Can't you see, uncle, I am as big as father. I must go to the fair alone."
  
  叔叔会说:“是的,他喜欢去那儿就去哪儿,因为他是大人了。”
  Uncle will say, "Yes, he can go wherever he likes, for he is grown up."
  
  
  当我正拿钱给保姆时,妈妈将从沐浴处归来,因为我知道如何用钥匙去开钱箱。
  Mother will come from her bath when I am giving money to my nurse, for I shall know how to open the box with my key.
  
  妈妈会说:“你在做什么,淘气的孩子?”
  Mother will say, "What are you about, naughty child?"
  
  我会告诉她:“妈妈,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和爸爸一样大了吗?我得拿钱给保姆。”
  I shall tell her, "Mother, don't you know, I am as big as father, and I must give silver to my nurse."
  
  妈妈将自言自语地说:“他喜欢把钱给谁就给谁,因为他是大人了。”
  Mother will say to herself, "He can give money to whom he likes, for he is grown up."
  
  在十月的假期里,爸爸将要回家,他以为我还是一个小孩子,从城里给我带了小鞋子和小绸衫。
  In the holiday time in October father will come home and, thinking that I am still a baby, will bring for me from the town little shoes and small silken frocks.
  
  我会说:“爸爸,把这些东西给哥哥吧,因为我已经和你一样大了。”
  I shall say, "Father, give them to my dada[elder brother], for I am as big as you are."
  
  爸爸会想一下,然后说;“他喜欢给自己买衣裳就去买,因为他是大人了。”
  Father will think and say, "He can buy his own clothes if he likes, for he is grown up."
54 有用
3 没用
飞鸟集 飞鸟集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飞鸟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飞鸟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