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书里的话

曰耳又
2009-07-12 看过
还有一些发饭否了,目前access不到


(春无力说一期杂志的文章)
给人感觉就是出现在文中同音乐有关的女性全都是“果儿”,全都是“骨肉皮”,只是层次有高低,格调有雅俗,总之全都是虚荣与庸俗结合的产物。
作为一个也热爱摇滚乐,和摇滚圈有着千丝万缕莫名其妙联系的我,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一个“果儿”,一个追求某种虚假另类生活的附属品。
这对所有被包括到其中的、真正热爱音乐和真理的女性都是一种侮辱。而这可悲的催情剂居然顺利应当就是摇滚乐。



你的热血哪去了?
它油漆了姑娘的连衣裙,
油漆了小伙子的中山装,
油漆了我们的节奏,
油漆了我们的风格,
它油漆了我们的青春,
油漆了我们的自信。

那在午夜的客厅一遍遍地看《香港制造》的孩子,青春和热血不知不觉间悄悄溜走。从未灿烂过。


春无力:
回忆回忆再回忆
继续继续活下去
回忆回忆再回忆
继续继续活下去
小丁:
我用舌头使劲吮吸着牙根直到吸出血
我把混着血的口水吐在地上看起来挺美丽。

没有人能听到你的哭声


春无力:
说!……
说!……
说!你愿意在现实和理想之间构造一个点来维持么?!

现在下午五点多,阳光正好。想和一个人去西单玩。
现在已华灯初上。这是6点46的北京。

二手玫瑰:
你笑得特别灿烂 带点无奈


麻花:因为我不希望你收到那些狗屁伤害,尽管我不知道你在北京受没受过。但我绝不允许你在天津这个到处都是垃圾的地方受到伤害。

别人劝麻花“以前就知道,你是个愤青,昨天见到你以后觉得2002的你比2001的你还要愤怒……
我们觉得,你还是找个工作,或者在家呆着玩你的纯艺术。一定得干点什么,千万别什么都不干 混日子……要不你就在家玩你的纯艺术、玩文学、玩摇滚、玩流行、玩民谣、玩电子、玩LO-FI、玩先锋、玩油画、玩电影、玩装置、玩行为……
然后参加个音乐节、美展、双年展什么的,你就火了。”
————颇有加剧tension的戏剧感,不停地劝说。最后累计到顶,却没有爆发,而是在麻花的沉默中不了了之。


崔晨水一直在北京摇滚圈,确切地说是朋克圈里充当“雷锋”的角色,当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他也经常为此有些小牢骚,比如他请谁谁吃饭,给谁谁在演出时买啤酒,那个人并不感激,反而认为崔晨水钱币他们多,这么做理所应当。



小丁家离机场很远,他骑自行车上班,经常困得要睡着。我喜欢那种感觉,很困,骑自行车,晕晕乎乎的

他不喜欢北京的punk。他把舌头的一句歌词送给北京的所有披着狼皮的羊们:
你的刺刀是一个天生的旗杆,
你的子弹是一个天生的叛徒,
你有一个上口的名字,
你还和13亿人同唱过一首歌。





“北京有两个朋克乐队,一个叫AU,一个叫逆子。

有一天,这两个乐队的主唱凑到一块儿,一人竖一紫鸡冠头,决定去坐公共汽车。

他们平时很少坐公共汽车,要么骑车要么走路要么打的。

这两人上了一辆公汽,往售票台一趴,对售票员说:‘喂,我们不买票。’

售票员一愣,问:‘为什么呀?’

这俩人说:‘因为我们是朋克。’

售票员又是一愣:‘朋克是什么呀?’

俩人又说:‘你也甭管什么是朋克,反正朋克就是不买票。我们这样的就是朋克,以后再看见我们这样的,他们也不买票。’

那售票员看着这两个鸡冠脑袋,心想:‘有病吧!’

于是他们俩就没买票。”


——————“一本很好看的摇滚杂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长达半天的欢乐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达半天的欢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