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丝网把他们隔开,又让他们在一起

[已注销]
2009-07-19 看过
  这是一个关于二战的故事,是一个纯真无邪的孩子对那个让无数人血肉模糊,让历史都心痛的无情肆虐的纯真亲见。整个故事看上去是那么简单甚至是轻松,没有平日里提及二战的残酷和仇恨,正如用孩子的视角所衡量的那样,即使是在"奥斯维辛"边生活,虽然有点不一样,但一切却都还是显得那么简单,直到我读到它的结尾,合上书页,才感到一股莫名的沉重汹涌袭来。

   铁丝网把布鲁诺和希姆尔隔开,我们看见的是在奥斯维辛铁丝网两边的两个渴望朋友陪伴的孩子,铁丝网把犹太种族和和雅利安种族隔开,我们看到的是纳粹分子种族歧视的无情荒谬和穷凶恶极。然而在这个故事里,我们似乎看不到二战时期纳粹那些可怕的作为,只是看到两个孩子每天对铁丝网那边彼此的想念和隔着铁丝网坐下聊天的快乐。事实上作者拐了个弯,间接地描写着奥斯维辛的环境,而我们从书中看到的,正是孩子眼中的“一起出去”。这个故事似乎颠覆了二战在书中一贯的凶恶之感,这是因为作者用孩子的世界把它平常化了,但平常化只是善意地为那些幼小的心灵隐匿了他们所不知道的血腥的真相,而不是遮掩二战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希姆尔是布鲁诺在“一起出去”唯一的朋友,当他得知得回去柏林的时候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兴,如愿以偿,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惊讶他怎么会不想念柏林的咖啡屋和糖果店,怎么会不想念柏林家那共有五层的大房子,怎么会不想念柏林那三个要好的小伙伴,怎么会不想念柏林熟悉的街道和人群,他觉得奇怪,在“一起出去”这个不毛之地仅仅因为希姆尔他就不那么想回柏林了,这个九岁的小男孩有些不解。可是在看这本书的时候,站在局外的我们怎会不明白呢,在奥斯维辛的日子是枯燥乏味而单调的,没有半点生气,对于活泼孩子来说,那里更是闭塞的,无聊得让人喘不过气,而希姆尔是布鲁诺在“一起出去”所能找到的唯一的朋友和伙伴,他怎不会把所有的朋友的渴望和对与朋友一起玩耍的梦想寄托在希姆尔的身上呢?对于希姆尔就更是如此,一个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里被士兵和枪声的怒吼吓坏的孩子,一个在人间地狱里被孤单和饥饿暴虐得遍体鳞伤的孩子,布鲁诺就像一缕新鲜的空气让他可以呼吸,一束的柔和阳光让他温暖,给他希望。于是这便使得他们的友谊一天一天加深得比任何人之间更快,扎根得更深,虽然他们只是孩子,但也正是因为这点,他们才在隔着铁丝网聊天的日子里得到了许多那些大人不知道也永远不能领悟的快乐。

  最后那一天铁丝网让两个男孩在一起了,可这真的是最后一天,。原本只是布鲁诺呆在“一起出去”的最后一天,但谁却知道它竟成了两个男孩的末日。误打误撞地进入“一起出去”的布鲁诺本是去享受和希姆尔在一起玩耍的快乐和自由,本是去体验帮希姆尔找爸爸的新一轮探险,谁知道这两个男孩走往的是一个再也出不去的地方,是死亡的深渊。当布鲁诺握着希姆尔的小手蹲坐在的那“坟墓”里的时候只是天真地想着也许这只是在避雨,不然大家都会感冒的,他却永远不知道他们不仅再也淋不到雨里,而且也再也无法见到天空和太阳,再也无法听见鸟儿歌唱,再也无法吃着那天最后的晚餐,再也无法见到他在柏林的小伙伴们,再也无法找回爸爸妈妈还有他们的家。布鲁诺紧紧地握着希姆尔的小手,好像再也不打算松开一样,正如书中说的那样,世界上再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放开希姆尔地小手。他们安静地离开了可是他们却在死亡中得到了他们想要的永恒,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聊天,不用再隔着那让人厌恶的铁丝网了,布鲁诺不用再麻烦地换上条纹衣服又从地上钻过去弄得满身是泥,不用再骗格雷特尔说希姆尔是他想象中的朋友,不用再忍受科特勒对友情的挑衅和威逼了,全都不用了。

  当我看完这一章,我合上了书,百感交集地躺在床上等待这个接受沉重尾声过程的结束,就像看《追风真的人》时看见哈桑在那个雨天的离开一样,想着他们一样瘦弱干枯的身体,一样忧郁沉默的眼睛,感到一股莫名的沉重汹涌袭来,心中久久难以平静。

  这是一个多么纯真的故事,而发生在二战时期那样一个残酷的时代则让它更显纯净,也让它更显残酷。书的最后一页结束了这个故事——这就是布鲁诺和他家人故事的结局——就像任何一个讲故事的人结束故事的口吻,但这却让人突然因感到它也许只是个故事而有些失落,然而又想一想在那个荒谬无情的时期,铁丝网的两边是不是真有过两个一起谈笑的孩子呢,这个我们不得而知。但我想,一定有的。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穿条纹衣服的男孩的更多书评

推荐穿条纹衣服的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