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如梦,那这几句就是梦呓

河布
2009-08-01 看过
书,也未必不能当致幻剂,比如这一本。

不赘述京极夏彦谋篇布局的功力、喷得眼花缭乱的文化史,此故事的魂魄其实并不复杂;让我觉得 值得记上一笔的,是故事里那些被魍魉蛊惑、跨越危险界限的人们,尤其是第三个凶手雨宫。

雨宫,这个在谜底揭晓前都面目模糊的男人, 有“极端适应现实的能力”。故事的最后,他带着腐朽枯萎成“鱼干状”的爱人(或者说,爱人的匣中残躯),流浪到偏僻小岛,脸上带着幸福的傻笑,疯子一般对匣中腐物言笑晏晏。而作为读者的我,像书里的第一人称叙述者关口一样,竟然感到羡慕……

加菜子的“身体”、加菜子的“一切状态”,就是此书中最迷人的意象——原本是一个鲜活的少女,然后肢解幻化成一栋房子;被雨宫携带外逃之初、只剩下匣中精美绝伦的脸,竟然还能发声!神奇啊;最后落得目击人所言的黑黢黢像鱼干一样的东西、哈,但雨宫还是把她捧在掌心…… 从头到尾,这个少女所思所想都没有正面描述,她像一个象征符号,一个欲求的对象,一个特大号花瓶。

而雨宫,这个看似没有自我、当了14年陪衬的男人,他拥有如此柔韧而变态的爱的能力,正因为他全然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爱情、幸福……这些人类伟大幻觉,即便在最正常的状态也必须要想象力来灌溉,雨宫桑是这方面伟大的艺术家,同类艺术家还有被嫌弃的松子吧,他们能全身心投入到非人的“疯魔”状态,在“ 一 切 状 态 ”的陪伴中寻得了幸福。

顺带一句:久保俊公也是值得玩味的角色,虽然他的意象不够美;美坂马父女的情节真是俗套啊,败笔、反感、无视、西奈!!

京极堂所言:“幸福多麽简单,只要不当人。” 一针见血。 寻到内心的幸福是多么容易,若你甘愿忘记社会人的身份,舍弃理智,放下自我。

这是一个不够健康、强健、有力的故事,充斥残缺病态的角色;唯有全知全能的京极堂,永远挟裹在一袭黑衣之中,冷静察醒着罪恶与悲苦;然而,关口一语道破:他才是那个离幸福最远的人。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魍魎之匣(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魍魎之匣(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