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去诗歌的外衣

绿萝
2009-07-29 看过
    刚刚看完本书的第一部《诗人诞生》。米兰昆德拉对于亚罗米尔第一首诗的诞生那种略带讽刺意味的描述,不禁让人以一种从未思考过的角度对诗歌产生了质疑。

    人们在很多时候对于诗歌的欣赏与追求,或许并不是因为体会其中思想,会意其中表达,领悟其中真谛,而是自己根本就没读明白,带着浅薄的理解,自我设想的意境,因为不懂反而更加被其神秘所吸引。
    
    我们有时候把诗歌想的太过于神圣,深不可测,或许它的背后埋葬了多么可耻的事实为我们所不知。作者为了一种心理上的自我慰藉,给阴暗的思想穿上了华丽的外衣,借此得以升华。像米兰昆德拉所说“他所写的诗歌是绝对自治的,独立并且不可理解,和事实本身一样独立并且不可理解,因为这事实和任何人都对不上号,它只需要简单的存在就可以了”。亚罗米尔在偷窥保姆沐浴,并且多次设想走进浴室未遂之后,产生了对自己强烈的厌恶,认为这种可笑的厌恶让自己远离了自己的灵魂。因此为了逃离对自己梦魇一般的厌恶情绪,在充满悲伤的忧郁之下写了诗句,借着这个跳板使自己达到了飞跃。看看吧:
    
    “我在水中,我的心跳在水面上激起涟漪”
     
     这诗句包含着那个在浴室门前颤抖的少年的形象,但同时少年的轮廓也在缓缓的模糊起来。
    
    “啊,我水中的爱人”
     
     亚罗米尔很清楚这正是浴池中赤身裸体的保姆马格达,但没人能通过这些文字看到。

     “诗歌的这种自治给了亚罗米尔一个美妙的庇护,一种可以具有第二次生命的可能性;只有证明诗歌不是简单的数字化的私人日记,它才可能得到真正的生命,独立于作者之外的生命”

    作者的经历被写进诗里,但同时这经历已经在慢慢消亡。诗歌让其背后的具体形象模糊甚至消失,超越匮乏,将卑贱埋葬,上升为崇高。呵呵,如果我们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卑贱,逃到哪里才能避开呢?只有逃向崇高借以逃避堕落!
    
    仅个人观点,思考难免偏狭。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生活在别处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活在别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