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窃历史 偷窃历史 7.2分

“偷来”的现代性

北望
2009-07-23 看过
本力

   数年前,学者刘禾女士曾以一篇《欧洲路灯光影以外的世界——再谈西方学术新近的重大变革》引起了学界关于“西方中心论”的争论与反思。该文重点提到的弗兰克的《白银资本》一书是一部对现代性的彻底的反叛之作,它力图以泛化的世界体系来对抗欧洲中心论。刘禾认为《白银资本》代表了一种学术潮流——“关注西方学术新动向的人都会注意到,对欧洲中心论的批评已在西方学界持续了二十多年,从爱德华·萨义德(Edward Said)到马丁·伯纳尔(Matin Benal),凡处于学术前沿的各科学者,都无一不对近代出现的欧洲中心主义进行理论上的清算。”

   英国人古迪所作《偷窃历史》一书无疑是这种对欧洲中心论的批评潮流的最新成果,作者的革命激情似乎比弗兰克的更大,他不但直截了当的将民主等打上“偷儿”的标签,而且对博兰尼、李约瑟、韦伯、埃利亚斯、布罗代尔这些如雷贯耳的大师们给予充分的肯定后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批评。

   在对欧洲中心论的批评的领域上,古迪也大为拓宽。此书认为“历史的偷窃”不但体现在空间上,还体现在时间上,更体现在历史分期上。欧洲在近代以基督纪年独断地划分了时段,并运用到世界各地,而“古典时代”、“封建主义”这些本来单纯根据欧洲语境定义的词语也成了全球各地的科学历史分期。西方设定了一种优势,并将这种优势提前,创造了一种目的论的历史。在这一点上,每一个经历30年来历史变革时代的中国人都应该深有体会。很多中国人无疑接受了来自西方线性的时间观和演进的社会阶段论,并认为是唯一真理。在历史哲学内部,有着一种流行的两分法,这就是思辨的历史哲学与批判的历史哲学的区分,而多数中国人只拥有一种简单的历史观和社会动力学。

   在这种线性历史观之外,即使马克思提出的“亚细亚生产方式”,乃至国人基本不了解的博兰尼对希腊和美索不达米亚、古典时代和青铜时代近东社会之间的差异问题的研究,古迪也认为是意识形态化了的,是对经济活动采用了一种概念化的而不是历史的态度。

   在这种历史观下,人们自然也天真地认为,现代化、全球化就意味着西化。而《偷窃历史》一方面认为东西方文化本身有相同的根源,在许多方面还有相同的地方,另一方面,西方文化在现代化过程中以经济上的领先地位获得了全球话语的支配权,从而淡化甚至忽略了其他文明对现代文明的贡献,比如没有遭遇西罗马帝国的东方促进了文艺复兴。在当时,意大利的城市,尤其是威尼斯首先恢复了与东方的联系对文艺复兴的重要性是决定性的。更要命的是,西方在现代化中积累起来了一种知识体系,事实上这种关于现代化的论断对东方文明尤其是亚洲国家的描述是歪曲的,这种“丑化”其他地区并将其优秀成果据为己有的做法当然就是偷窃。

   书中大量内容涉及到中国,比如西方社会一味强调中国的“专制”,却避而不谈中国历史上作为多民族国家如何保持了文化的多元性,再比如西方教育史与逐渐摆脱宗教控制息息相关,但无视中国历史上教育世俗化的成功。即使出现了李约瑟这样能够如此关注中国文明的学者,但仍然是典型的欧洲中心论的立场。比如在著名的李约瑟难题(为什么科学知识的星火在欧洲点燃)上,李约瑟还是模糊的表达:西方自发地发展了现代科学,而中国只能通过效仿才能达到目标。

   作为一位在人类学、历史学、社会学和文化研究等交叉领域勤奋耕耘的人类学家,古迪在《偷窃历史》一书中对人文主义的关注成为尤其精彩的内容,并对美国的刚刚卸任的布什政府推行的“新保守主义”构成了直接的批评。比如,美国一方面鼓吹人道主义价值观,另一方面却侵入阿富汗和伊拉克。在当前全球还未走出金融危机之时,言必称希腊,或者言必称自由主义的人们,确实应该冷静下来,进一步正视历史与传统,反思文化多样性与现代文明的关系。中国人已经深刻领教了忽视发展的增长带来的后果,也更应该警惕西方中心主义框架下狭隘的现代化。

发于2009年07月11日 21世纪经济报道
  
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偷窃历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偷窃历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