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2009年7月17日开卷八分钟简介

Todd
2009-07-19 看过
梁文道:我曾经看过有人写文章,用中文写的,就形容萨德侯爵的作品淫而不秽,我猜这个作者,要不就是没看过萨德侯爵的作品,要不就是他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秽”。很多人都以为,一个作者如果写的是色情文学,但是又广受推崇,很多学者专门研究他,那么他的东西就一定不是纯色情,而是非常有深度,这种东西都叫“淫而不秽”。但是这种形容运用在萨德侯爵身上,是完全错误的。各位萨德侯爵是什么人呢?他这个名字萨德,就是今天我们讲性虐待,虐待狂SM的“S”这个字的来源。也就是说今天虐待狂的这个英文是以他的名字来命名的。

他是法国启蒙运动到法国大革命时期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是一个当年非常恶名昭彰的人,这个人一辈子搞了无数的强奸、鸡奸、性犯罪,然后坐过无数次的牢,下半辈子就在牢狱和精神病院中渡过。他大部分的作品都是在这种状况下写出来,而这些东西可怕到一个程度,有没有看过意大利著名导演帕索里尼拍的《Sodom》?就是改编自他的《索多玛120天》。那个电影里面,有挖眼睛、肛交、鸡奸、吃粪便,各种残酷你无法想像的东西,可是我要告诉大家你在电影里面看到那些恶心的东西,还及不上他原书的十分之一。因此他的书常年在世界各地都是禁书,是我所知道我所见过目前为止最败德、最残酷、最黑暗的一个作者。

但是问题来了,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后来会受到20世纪尤其是法国的学术界思想界非常推崇他?像沙特跟波伏娃都非常赞赏他,整个现代的法国哲学甚至一大半的源流是来自于他,为什么到底他写了什么?我今天给大家介绍一本叫做《卧房里的哲学》,是他写的一本书,这本书里面的情节是匪夷所思的。就是讲一对姐弟——这两个姐弟自己已经首先乱伦。再加上一个男的,这个男的是个双性恋。三个人决定好,要一起去诱惑一个天真可爱的处女,培养这个处女变成一个非常淫荡,非常邪恶的一个女人。到了最后他们还联手使得这个女孩不只成功堕落,还让这个女孩亲手用性虐待的方法虐杀了她自己的母亲。我没办法去跟大家念这里面的细节,这本书是绝对不可能在大陆上看得到的,但是这里面有一些东西我觉得很重要,能够说明萨德为什么那么被关注,他提出一个问题,首先我们先来看看这本书里面讲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情。
首先萨德侯爵在世的时候,就被人认为是个疯狂的“渎神者”,就是侮辱上帝,他怎么样侮辱上帝?这本书里面,因为这本书是个对话录的形式,他里面提出一点上帝是傻瓜创造出来的,他们认为上帝创造我们所知道的一切,只不过是人类理性的最远的一点,是人类理性再也无法进一步运作时候创作出来的幻影,那么他有这样一个看法。如果上帝真的是万能,他为什么允许罪恶出现在地球上?上帝这种可耻的幻影是源自于一部分的恐惧,以及另一部分的脆弱,这种言论其实在当时法国大革命的气氛底下并不罕见,但是他是最激进的一个提出者。

所以曾经一度他虽然是个贵族后人,但是他也参加大革命,而大革命里面也有很多人是欣赏他,虽然他的行为,他写的东西实在太过可怕。你比如说这里面刚刚我说那两姐弟的其中一个姐姐,她就教训这个小女孩,教训那个小处女的时候跟她讲什么?她说“亲爱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一个女人无论已婚或者是寡妇,都不能够用别的任何事情当目标,她唯一的人生目标就是让自己从早到晚被干,这是大自然创造女人的唯一目的。”

可是呢,不要以为萨德侯爵就是一个极端的大男子人主义,相反的很多女权主义分子后来很欣赏他。就是因为他认为他在不断强调女性的自主性,女性的性欲的解放,女人爱怎么玩就怎么玩,然后这里面甚至提出来乱伦都是对的。乱伦怎么对呢?他说你想想看如果不是乱伦,人类这个种族怎么繁衍出来呢?你看亚当的家庭怎么来的,难道不就是乱伦吗?然后他还甚至说到谋杀、残酷跟性欲的结合也是美好的,说安国拉的王后任古雅是最残酷的女人,她和情人行完好事后会立刻杀害他们,然后她把30岁以下的孕妇放在一个竹篓里面,然后把她们活生生磨碎,这时候她就会得到性高潮。
然后他后面甚至说到,一个道德败坏的公民对国家对刚刚新建立的法兰西共合国有好处,为什么呢?他说公民的道德败坏会跟体制跟它的价值产生冲突就会导致叛乱,而叛乱是个象征幸福的所有的共和体系,必须要有的。因为共和国是这样一种国家,它必须永远处在战争状态之中,由于它是建立在战争上的国家,因此在这个国家里面他它有什么理由去谴责自己老百姓去杀人放火呢?所以谋杀都是对的。一个公民擅长谋杀就等于在执行大自然的力量消除废物,同时使这个共和国永远保持在健康的状况。

你想想看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写这样的一些东西,我们可以完全简单的驳斥它是谬论。但是当它在法国的出版市场正式被禁了差不多200年之后,到了一九四几年法国有个很重要的哲学家叫做皮埃尔·克罗索斯基就写了一本书叫《萨德我的邻居》,这本书等于是帮萨德重新翻案,至此之后萨德的作品不只重新出版,而且在全世界都广受关注。

理由何在?理由是这样的,我们要注意他写这些东西,这么变态的东西全部是启蒙运动法国大革命时期,你想想看他讲的所有的道理,都是把当时启蒙运动讲理性东这个西推到最极端的地步,理性推到最极端的地步就是否定一切的道德,否定一切的价值观。

所以也可以说他是启蒙运动最极端的继承者,因此这就造成了西方现在讲理性,讲启蒙的最大的吊诡,就是理性会生出它邪恶的或孩子,就让很多人想起来纳粹德国多么的理性,用最理性的方法去做最残忍的屠杀,理性在这个意义上是可怕的。
76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4条

查看全部24条回复·打开App

臥房裡的哲學的更多书评

推荐臥房裡的哲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