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卿白发兮缓缓歌——记白大将军

苏迟
2009-07-09 看过
  将军百战声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
  想到白大将军,就总是想到这首词。不知道他在结束了君临之阵,失去了所有七只箭只剩孤零零的一张弓的时候,是不是会有这种唏嘘。
  所幸,还有息衍,不惜魂噬也要为他留住最后一支长薪箭。只是为了告诉他,毕竟这个世上,还有人会在南淮年年为他种一圃十里霜红。

  看完《缥缈录》的时候,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是白毅还是息衍更怀念他们那段过去一些。
  然后我反反复复地看书,看了很多遍之后终于得出答案。是白毅。
  估计这个时候会有很多砖头砸向我了——不过我还是很坚持这个答案。是的其实书里几乎都是息叔叔在怀旧,怀念天启城里白毅掏光他的钱去买白秋练的岁月,怀念白毅莳花时的粗手笨脚,怀念在帝都当金吾卫时和白毅的争吵。而这个时候通常白大将军都紧锁着眉头,或者漠无表情。
  然后我们会和息叔叔一起在心里喟叹一声,明白他是在怀念逝去的时光。
  可是白毅呢?他漠无表情并不是因为他对那段时光的记忆已经远去了啊,而是因为他想把他的脆弱藏起来,让自己始终都是那个胸中有万千兵马的白大将军,而不是一匹疲倦的拉车之马。
  其实白毅比息衍要脆弱很多。息衍是狐,他可以很好地躲藏起来,也有很锋利的爪牙。而白毅是龙,虽然龙很强大,但是在谁也没有见过龙的前提下,龙的强大就只存在于想象之中。于是就像这样,息衍会一边重温着当初一边把那些泛黄的记忆埋藏起来,有几分萧瑟苍凉,却仍旧淡淡地带着笑。于是很多复杂的情感都从话语里一涌而过了,而他依旧不会放下为了天驱高举的剑。白毅则会强行把过去层层叠叠地封印住,即使那些复杂的感情会越来越深地压抑起来他也不会选择表达,因为他害怕自己被压垮,害怕自己拉车的脚步不会那么坚定如初。
  于是我们看到的,是很怀旧的息叔叔和假装很不怀旧的白大将军。
  然而再怎么假装终究都是没有用的,总有一些时候他会无可避免地暴露出一扇厚厚的窗,透过它可以模糊地看到白大将军的内心。就像在比武场上,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让息衍看到了姬野的心。

  “其实我当初并非这样的,”白毅低声道,“二十年前,我和息衍还是朋友,都籍籍无名,曾想过要在帝都的街头开店卖花,赚一点钱花销。那时候息衍还说开店便要有绝活,别人没有的,才能红火起来。于是他研究了一个夏天,种出一色蓝边的玫瑰,称为海姬蓝。”
  白毅静下神来,看着桌上跳动的烛火出神。
  “那时候我和息衍都不曾想到会成为名将,也不曾想到,会有针锋相对的一天。乱世的时局,也逼人太甚了……不得已。”白毅低声叹息。

  这是白毅在殇阳决战前的夜晚对谢子侯说的话。那天晚上他坦言不知明日的生死,于是说了很多。于是就在那个时候,东陆第一名将卸下了他的战甲,捧着秋玫瑰花盆说出了心底一直想说的一些话——无非是三样。一是他立志要避免死伤整整一代人的动乱,二是托付谢子侯护卫国主,还有,便是他和息衍的交情。只是很短的几句,但已经足够打开那扇窗户。我想白毅在望着烛火出神的时候,那些不曾出口的怀念,也就安静而浩大地从脑海里一涌而过了。
  然后他坦然地拍马离去,去迎接他胜利的神话,或者死亡。
  在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活过今夜的时候,他在最终嘱托了谢子侯两样东西——板壁里的信,和息衍捎来的秋玫瑰。前者是国事,后者是私事。而白大将军的私事,却只是希望十里霜红能够开在楚卫而已。
  若是可以,那么他未尝不会和息衍一样年年种下。但以他的性格,不会有一圃,只有三盆。

  总觉得白毅和吕归尘很像。他们其实都并不想踏进战场,却硬要把太多的责任背到自己肩上。他们把很脆弱的自己用绝好的战甲武器保护起来,跨着战马要去拯救这片天下。
  在处理北大营的伤兵的时候,白毅仰头望着天空然后挥下手臂,吕归尘努力了很久却拔不出刀来。那个时候他们一定充满了很无力的悲哀。我想若白毅是吕归尘的老师,那么他会拍拍吕归尘的肩膀,声音很沉地告诉他那句息辕说过的话——总得上战场的不是么。
  就像在吕归尘的初召里,他那么迫切地希望拔出刀来。而这个时候白毅早已拉开了弓。
那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他们不得不以死亡的代价,来对抗更大的死亡。

  在小舟和白毅见最后一面时,是吕归尘见证了白毅的无奈,见证了白毅很漫长很恍惚的凝望。他透过白舟月打开的窗户看见绝世名将其实也和他一样,想要保护很多人甚至这片天下,可是他空空然地拉着弓,却不能有些微的挽回。
  我想白毅之所以如此喜欢小舟,大概不是因为小舟其实是他的女儿,而是他可以在一个孩子纯澈的眼睛里找到片刻的安宁。他可以捏很多的泥人用很多的故事来教会他人和人之间本没有什么恩怨,来教会他自己此生已不可能做到的事。他可以从一个孩子的身上看到很微茫的希望,就像天驱们把指套传承下去点燃火种一样。那个时候,挥斥纵横的大将军,也许才会感到真正的慰藉。
  就像他经常唱的那样,语气苍凉。
  为卿采莲兮涉水,为卿夺旗兮长战。为卿遥望兮辞宫阙,为卿白发兮缓缓歌。
  其实这或许就是白毅最大的心愿了。希望这些战士他们踏上战场,然后建功立业,然后回家和心爱的人一起白头。此生他们很平凡但很安然。战火已经熄灭,没有杀戮没有枯骨也没有名将。

  那么怀着这样的心,也许注定他会湮没在烽火狼烟中。

  “白毅的神话,最终将压死他自己,”谢玄断言,“他若死,是死于孤独。”

  这应该就是白大将军的结局了,他在这个乱世独自一个人逆风而行,一路走过天启城太清宫,走过雪国晋北的秋叶山城,走过建河畔清江里的梓宫,走过殇阳关的箭矢如雨枯骨相藉。最后他带着孤单的长弓跳下白马,在这条崎岖而永无止境的路上坐下来,按照楚卫的习俗望向故乡的方向,在落日的壮丽的余光里回想一下小舟纯澈的眼睛和息衍淡然的浅笑,然后在一片孤独的死寂里孤独地死去。
  长风很浩荡地吹,再过一千年一万年都不会有人来打扰这一人一马一弓。

  看过一首词很适合白大将军——
  我来之夜长风起,我往之年风未已。平生三五往来人,余者回看皆泛矣。
  苍梧失月愁千里,月在一杯沧海水。高楼独饮莫来询,不是人间悲或喜。

  后记:
           对于息衍我选择了叔叔这个称呼,而对于白毅,我选择了白大将军。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注意到在《缥缈录》里,白毅对息衍大多是直呼其名,而息衍称白毅,多半是白大将军。

          看过另外一个帖子,里面有这样一段描述。
          曾经有人说息衍要被砍头的时候(是在越狱情节还没发出来时候的帖子),那么这时候会有一匹白马冲过来,马上白衣的人大喊:“息衍我来救你啦!!!!!!!”
          ——然后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申明:我不是YY爱好者……)

         于是我就笑得有点感慨。
  
25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九州·缥缈录Ⅲ·天下名将的更多书评

推荐九州·缥缈录Ⅲ·天下名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