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稿截一截

阿朴
2009-08-04 14:13:46 看过
如预言所说,当时东京因为有着巴比伦作倒影而显得那么华靡——热烈、美艳,丰富而又枯竭。享受着高科技结晶又固执地使用手工来打磨一粒棋子;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折射着艺伎雪白肌肤上自17世纪起就没有变化过的青光;一面有因经济不景气被裁员而跳河的小课长,一面是打了满舌头钢环在涩谷大街上游荡的年轻人……这一切都让人觉得毁灭的归宿对于它来说是如此理所当然,而与其在一次海啸中陆沉,不如由几个可爱、可怜或可恨的人送它归去,当然,这只是漫画的结局。

时间停顿在世纪末的门槛前,预言说结局就是毁灭。

神威就是那瓶敲向即将下水的巨轮船头的香槟,他的出现给了预言最强有力的支持,给了《X》的世界最大的合理性——他是“代神之威者”,又是“猎神之威者”,一个二选一的选择题的答案将左右“未来”这个虚幻字眼背后的现实。CLAMP的选择题最让人觉得有意思也最让人觉得冒傻气的就在于,不论怎么选,整个世界的几十亿人都要跟着走霉运,未来早在掌握之中。神威选择成为天龙,自然就有双子星封真成为地龙,反之亦然,就像“男”与“女”没有中间值可选一样。

一开始像全世界都欠了他钱一样见人打人见楼打楼的神威守护起了老百姓,反倒是从小就做三好儿子、有理想有情操具备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封真要向地球人讨还血债——这无厘头的设定作为CLAMP一直以来所热衷表现的“命运”的又一重造像,可以说很令人印象深刻。

说到毁灭,根据唯物主义原理,世界是由物质组成,物质是必然会消亡的,因此世界的确是终有一天要毁灭的。但是我们的封真之所以怀着“前妻的孩子”才有的怨毒心境,不光因为自己始终是个替补,还有着相当堂皇的理由做后盾。这理由现在看来也相当的老掉牙,不外乎人类是污秽自私的,要让地球重生就必须毁灭人类云云。姑且让我们由这论调出发——人类是污秽自私的,他们一边不亦乐乎地制造出各种各样的巨毒来腐蚀大地、天空和海洋,一边却又摆出一副忧心忡忡的脸孔来,另一边还要在漫画里让可怜的地球反复完蛋或者反复从英雄们的手里被拯救。正像《TB》中的大小姐北都所说,就算知道化妆品会造成污染,也没几个女生会发誓不再用它给自己造另一张脸出来;就算知道汽车尾气会破坏臭氧层,也没几位男同胞会为此放弃自己开上“宝骡”的成功人士之梦。

但大道理摆两边,回到《X》上来,神威最终的选择,其理由也并非是济世救民先天下苍生之忧而忧,只不过是在头脑发热过后找回了自己的本意。人心是迷宫,我们尚无法了解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何谈去关心地球的未来。所以,这一出《X》不是环保宣言,不是绿色和平组织的课程,它只不过是打着救世幌子的二十来个人纠结关系的拼贴——每一块像面镜子,里面没有蓝天白云绿草如茵,只有往日甩不开、抛不去的种种,人人从里面照到痛处,所以不由心软起来。这时候,由无数个我们和他们组成的“世界”,以及所谓“命运”,才有了意义。

与主角在这个故事里牵强扭捏、薄弱到了极点的存在感相比,配角们的表现显然没有压力又游刃有余。而从两位“神威”身上幅射而出的“七天龙”与“七地龙”、“七封印”与“七御使”、“梦见”与“窥视梦见之梦的人”,无疑给了作为战队组合成员的配角们一个绮丽的名称,一个符号化的存在理由。如果只是这样,这“七”与“七”的决战无非也是苍蝇头特摄片的另一种变奏,于是CLAMP在每一集的末尾以短短几页的篇幅赋予了每个角色不同的生活,由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显现出的是一颗颗相似的心——只有在交错着触摸到对方的伤疤时,才一点点地补完了各自的缺陷。也许这才是CLAMP的用意,将原本单一的符号割离出不同的样貌,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每一个角色都各自摹塑出某种作者意念中的极致,但是融合在一起时却指向了同一个词语——命运。

CLAMP四人组在没留意的时候纷纷改了名字,我们世界的记年在不知不觉间写到了“公元二零零六”,而《X》预言的那一场浩劫却在成堆新作的热浪之下偃旗息鼓,成了回忆中的一个叉,却又无法用鼠标轻轻一点就彻底消失。

虽然改叫“大川绯芭”的大川七濑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会让《X》完结,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吧。那些活过、爱过、疯狂过的人已经轰轰烈烈地在纸上表演了一轮,他们年轻漂亮,在初时的某一瞬间喷发出的激情和毁灭的力量如此轻率,又是如此强烈,以致于现在的我们还是无法完全忘却曾经历过的震撼。即使因果和命运在这样一个故事中是那么牵强,可他们还是拿出了全部的热情和能量来完成,对于这一点,我们的记忆依然鲜明。在14年后的今天,《X》成了一个没有止尽的故事,但“正如在虚幻的梦境中,在时钟的滴答声中,一个人可以度过无穷的光阴——而我们每个人,就像是传说中被施了魔法的人,在两次心跳间就已度过千年。”
20 有用
1 没用
X.1 X.1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X.1的更多书评

推荐X.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